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21章 上天不公啊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儿子被换走了?

    高氏脸色巨变,听到了女儿这像是失心疯一般的话彻底惊了,孩子怎么可能换?!

    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在知府大人家所有主子的注视下,谁有那个本事,谁有那个能耐调换?

    这可不是在什么乡野之地,更别说,云姨娘是后生产的那一个,能怎么换?

    她扑过去紧紧抱住女儿,“蕊雪,你别吓唬姨娘!你还年轻,别着急,先开花后结果,你看姨娘不是先有了你,然后才有了你弟弟吗?”

    梅姨娘不听,挣扎的想要起身:“姨娘,你被骗了,你也被云氏骗了,那是我儿子,是你外孙啊,我生的是儿子,你快跟我去把儿子抱回来!”

    高氏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用力的抱着她,防止她真的起身出去闹:“蕊雪,你听姨娘的,姨娘什么时候害过你,你现在身体没好,不要激动,难道你想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儿再来后悔?”

    高氏有些后悔推自己女儿出来了,她的性子不够稳重,但她就这一个女儿,除了她难道甘心推其他人出来?

    只能后悔女儿这性子当初没有多加干预。

    梅姨娘听不进去,在她看来,所有人都被骗了,她要揭开真相,用力挣扎:“姨娘,你别拦我!你怎么拦我,你应该和我一起去,把我儿子抱回……”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高氏伸出了手,用力一挥:“啪——”

    然后对着她大吼:“你别再说傻话了,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不是她们两个声音过大,吵醒了睡着的婴儿,她“哇——”的哭了起来,闭着眼睛,双手伸出襁褓在空中挥舞,像是要人安慰。

    脸上的刺痛,还有孩子的哭声,终于让梅姨娘恢复了一些神智。

    她怔怔的看着正在哭叫的婴儿,高氏连忙摆正她的脸,让她看的更清楚:“蕊雪,你看看孩子的脸,这个孩子长的向你啊,你看她的嘴巴,你看她的耳朵,是不是都像你。”

    梅姨娘瞪大了眼睛,果然,她在孩子脸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梅姨娘不得不接受现实,这个就是她的孩子,她生的……是个女儿。

    她失落的看着孩子,万般期待,最终都成了一场空,怎么那云氏就这么好运道呢?凭什么好运道的人不是自己呢?

    上天不公啊!

    想着,浑身就是一软,瘫软在她姨娘的怀里。

    高氏小心翼翼的让女儿躺了回去,也不知道女儿刚刚是哪里来的力气,仔细检查了一番,好在她抱的紧,女儿下半身一直没离开过床铺。

    高氏松了一口气。

    梅姨娘躺在床上,眼泪不停的流,伸出手,高氏俯身回抱住她,把她拥进自己怀里。

    梅姨娘鼻翼间全是姨娘的味道,她哇的大哭起来。

    就像是她还小的时候,受了委屈在姨娘怀里哭诉的样子。

    看着她发泄出来了,高氏在女儿看不到的角度露出欣慰的神色,不怕她哭,就怕她把什么都憋在心里。

    哭出来好啊,哭过后就好了,她细声安慰,目光幽幽:“好了好了,姨娘知道你委屈了,没事的,别再哭了,姨娘在呢,姨娘会帮你的,相信姨娘,别着急好吗,脸上还疼不疼,先涂点药,等会我叫人把周大夫请来,你听话,别任性。”

    也不知道这一番动作对她接下来的疗养有没有影响。

    真是太胡来了。

    梅姨娘哭声渐歇,她听着,女儿的哭声也渐渐小了,她眨了眨眼睛,眼泪滑落,她看过去,声音嘶哑:“姨娘,你哄哄她吧。”

    高氏欣慰的笑了,抱起孩子,让她看的更清楚的同时轻声哄着:“大姐儿不哭了,你是不是听到我和你姨娘的话了,你是个好孩子,真乖……”

    她哄孩子的动作很熟练,孩子彻底不哭了,又睡了过去。

    梅姨娘听着外面基本没有什么动静:“不是今日洗三吗?”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外面怎么没有什么声音?

    知府家的洗三不应该很热闹吗?

    难道因为是女儿,连个洗三都不愿意办?想着,梅姨娘的眉毛就竖了起来。

    高氏摇头:“老太太发话,说洗三不大办,自家人走一场,等到满月时候再邀请宾客,你要好好养好身体,孩子满月,你也出月子了。”

    高氏知道怎么说能够激起女儿的奋斗心:“你爹他们到时候会来,还有房六和杨三估摸也会来。”

    当初女儿被退亲,受了房六多少嘲笑,到了孩子满月宴这样的好日子,女儿能够在她面前扬眉吐气一番了。

    高氏知道女儿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的,为此,她会好好配合,好好吃药养好身体,这样才能在满月宴那天光彩照人的出场。

    至于杨三……想到这个差点就成了她女婿的人,高氏垂下了眼睑。

    对方也是庶出,不过因为一张能言善道的嘴巴和几分皮相,被县太爷家的千金瞧上了,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来梅家退了婚。

    不知道现在对方可有脸随着县太爷登林府的大门?

    一听到这两个名字,梅姨娘的眼睛里就燃起了火焰,咬牙切齿:“姨娘,我会好好养好身体的!”

