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9章 心腹大患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林如海在两个孕妇那里花的时间多了,对贾敏来说,就是去她那里的时间变少了。

    哪怕她知道有了孩子之后老爷的时间会越来越多的倾注在孩子身上,但真的发生了,贾敏发现之前还是高估了自己。

    心犹如被蚂蚁啃噬着,不得安枕。

    林如海发现了她的情绪不稳,“敏儿,子实兄已经安顿好了,你不下帖子一聚?”

    对啊,现在年也过了,她身体也好了,好友那也安顿好了,想到此,贾敏精神一振:“我这就给赵五下帖子。”

    在朋友守孝的时候自然不能下帖子请她过来赴宴,或者是去参加聚会,要是去了,这对对方的声誉是一个打击,不过有个地方是不受限制的,那就是寺庙。

    贾敏给赵茵下了帖子约她去竹堂寺。

    这是贾敏现在常去的地方,要是能在这里遇上云游归来的知了大师,那就更好了。

    收到了贾敏的帖子,赵茵立刻就回了帖子,让人送过去。

    隔了几日,两方的马车分别从林府和刘府出发,前往竹堂寺。

    刘府现在已经出了热孝期,去寺庙里面上香、为已故老太爷点灯并不出奇。

    刘府官位最大的就是已经去世的老太爷,他在世时官职是从五品,

    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来,林如海现在还不到三十,就已经是四品有多难得。

    在去的路上,赵茵搂着小女儿,对面前的长女和长子一再叮嘱,见到面后应该怎么说话,不要擅自行动。

    她的长女刘如丹十一岁,长子刘益洲九岁,这个年纪不能说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刘如丹和刘益洲在出门之前,祖母也拉着他们过去叮嘱了许久,让他们要讨好和娘亲见面的知府夫人。

    等到三年后,父亲能不能顺利的补上空缺,很大可能就要依靠知府大人了,这事关他们刘家的未来。

    被祖母这话说的,他们都纷纷肃然,生怕哪里说错了话,但是娘说的是……让他们少说话?

    赵茵微微一笑:“我和她是朋友,我比你们祖母更了解她,你们平常心对待就好了。”

    抱着功利的心态去和贾敏相处?

    哪怕她们已经有许多年未见了,从信上赵茵也能看出来,贾敏还是原来的那个贾敏。

    她们能够成为朋友,是因为她们当初都是才女,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如果只看出身,她一个普通老翰林的女儿,怎么能跟国公的女儿成为手帕交?

    听到了娘的话,刘如丹和刘益洲对视一眼,迟疑了一下:“娘,我们知道了。”

    马车咕噜咕噜的响,一时之间马车内陷入了沉默,这股沉默一直到了山脚下,才被打破。

    竹堂寺的规模并不大,名气不大不小,它这里最出名的不是这里的寺庙有多灵验,而是这里的风景。

    这里有一眼看不到头的竹林,风吹过,沙沙作响。

    有不少文人墨客喜欢来这里采风,在上山的路旁石头上还留有不少人即兴留下的诗作,不乏佳品。

    这里的路马车是上不去的,不愿意走可以换成软轿。

    赵茵特意早来,她想要带着三个孩子走上去。

    这条山路并不陡峭,风景也好,走走路当是散心了。

    在这里还有一个小集市,有人在这里卖一些香烛和一些杂物。

    三位女眷都戴了帷帽,刘如丹姐妹两很少见到这类场景,一路上好奇的看着,赵茵也配合的放慢了脚步,让她们一路看过去。

    等走到了山腰上的竹堂寺时,她们都轻微出汗了。

    先去给老太爷念经,添灯,差不多了,有人进来了,赵茵看过去,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谁,视线相对的瞬间,心里的滋味复杂难言。

    她们已经有十年未见了。

    但贾敏跟她印象中的人却并没有什么差别,赵茵忍不住想要摸摸自己的脸,她比贾敏大两岁,但现在不用照镜子,赵茵也知道自己看上去要老成不少。

    她克制住了自己的手,露出笑容:“许久不见。”

    看到故人,贾敏叹了一声:“茵姐姐,多年不见。”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到了一间厢房里坐下。

    贾敏拉着才五岁的刘如琪,看着她的苹果脸,爱不释手,“这就是你幼女如琪?真是玉雪可爱。”

    赵茵露出笑容,有些自豪的向她介绍,“是,这是我长女如丹,这是我长子益洲。”

