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借魔成神 第二十一章 回汉阳

时间:2017-10-21作者:紫牛牛

    唐辰被他们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心想自己是不是真说错了什么,要不然,这些人的反应怎么会这么奇怪?

    “嗯,那个,六阶星士,有什么不对吗?”唐辰支支吾吾地问道。

    “没什么不对,我们只是太震惊了。你能够以一阶星士的境界,发挥出六阶星士的战力,这等天赋,实在是太,太,太恐怖了!”贺君婉答道,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唐辰,反正“恐怖”二字是远远不够的。

    “一阶星士,拥有六阶星士战力,这很不一般吗?”唐辰又问道,他隐约知道眼前这几人,为何会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了,感情是自尊心被他打击了,不过,这还不能十分确定,需要再多了解一些。

    陈骏像看白痴一样地瞪了唐辰一眼,大声吼道:“当然很不一般了!岂止是很不一般,简直是很很很不一般!你到底懂不懂,拥有跨三阶的战力,就已经是绝世天骄了,能跨四阶者,那都是真正的顶级天骄,整个荒域,也只有名列荒榜前十的那些人才有可能做到,至于跨五阶的,今日之前,我们压根就没听说过!你说一般不一般?”

    唐辰露出恍然之色,讪讪地挠了挠头,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

    “什么?高估?你是估的呀?”贺君婉没好气地白了唐辰一眼。

    “我有三个月没测了,三个月前是三阶星士的战力。如今过了这么久,我就估摸着,或许能有六阶星士的战力了吧……”唐辰解释着,语气显得有些不确定。

    听了唐辰的解释,陈骏等人的心情总算好了许多,那种属于天骄的自信也重新回到了他们身上。

    然而,他们看待唐辰的目光并没有太多变化,虽然不再震惊,但依然充满了欣赏,毕竟,能以一阶星士的境界发挥出三阶星士的战力,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绝世天骄,假以时日之后,他必定会成为照耀荒域的一颗明星。

    只是,他们却不知,唐辰是真的拥有六阶星士战力,而且只会高不会低。

    经此一事之后,也给唐辰提了个醒,以后在这个跨阶战力上,他都尽量有所保留,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接下来,贺君婉又问起唐辰为何会独自出现在绿二区,唐辰支支吾吾说了半天,贺君婉等人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唐辰是迷路了。

    至于唐辰为何没有碰到星兽,为何还能这样活蹦乱跳地活着,贺君婉等人看着唐辰一脸的茫然就知道,这个问题,恐怕唐辰自己也不知道,多问也是徒劳。

    当然,真相就只有唐辰知道了,他见贺君婉等人信了自己,心中对自己的演技还有点小小的得意呢。

    唐辰的突然出现,打乱了陈骏一行人的计划,而他们内部也出现了明显的分歧。

    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暂时撤出绿二区,顺便护送唐辰返回汉阳城。

    尽管唐辰不需要护送,但还是装出欣喜若狂的样子。当然,有贺君婉和许清清两位绝色美女一路相伴,也的确是很愉悦的事情。

    回程的路上,自然是一路坦途,顺利得令陈骏等人感到不可思议,真的是连一头星兽的影子都没见到过,这让他们终于彻底相信了唐辰之前的话,同时心中的疑惑也更重了。

    在星兽横行的莽荒森林里穿行两个月,竟然连一头星兽也碰不到,说出去肯定没人会信,之前他们也是不信的,可现在却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哪怕他们绞尽脑汁,回顾毕生所学,也没能想出个头绪来,记忆中,星神大陆根本没有任何类似的事情发生过。

    出了莽荒森林,唐辰便与陈骏一行人匆匆道别,直奔汉阳城而去。

    望着唐辰远去的背影,陈骏几人神色复杂,心思不一。

    “此人定有大秘密!”陈骏看看左右身边几人,沉声说道。

    “那你怎么不把他留住,好好问个明白?”司马博不咸不淡地说道,听不出是什么态度。

    “我感觉,他不简单。”屠武夫说道,他一向话不多,能作出如此评价,足见唐辰在其心中的分量。

    “谁身上没有几个秘密呀,你们就别想什么唐辰了,还是赶紧想想宗门的任务吧。”贺君婉提醒道,随即也朝汉阳城行去,在森林里呆了三四个月,她此时只想找个客栈好好地洗个痛快澡。

    许清清不着痕迹地微微一笑,立即追上贺君婉,女人的心思嘛,也只有女人才最清楚啊。

    “我要喝酒。”

    屠武夫说着,也大步流星地朝汉阳城走去。

    剩下陈骏和司马博两人,沉默了好一阵,这才各怀心思地散去。

    唐辰归心似箭,进了汉阳城后,一路直奔唐家。

    到了唐家大门口时,他却发现了不对劲,只见大门前两根门柱上,各悬挂着一面白底烟字的“奠”旗,这表示家族有人去世了,而且只有嫡系族人去世,才会在正门外悬挂“奠”旗。

    “谁去世了?”唐辰放慢了脚步,心中默默思量,想来想去,也没发现嫡系亲属中有谁到了大限之期,除非是意外身故了,至于女眷的去世,那是不会挂“奠”旗的。

    不知不觉间,唐辰到了门前,这时,一位青年男子突然从门内冲了出来,抓住唐辰的胳膊,声音嘶哑地说道:“唐辰,你,你去了哪里,怎么才回来啊……”

    “四叔,我……”

    唐辰刚要解释,四叔却没有要听的意思,直接拉着他往大门内走。

    走了一会,四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一句:“唐辰,你父亲出事了。”

    说到后面,他声音都变调了。

    唐辰只觉心头猛地一颤,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在心里冒出来,他没有说话,也没有问,甚至不敢去多想,他害怕,他怕自己感觉的事情会真的发生。

    他脑袋一片空白,呆呆地、忐忑地跟在四叔身后。

    唐辰不知自己走了多久,好像很漫长,又仿佛是一瞬间,他们终于来到唐家祖祠。

    此时,在唐辰眼里,祖祠内外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哀色,除此之外,再没有东西能够进入他的眼帘,他已经有些魂不守舍了,只知道机械地跟着四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