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9章 猜测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这一晚,林如海和老太太去了祠堂给祖宗上香,几乎没有合眼。

    他们林家数代单传,或许这就是这一代唯一的孩子了。

    当然要跟祖宗说一说这大喜事。

    只不过老太太知道,这不是这一代唯一的孩子。

    这个孩子会是黛玉的长兄或者是长姐。

    凭心而论,老太太以前对贾敏这个儿媳妇并没有什么意见。

    她是荣国公嫡女,知书达理,十里红妆,婚后夫妻两个也是琴瑟和鸣,唯一让她有些烦恼的,也只是一开始儿媳过于喜欢诗书,不想挑起管家这个担子罢了。

    多年不孕?

    这是林家的传统了,不能说是贾敏的错,所以她之前一直没有责怪过她。

    但是当老太太在梦中看到了林家多年后的下场时,老太太无法不迁怒。

    黛玉是女儿家不错,却也是他们林家的血脉。

    林家没有儿子继承家业,贾敏去世了,如海也被人下毒身亡,黛玉成了孤女,投奔外祖母嫁回贾家倒也是一条路子。

    但是最终的结果呢?

    那贾宝玉居然娶了薛宝钗一个商户女,而她家的黛玉却落得一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贾家,真是好一个贾家!是把她林家最后一滴骨血都生吞殆尽啊!

    在梦中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老太太差点气的直接过去掐死贾母。

    枉费她自称最宠爱贾敏,爱屋及乌爱护黛玉,实际上呢?

    只不过是看林家家财尽入贾家,黛玉身体又不是多么康健,又有她的好儿媳反对,就这么看着黛玉去死!

    梦醒之后,她也怀疑过这是不是就是一个梦。

    但等梦中的事一一跟现实对应上,老太太就再也无法把这当成一个梦来看待了。

    几经运作,这才有了如海带着他们举家来到兴台府上任的事。

    这是梦中不曾有过的。

    然后老太太又到处寻找奇人异事。

    她既然有这个机缘可以做这么一个预知梦,未必没有真有能耐的人可以破了林家这一局。

    于是她得了一个生辰八字,找到了两个人,抬进了府。

    现在梅姨娘怀孕了。

    老太太觉得自己这一番辛苦没有白费。

    不可否认,她这样的做法对不知情的贾敏来说是不公平的。

    但老太太实在对贾家没有了任何好感。

    如果这个梦来的更早,她就不会和贾家结亲!

    所以,在听到儿子说等孩子出生抱给贾敏的时候,她沉默了。

    贾敏或许不会真的对孩子动手,她身后的贾家呢?

    已故荣国公膝下二子四女,二子都出自贾母,庶子要么没出生,要么出生后没几年夭折,其他三个庶女倒是长成了,但都被贾母找了面上光鲜的人打发出去了,老太太让人打听过,还年轻,现在都已经香消玉殒了。

    贾母,只是面上看着和善罢了。

    她实在不敢把林家的庶出交给贾敏抚养。

    那么一点大的孩子,想要让孩子出点事夭折,实在太容易了。

    她不敢赌。

    老太太对此避而不谈,林如海就知道母亲的意思了。

    但他不懂,拧眉:“母亲,为什么……”

    母亲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如此不信任他的妻子?

    她做错了什么吗?

    他相信并没有。

    如果真的有,母亲不会沉默不言。

    那母亲对敏儿的不满又是从何而来?

    老太太捻起了手中的佛珠:“海哥儿。”她叫起了许久不曾叫过的称呼,“你写一封信回族里吧,这么多年,也该过去了。”

    林如海愕然。

    他们家祖上跟宗族那边出了些矛盾,到现在已经数十年没有联络了。

    他也一贯当自己是没有宗族的人,现在母亲这是……想要和解了?!

    林如海很聪明,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考上探花。

    他明白母亲的意思了。

    *

    一大早,林如海没怎么合眼,却一点不见困乏,精神奕奕的前去衙门。见到他的人都不由的心里纳闷。

    大人家里有什么喜事,满面春风?

    再一推断,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高兴?

    最大的可能就是子嗣了。

    跟他同龄的人,有些儿子都要娶亲了。

    而知府大人膝下仍旧空虚。

    面上没有人说什么,背地里猜测什么的都有。

    不过现在对方没有明说,他们也不能直接上前贺喜,不然要是乐极生悲就不好了。

    现在看他心情好,之前有些堆积的难办事项该拿出来了。

    对着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林如海仍旧面带微笑,很有耐心。

    有些出了错,也没有批评。

    等到一离开林如海的视线,纷纷忍不住交谈起来。

    “看来是真的。”

    “大人,咱们该准备起来了。”

    “你准备什么?”

    “古籍。”

    “我也准备的古籍。”

    他们这位上级没有什么外显的喜好,但读书人,古籍字画这些东西是最不容易出错的。

    “大人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他们之前私底下还猜测知府膝下空虚是不是因为他身体有恙,现在这个谣言不攻自破。

    不过这样也很容易联想到,是不是他娶的那位正房太太好妒过了头,才让他这个年纪仍旧没有一儿半女,再一想想他的太太出身京城的荣国府,家大业大,或许有许多情非得已,所以说,娶妻还是要娶贤啊……

    *

    云舒瑶今天还是要去请安的,在走去碧涛院的路上,她又想起了昨晚的猜测。

    她在进林家之前打定主意做一条咸鱼,待上几年就可以找机会脱身了,怀孕,是意料之外的。

    现在有了这个猜测,云舒瑶心情实在复杂。

    她应该不会这么好运吧?

    只是异能确实没动静了,再急,她也没法验证。

    云舒瑶决定有机会就学医,技多不压身这句话太有道理了。

    现在只能静观其变。

    如果没有怀孕,计划不变,依旧在林家做一条咸鱼。

    如果真的怀上了,咸鱼蹦两下还是咸鱼,云舒瑶仍旧会在自己小院里摸鱼混日子。

    至于孩子,真怀了的话,云舒瑶不得不承认,她内心还是有些期待的。

    她在现代自从奶奶去世之后就孑然一身,到了末世只活了几个月,她连原主是否还有亲人在世都不清楚。

    来到这里,有了齐全的父母,有了懂事可爱的弟弟,如果还能有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就圆满了。

    如果她生的是儿子,嫡庶之争是客观存在的,但云舒瑶认为孩子是一张白纸,好好教,她相信能教会孩子自食其力的道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