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特种全能高手 第148章 、不舒服!

时间:2019-06-02作者:馍馍别吃我

    七月的天,阳光炽盛,天空中悬挂的大太阳像是一轮火盘。

    地面上的热气腾腾,外面的阳光太刺激了,能照的人皮肤生疼,那马路边的树木花草奄奄一息,整个蓉城都像是在火炉子里一样。

    南方的城市就是这样,在这个月份太热了。

    与此同时,保安室里,方岩正靠躺在一张椅子上,他的两条腿则是架在桌子上。

    在楼兰大厦当保安,还是有些福利的,比如这保安室就有空调,这么热的天儿方岩就坐在里面吹着空调,旁边还有一杯冰可乐。

    这生活休闲安逸,是别的保安想都不敢想的。

    但在这里,却是没人对此有所怨言,因为自打方岩来了,他们的日子更加好过。

    尤其是经过了那晚酒会的事情之后,他们的福利和奖金有所提升,这才是最根本的,如果没有方岩的话,他们没有这样好的机会。

    因此就算他们在外面站岗巡逻,方岩在保安室里吹着空调喝着冰可乐,他们也无怨言,这,就是威望,现在方岩在保安部的威望可以说比马吉光还高。

    就算马吉光是部长,方岩是副部长,但只要方岩一声令下,这些保安都会听他的,而不会听马吉光的。

    当然了,方岩的眼界不会低到只放在这保安部,他对这儿的权力没兴趣。

    哒哒哒~~~~

    忽的,有高跟鞋鞋跟与地面撞击的声音传来,方岩睁开眼睛,斜着眼看了过去。

    马红梅身穿一件ol的职业套装,身材修长,她穿的很单薄,外面就是一件白色衬衣,袖子卷起,露出如白藕般的玉臂。

    她的下面是一条及膝的西装裙,可小腿上裹着的黑色丝袜却是勾人心魄,极富女人味,这样的女人才能最让男人有发泄荷尔蒙的冲动。

    方岩的嘴角扬起,露出一抹意味复杂的笑容,道:“哟,这不是马经理嘛,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是不是对那天回味无穷,这是又要找我再来重演经典?”

    这不提还好,但这一提,顿时戳到了马红梅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一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马红梅就气不打一处来。

    还是在这间保安室,还是这个人,自己那次竟然被他那样拍打屁股,现在想来,全身犹如有电流划过,马红梅禁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真是一段可怕的回忆。

    马红梅目光冰冷,道:“方岩,你不要以为你在那晚的酒会上立了功就能为所欲为,你始终是这儿的保安,要遵守公司的一切规定!”

    方岩哦了一声,道:“那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的?唉,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叙旧的呢。”他表现的很是无赖。

    “什么叙旧!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把你开除了!”马红梅道,俏脸有点涨红,那是被气的。

    “开除吗?也好,反正我也想休休长假,你这样做正好满足我心愿呐。”方岩一点也没受到威胁。

    马红梅苦恼,这家伙软硬不吃,她拿他根本没有办法。

    “行了,我来找你,不是让你羞辱我的!”马红梅道。

    方岩呵呵一笑,道:“你认为我在羞辱你?那你可就错了,比起你待人不给面子,我这已经算是够好的了。”

    “你!”

    马红梅指着方岩,最后冷哼一声,道:“我给你带个话,楼先生想见你!”

    方岩道:“没空!”

    “你……你想都没想,就说没空?”马红梅道:“可是楼先生要见你,你难道不知道楼先生是什么身份吗?他……”

    “他是什么身份我清楚的很,但是,我要见谁,这是我的自由!”方岩冷冷的打断马红梅的话头。

    马红梅愕然无比,她看着眼前的方岩,心道你一个保安有什么可牛的。

    楼卫英,这可是蓉城巨富之一,这家伙竟然说没空,根本就是不想见,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啊!

    但马红梅又哪里知道,方岩是有点忌惮楼卫英,他总觉得楼卫英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总有点笑里藏刀的意味,是个老狐狸,因此方岩很不想跟此人打交道。

    别人都想巴结楼卫英,但方岩不想。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马红梅还是不死心。

    “我没空。”方岩还是那样道。

    然而,任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方岩吹着空调喝着冰可乐,这也叫没空?

    是以马红梅知道了方岩的态度,不再多说,转身离去了。

    不久后马红梅来到了大厦的最顶层,这里有一间最为宽敞豪华的办公室,落地窗透明,从这儿往下面看去,几乎可以一览大半个蓉城的风景面貌。

    马红梅敲了敲门,得到应允走进来,看到了落地窗前站着的楼卫英。

    “楼先生。”马红梅低下头,表示出足够的恭敬。

    “就你一个人来,看来那个方岩架子还挺大的。”楼卫英淡淡道,语气里听不出是否有怒。

    “他,他说他没空。”马红梅提着胆子说了这么一句,说出来之后想收回去,因为她发现这话自己都不信,楼卫英可能相信吗?

    背着手的楼卫英转过身来,他呵呵一笑,道:“好了,这里没你事了,你出去吧。”

    马红梅忙应了一声,连忙退出去。

    而就在马红梅刚退出去不久,一名戴着树脂眼镜的斯文男子走了进来。

    “楼先生,有结果了。”斯文男子道。

    “说!”

    “那幅‘簪花仕女图’的确是假的,真迹早已不在国内,根据调查,已经流落到海外去了。”斯文男子道。

    “那……卖画的那老头呢?”楼卫英的眼眸里隐有怒意,可没爆发,在他的这个位置,早已过了需要用咆哮来发泄怒火的阶段。

    斯文男子嗫了嗫嘴,道:“那老头儿太精了,根本抓不住!”

    这间豪华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冷寂下来,半分钟后,楼卫英冷冷道:“一群废物!”

    斯文男子低着头,不敢多说。

    “把那老头儿给我抓住!我胸中有这样一口气憋着,不放出来不舒服!”楼卫英这样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是!”

    斯文男子忙应道,他知道楼卫英话里的‘不舒服’是什么意思。

    他不舒服了,那手下人就没有谁能舒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