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清穿之咸鱼良妾[红楼] 第5章 玉簪

时间:2022-05-01作者:大河东流

    翌日一早,红袖带着红衣伺候云姨娘洗漱上妆,她看着云姨娘眼下光滑没有青黑,心下松了一口气,显然姨娘没有被昨晚老爷离开的事影响到,笑问:“姨娘,今天戴哪套首饰?”

    云舒瑶随手指了一套林如海昨天送的珍珠首饰。

    比不得鼎鼎有名的南海珍珠,却也撑得起台面。

    在红袖的巧手下,云舒瑶在镜子里看到那精美的发髻,发出了赞叹:“红袖,你的手艺真好。”

    她只能按照原主的记忆,按部就班的做一些简单的发型,照瓢画葫芦,而红袖就不一样了,她巧手一挥,总是能让人耳目一新。

    红袖听出来了她这话里的真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在家中没少练习。”

    当初她娘的头发都快被她给盘秃了。

    云舒瑶今天穿的是青葱的淡绿色,头上戴着珍珠首饰,看上去很清新,到了碧涛院的门口,她被一个老嬷嬷拦下了。

    从她的衣着打扮,云舒瑶迅速的跟红袖给她说的人物画上了线,这就是贾敏的奶娘钱嬷嬷了,也是贾敏十分倚重的心腹,在后院,除了老太太和太太两个主子,就属她最“威风”。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云舒瑶,富态的脸上皮笑肉不笑,说的话也有些阴阳怪气:“云姨娘挺早啊。”

    都这个时辰了,才来,果然也是个刁钻的!

    要是昨天老爷没有来碧涛院,钱嬷嬷都要忍不住把这位当成心腹大患了。

    在她看来,有些情况是没法避免的,尤其是上面还有老太太的时候,但这并不妨碍她站在他们太太这一边,把所有勾走老爷的狐媚子当成敌人。

    这也是维护他们所有贾家人的利益。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太太日子不好过了,他们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太太还在梳妆,云姨娘就等一会儿吧。”她睥睨着,想杀一杀她的气焰。

    云舒瑶笑了笑:“太太在梳妆,自然是要等的。”

    提前打卡?

    不可能的。

    她比另一位同事提早一点到就可以了,她又能站多久?

    林如海和贾敏去给老太太请安的时间是定了的,她来到碧涛院,不用多久就会散了。

    对于正室来说,带着姨娘给老太太请安,这是抬举这些姨娘。

    贾敏不会做这样的事。

    云舒瑶站了几分钟,梅姨娘就到了。

    看到梅姨娘这通身的气派,钱嬷嬷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梅姨娘今天的打扮没有昨天那么金碧辉煌,却同样夺目,头上那一支宝石发簪夺人眼球。

    云舒瑶看了一眼,这样的打扮是有暴发户嫌疑,但这只发簪是真的好看,人也确实漂亮,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是很典型的“狐狸眼”。

    “梅姨娘。”云舒瑶率先开口,声音清亮。

    从这声音里也能听得出来她的平和。

    昨晚上老爷吃了饭就走了,她却不恼?

    梅姨娘呵了一声:“云妹妹早啊。”

    妹妹两个字,她放重了音调,像是在强调什么。

    论身高,是云舒瑶比她要高一些的,她们两个的出生年月日都一样,但是她先进门,那就是她的资历更深。

    一声妹妹,她是叫的起的。

    在视线瞥到云舒瑶头上那一套珍珠首饰的时候,她的下巴比起原来又抬起了两分。

    个头不大,也不算有多昂贵,但是这是老爷送她的。

    这就是无价之宝了。

    云舒瑶发现了,相比起昨天,今天她的眼神温度那可冷多了,这就“黑化”了?

    别啊,她还想在这里安稳待几年,攒点钱呢。

    不是说离开了林家,外面的世界一切都好,在这个封建社会,可没有那么多的象牙塔,就像她爹,不是普通平民老百姓,还是秀才,如果不是因为林家的话,她爹的性命难保。

    她要离开,也要做好准备才行。

    看到梅姨娘脸色不太好,钱嬷嬷的脸色却变好了。

    她巴不得这两个人斗起来,那样子正房就稳坐钓鱼台了。

    她们进去请安的时候,贾敏在梅姨娘身上一掠而过,没有多停留一分。

    梅姨娘身上的首饰确实不错,但贾敏身为荣国公唯一的嫡女,她的身家绝对要比梅姨娘丰厚的多,而且很多都是商户人家买不到的好东西。

    贾敏自然也看到了云舒瑶头上的珍珠首饰,看了眼那光泽和个头,也没多说什么。

    老爷昨晚跟她提过了,而且还给她送了价值更昂贵的玉簪,价值一千多两,十分符合她的喜好,她爱不释手,现在就在她头上戴着呢,今天的心情也十分愉悦。

    也不会针对这云姨娘,对此她心里也有数,云家的家底太薄了,这云姨娘身上确实没有什么好东西。

    所以虽然心里是有些不舒服,贾敏还是当做没看见。

    “老爷安,太太安。”

    梅姨娘看着老爷和太太,时不时的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林如海,这让贾敏的心情没多久就败坏了。

    一请了安,她就端了茶杯,让她们回去。

    她绝对不会让这两个人在她跟前多待一秒,让老爷看到她们耍花招的。

    也因此,云舒瑶觉得这要是每天都这样,这份工作着实轻松。

    相当于上班打个卡,就可以回去了。

    在离开碧涛院的时候,有个丫鬟最是明白她们太太的心意,和别人说起了“悄悄话”。

    “你刚刚看到太太头上的玉簪了吗?”

    “哪个?”

    “就最上面那根乳白色的雕刻着莲花的。”

    “啊,那个啊,看到了,真好看,之前没看到太太戴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