    也是在洗三这天,林如海终于定好了小名,大名他决定好好再想想。

    长女小名瑛玉,次女小名珞玉,长子小名琛玉。

    老太太知道了名字之后,立刻就让府里玉字辈的丫鬟们将玉字改为翠。

    大小姐洗三梅姨娘看不到,到了双胞胎洗三这天,云舒瑶也是看不见的。

    对她来说,只是看着孩子睡着被抱了出去,等到回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衣服,脸上还有嚎哭过的痕迹。

    这就代表着洗三结束了。

    洗三结束了,还有其他事,林如海和贾敏要给诸位亲朋写请帖,邀请他们前来参加孩子的满月宴。

    有些人的请帖可以让下人代劳,有些则是必须自己亲自写的。

    他们的亲戚并不多。

    最亲近的,一个是荣国府,一个就是林如海的舅家了。

    他舅家的血脉也很稀薄,他只有一个舅舅,前几年带着家人上任的时候遇上了山洪,没了,好在还留下了两条血脉,一个是林如海的表兄,一个是表妹。

    表兄现如今在南方为官,表妹出嫁之后随夫上任在西北。

    以他们的情况来参加满月宴是不现实的,这一路上花的时间就不止一个月。

    不过在生产之前就有通信,他们会提前让下人出发,赶在日子前送上贺礼。

    亲身就抽不出时间过来了。

    虽然人是请不过来,但现在确定了日期,请帖还是要发的。

    老太太问了一下,确定儿子已经派人送请帖去了,收敛住了眼睛里的异样神色。

    她要改变的不仅仅只是林家的命运,还有谢家的。

    侄子的命也不好,现在是好端端的在南方做官,但再过两年,他任职所在地发了洪水,他身先士卒,殉职了。

    血脉虽然没断,但留下的孩子年纪还小,孤儿寡母日子过的并不容易。

    想到此,她看向儿子:“你表兄在那里快要三年了吧,你可知他任期到了有何打算?你舅舅就这一根独苗,你们兄弟两个该多亲近才是……”

    *

    云舒瑶看了一下红袖整理出来的清单,这一看,忍不住挑了挑眉。

    除去那些首饰摆件之外,这回老太太送了她两千两的银票,另外还有一座宅子,按照房契上的地址,这座宅子是在她弟弟所在的私塾附近,也在府学附近,那一片文风鼎盛,宅子可遇不可求,看看面积,二进的院子,显然是给云家准备的。

    而林如海跟老太太异曲同工,他没有送宅子,但是他送了云舒瑶王家村的田庄,已经过户了,看看地契,这分明就是原来李地主家的田地,他家里不缺钱,按理来说不会卖的,也不知道林如海是怎么换来的。

    云家老家就在王家村,云舒瑶也不是不想买那里上好的田地,只是没有人卖。

    云舒瑶:“……”

    嘶,这回的奖金有点出乎意料啊,她都要受宠若惊了。

    嘴上说着受宠若惊,但她不犯法不犯错,又“生育有功”,也不会跑去跟他们说受不起——这些东西在她看来是多,对他们来说就不是了。

    那这笔奖金要怎么处理?

    田庄好办,让大伯出面帮忙找佃户就成,宅子的话,她确实希望能够让云家住的更方便一些,但她爹的性子不会答应的,那就找个机会让两个弟弟过去帮她看家门好了,不方便回家的时候就在那里住下。

    至于这两千两的银票,钱放在银行账户不动是很浪费的行为,哪怕是存定期都比银行活期好。

    在古代,也有类似的投资,那就是购置不动产,这其中,又数土地最受投资客们的欢迎——以至于每个王朝到了后期,土地兼并严重,大大激发了社会矛盾,然后就开始洗牌重来……

    云舒瑶不想购买土地,有王家村的田庄,够用了。

    她想了想,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来。

    她的异能是木系,不好好利用太浪费了。

    *

    林如海去衙门了。

    看到他的人不用问,想一想自己收到的帖子就知道了。

    众人纷纷贺喜:“恭喜大人喜得贵子,下官一定准时到!”

    洗三的礼知府大人帮他们省下来了,满月的这份礼就在原来的基础上加厚几成好了。

    就算是跟知府不和的人,在这样的喜事上面也不会甩脸色。

    谁不知道知府家膝下空虚,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宝贝蛋,一个不小心就真结仇了。

    随着请帖一一发出,整个兴台府珍玩店的生意都翻倍了,纷纷准备起给知府家的贺礼来。

    虽然有话说知府大人不收特别贵重的礼物,也不能随便拿个东西就上门啊……

    云舒瑶在坐月子,活动空间局限在屋子里,但她的消息并不闭塞。

    所以她知道了广发请帖的事,也知道了老太太给佛祖塑金身、施粥、给贫苦人家送旧衣物、请大夫给百姓义诊十天给孩子积福的事。

    这些事情都低调不起来,大家一打听,是哪家在做好事,又是为什么?

    ——原来是知府大人家喜得贵子!

    于是恭喜声、祝福声不绝于耳。

    老太太这才满意了。

    林家的门槛高,很多人进不去,但是云家就不一样了,秀才之家,也不是什么大户,只是走了狗屎运,才有了今天。

    不管多少人在背后羡慕嫉妒,表露出来的,都是恭喜。

    那可是知府大人唯一的儿子,他的生母枕边风威力肯定不用多说,为此云庆梁提前买了家里要用的东西,做好了准备,闭门谢客。

    梅家也有宾客上门,但对比一下云家,他们家只有个女儿,心里什么滋味只有他们清楚了。

    遗憾是不可避免的,但一个个也抱有莫大的期望。

    能生第一个,就能生第二个。

    梅家人恨不得梅姨娘立刻就养好身体,他们可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起了给知府大人送女人的心思。

    跟那些大人们的庶女、侄女相比,他们的身份并无优势。

    但好在生的女儿占了长这个名头,不管是男是女,想必知府大人对他对的第一个孩子都是有特殊感情的,就是有人真的送女人进去了,也要低半个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