    贾敏赞叹:“已经这么高了,看去也是个稳当的好孩子。”

    赵茵忍不住露出笑容:“他们不能说是孩子了,已经长大了。”

    确实,跟才五岁的刘如琪来说,这两个已经是大孩子了,开始抽条,行为举止也脱离了满身孩子气。

    让贾敏十分感慨,“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这话让赵茵觉得自己有些失言,一般来说她这样介绍自己孩子没问题,但是对方是贾敏,无子……是她的痛,她这样说就有些不合适了,她立刻转移话题:“是啊,我还想问问你呢,我刚回来那会还没有给你帖子,就收到了你的帖子,你怎么知道我回乡了?”

    贾敏微微一笑:“我家老爷先得到的消息。”

    看着贾敏一提到她家老爷,脸上那露出的纯粹欢欣,赵茵恍然:“原来如此。”

    然后两人一时无言。

    这是两人自贾敏出嫁以来第一次见面。

    她们双方错开了,贾敏跟着林如海在京城任职的时候,赵茵带着孩子在兴台府侍奉老人,等到贾敏跟着林如海来到兴台府任职,赵茵又带着孩子举家去了京城,双方完美错开。

    她们有太多的话想说,一时之间却不知从何说起。

    十年的时间是漫长的,好在她们一直有通信,聊了几句,熟悉感就回来了。

    她们在这里一起用了一顿斋饭,才各自回去,双方都是家里执掌中馈的人,不能长时间离开。

    在回去的马车上,贾敏有些怅然。

    从面容上来看,茵姐姐这些年过的并不是太舒心,她生了两女一子,而她的夫君却有三子三女,另外三个孩子都是庶出,其中一子一女还是她婆婆娘家有血缘关系的外甥女生下来的孩子。

    从那姨娘的身份就能看得出来她的日子有多热闹。

    有子,并不代表日子就能过的舒心。

    贾敏苦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在回去的刘家马车上,赵茵也在想着贾敏,她摸着小女儿的手,苦笑,心里的滋味让她一时分不清是什么感受。

    从一个女人的脸上就能看出她日子过的好不好,贾敏眼中神采一如往昔,只是眉宇间笼罩着一层轻愁,这层轻愁赵茵知道,是因为她无子产生的,但除了这个以外,她没有什么不顺心的了。

    不过……那是之前的事了。

    想到她回来之后打听到的消息,赵茵用力地合了合眼。

    她也要面对妾侍和庶出子女了。

    她难道要步自己后尘?又想到贾敏说起林如海时脸上的神情,以及林大人写给自己的信,赵茵苦笑,想来不会的。

    如果刘子实有林如海一半,她这日子也不会过的这般麻木。

    回到家,赵茵发现这个时间点老爷居然就在她院里喝茶,等她回来。

    她的脚步登时就是一顿,被刘如丹发现了,她疑惑的看过来,“娘?”

    赵茵摇了摇头,示意没事。

    她只是再一次意识到了她这位夫君的功利心而已。

    如果不是她父亲虽然没有升迁,地位却也稳固,还有几位有权有势的手帕交,她这正妻的位置,也不能像如今这般安稳。

    *

    贾敏有了这位朋友可以联络见面,心情确实好了不少,她们有太多的话题可以谈了。

    赵茵只要料理好家中的一亩三分地,因为守孝,就没有什么事可以做,而且因为贾敏这个手帕交夫婿现如今的地位,家里都是赞成她们多联系感情的。

    能够将家中琐事中抛到脑后,跟好友一起聊天谈心,赵茵也是顺水推舟。

    她们隔一段时间就会相约竹堂寺,久违的找回了当初年少时和姐妹们一起开诗社玩耍的心境。

    林如海发现她的心情好转,心下欣慰。

    要是时间久了不见她出门,还会问问怎么不去竹堂寺了。

    他并不是会反对妻子出门的人,倒是钱嬷嬷觉得这样不对味,“太太!老爷来碧涛院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太太的心不放在怎么挽回老爷身上,反倒一味的和外面的人见面?你可得要抓住老爷的心呐!”

    她不过是一个小翰林的妻子,等出孝了,刘子实还不一定会被分配到哪个山疙瘩里去。

    而且,刘家再没有其他人在官场上了。

    这么一个小户人家的妻子,哪里配和她们太太平起平坐?姐妹相称?

    只可惜太太不爱听她这些话,说了也白说,让钱嬷嬷郁闷的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