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16章 如此防备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荣国府是他们太太的娘家,门房的人自然不会拦着,飞快的开门,同时有人小跑着去后院传话,想来太太一个欢喜,赏银是少不了的。

    贾敏听到这消息,精神一振,这段时间有些憔悴的脸上都因为这个好消息增添了几丝红润。

    “快快请!”

    来的人是贾母最得力的心腹赖嬷嬷的大儿媳赖大家的,另外一人是史嬷嬷,是贾母陪嫁出身,以前还曾照顾过贾敏几年。

    看到这两人,贾敏的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老太太可还安好?”

    赖大家的带头行礼问安:“回姑奶奶,老太太安,只是心里惦记着姑奶奶,这才打发我们来给姑奶奶请安了。”

    贾敏听了这话,鼻子就是一酸:“两位嬷嬷一路辛苦,快请坐。”

    略谈了几句,赖大家的送上了贾母的信,贾敏迫不及待的打开。

    贾母给贾敏的信上字字句句全是心疼。

    贾敏打开信看了没多会儿,眼泪就扑簌扑簌的往下掉,哽咽着拿着帕子擦泪:“是女儿不孝,不仅不能承欢膝下,还要劳烦母亲为我担忧……”

    贾母在信上并没有过多的让贾敏如何打压两个姨娘,只是点了一点,让她不能对姨娘太宽松了。

    无规矩不成方圆,现在姨娘怀孕了是要宽松一些,但等身体好了,该立的规矩也要立起来。

    贾母写这封信的时候,不知道另外一个姨娘也怀孕了,不然她信上估计不会这么平和。

    她还单独给了林如海一封信,在这个信上贾母的态度自然跟给贾敏信上的有差异。

    贾母在信上点了当初林如海刚考中探花的时候,荣国公对他的指点和培养。

    那个时候林如海父亲已经去世了,又没有叔伯兄弟帮衬,虽然他有师父同窗等人,但还是老国公直接伸手推了他一把,他才能在朝堂中走的这么一帆风顺,现在不到三十岁已经做到了四品知府的位置。

    老国公希望自家子弟走文职,只是子孙不争气,他千挑万选才选中了林如海。

    林如海有才,但是官场上无亲族帮衬,他缺少的,正是老国公拥有的。

    而他成长起来了,两家为姻亲,也能帮衬贾家度过这一代子孙平庸的时期。

    贾母知道要是点的太多容易起逆反心理,所以她只是提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在信上大篇幅说她思念女儿,而且这么多年没有给林家添丁进口,她这个做母亲的代女儿给林家赔罪云云,主动示弱。

    这一整套下来连推带打,外书房的林如海看完了,放下信,看着窗外虚叹了一口气。

    敏儿自然是没有错的,岳母这代为认错更是折煞他这个晚辈了。

    这回虽然没有实质证据,林如海也有把握是敏儿下面的人擅自动手,但他分的很清楚,他不会牵连到敏儿身上。

    林如海思考了一番,提起笔,开始写回信……

    贾敏收到了贾母的信痛哭了一场,钱嬷嬷也收到了贾母单独给她的信,看了信之后,她嘴巴里满是黄连的味道。

    老太太在信上让她不要擅自动手,她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只可惜后来还是没忍住,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也不会牵连到自己身上,就去做了,现在好了,不仅太太怪她,她还被怀疑了,权力被老太太限制,大打折扣。

    云姨娘什么事没有,那梅姨娘也只是动了动胎气,得不偿失。

    不过她还有机会,她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

    钱嬷嬷知道自己脑袋并不多灵光,听老太太的就不会出错了,她把老太太的信还有寄过来的一瓶药粉仔仔细细的藏了起来,开始等待。

    *

    这一日,林如海去梅香院看过了躺在床上养胎的梅姨娘之后,犹豫了一下,去了碧涛院。

    去到的时候,他看到敏儿端坐在榻上,正拿着一本经书仔细研读。

    林如海叹息了一声,敏儿之前并不信佛,只是因为母亲礼佛,她偶尔会跟着一起而已,但平时这个时候她应当是欣赏诗词或者是自己兴致来了挥墨提笔的时间。

    现在她的改变,还是因为两个姨娘有孕,那个神秘的知了大师,给了她希望,她现在也信佛了。

    看到林如海来了,贾敏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林如海扶上她的肩膀,坐在她的旁边:“在看什么?”

    贾敏放下经书:“佛经,有些句子发人深省。”

    林如海微微颌首:“两个嬷嬷安顿好了?她们一路辛苦,之前也曾照顾过你,要好好安顿她们。”

    贾敏笑容更灿烂了一些:“我已经安顿好了,两位嬷嬷去休息了,等她们缓过来了,我再好好和她们说话。”

    信上的内容太少了。

    她有太多的事想问了。

    林如海看着她脸上纯粹的欢欣,心里叹了一口气。

    见到娘家来的嬷嬷这么开心,如果能见到娘家人会更欢喜吧,只是兴台府确实没有贾家人在,不然请来陪她说说话也好。

    林如海拿出了让人特意整理出来的本省新科举人们的诗词合集:“这是今年举子的诗词,你之前不是催我打听吗,我看了,最喜欢这一篇……”

    听到林如海这么说,贾敏也来了兴致:“我看看,确实写得好,他是第几名?”

    林如海:“第三,他的诗词是这一届举子中最有灵气的,前面两人更擅长策论。”

    贾敏擅诗词,她平日里自己写的诗要是收集起来能集成,他们夫妻两相处时册经常一起品读其他人的佳作。

    周围伺候的下人看到这熟悉的一幕,都不由得笑了,能够跟老爷琴瑟和鸣的,也只有她们太太而已。

    夜深人静的时候,贾敏看着枕侧安枕的男人,睁着眼睛看着帐子上的葫芦花纹出神,无法入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