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44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时间:2022-06-30作者:徐小喵

    _: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哟?祁队竟然认识我们天瑜吗?”贺姝佯装惊讶。

    只不过她那拙劣的演技,直接让门边的蒋天瑜和电话对面的祁子昂都陷入到了谜一般的沉默当中。

    因为尴尬,连带着空气都略有些凝滞了。

    不过蒋天瑜预想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祁子昂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贺队把你们市那起人口失踪案牵扯到江城这边的相关材料整理好后传给我就好,到时候咱们再联系。”

    甚至都没正视方才那个问题。

    贺姝人精似的,眼底带着目的达成的心满意足,又虚情假意的寒暄了两句才挂断了电话。

    之后侧过脸看向了依然站在门口,不知道正低垂着头想什么的蒋天瑜,笑眯眯的开了口:“天瑜,你不是要出去吗?”

    蒋天瑜抬起了头,看着女人那隐蔽的得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离开了。

    走出公安局的办公大楼,蒋天瑜径直去了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几杯咖啡,眼瞧着外面的地平线都开始透出浅黄色的光亮了,看起来又是烈日当空的一天。

    在等待咖啡的功夫,她站在便利店的透明玻璃门前,望着那条几乎没什么车经过的街道,右手无意识的磨搓着手中的手机。

    那串号码在她穿梭在不同躯壳的时候,早就熟记于心了。

    当初还在医院那会儿,她醒来没多久便把号码存储在了通讯录里,结果竟一直没能拨出去。

    也不是不想用自己的声音和对方问声好,只是每每想起男人,胸口都会感觉到又酸又胀。

    这种悸动她是熟悉的,灵魂寄托在那个住家保姆张宝珠身体里的时候,二人曾经有一晚在失踪儿童家中短暂的共处过一个房间。

    那时候,她的心脏就如同被人狠狠地攥了两下一样,让人呼吸都不顺畅了。

    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她当然清楚,正因为如此,她在回归本体之后才不敢贸然与之接触。

    总感觉自己玷污了两个人之间坚定的、曾经多次共同并肩作战的、无比珍贵的同志情谊。

    而且……

    “女士,您的咖啡好了。”

    随着便利店员那温柔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她匆匆回了神,接过咖啡后客客气气的道过谢,晃晃悠悠的朝着公安局的方向走去。

    即便天还没有完全亮,空气中的热度就已经非常的不简单了,带着一身薄薄的汗意,蒋天瑜上了楼后推开了刑侦支队办公室的门儿。

    下一秒,她略微瞪圆了眼,看着聚在会议桌边整整齐齐的几个人。

    “在开会?”身为内勤,虽然还没入职几天,但是该有的自觉还是有的,她举了举手中的包装袋:“要么喝点咖啡再继续?”

    “多谢小蒋同志救我狗命!”曾永嘉欢呼了一声,上前接过几袋子的咖啡,放在会议桌上后,只一秒就被众人瓜分了个精光。

    蒋天瑜则是绕道了贺姝的后面,十分自然的抽走了对方手中的冰美式,换成了一杯可口又美味的纯果汁。

    “夜都熬成这样了,你这个孕妇还是节制一点,果汁好,营养又健康,保证宝贝生出来白白嫩嫩的。”

    “……”贺姝心痛的看着对方手中那杯原本属于自己的咖啡,忿忿不平的撅了撅嘴,合理怀疑女人是在报刚刚的仇。

    不过转念一想,她的表情顿时又开始美滋滋,吸了一大口清爽香甜的果汁后,她摇头晃脑的问道:“天瑜,你走之后我就把相关人员信息的资料都给江城市警方传过去了。”

    “之后又和对面重案组的祁队深入交流了一下,原来那个高小燕江城市警方早就觉得不对劲,已经对其布控了有段时间了。”

    嗯?

    蒋天瑜眨了眨眼,这点对她来说是新消息。

    毕竟她是在贝齐被害的案子成功侦破之后,第一时间就被炸了出去,后续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她完全不知情。

    “经过过去几个月的调查,我方也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个韩昌在控制了失踪的游客后,通过一定的手段把人运出了本市。”贺姝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手里的塑料杯,艳丽的俏脸上都是严肃。

    “假如这个高小燕真的是韩昌的上线,那么那些失踪的游客很可能都被送到了江城或者江城的周边城市。”

    “我和祁队商量了一下,因为咱们抓到了韩昌也取得了他的部分口供,江城方面同意了这边派两个人过去参与调查高小燕。”

    曾永嘉等人顿时露出了心动的表情。

    接着,贺姝又补充道:“时间紧迫,最后一名已知的受害者大概已经失踪了一个来月了,不过他们这个组织内部构造还挺复杂,这样的话不排除那名失踪者还活着的可能性……所以过去江城市的人,天一亮就得出发去机场。”

    “尊敬而又美丽的贺姝女士,请求您让我出去放放风吧!孩子已经两年没出过市了!老常和谢哥他们好歹还能趁着休假回趟老家什么的,我呢?!从我太爷爷那辈儿开始我家就是静淮市的!!”曾永嘉整个人都趴伏在了会议桌上,姿态可怜而又卑微。

    对此,老常和谢子豪都很嗤之以鼻。

    贺姝观察了一圈周围人的表情,摸着下巴同意了:“也行吧,不过我这边眼瞅着月份渐大,不适合长途颠簸了,所以另一个人……”

    老常和谢子豪脸上的神情都很期待。

    “得找一个能管得住你的,不然出去了光给我惹麻烦!”贺姝吧唧了一下嘴儿。

    听到这话,原本还有点心动的两个爷们儿顿时把头扭到了一边。

    显然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前往江城市的诱惑,远远不能够抵抗和曾永嘉同行所带来的阴影。

    贺姝最终把视线落在了被冰美式苦的五官都要皱到了一起的女人身上:“天瑜,那就你跟着吧。”

    “啊?”这惊讶的声音是属于曾永嘉的。

    另一边的蒋天瑜也是一脸懵逼:“贺队,我是个内勤,这不符合规定吧?”

    “在刑侦支队,我就是规矩。”贺姝霸气的撂下了这句话后,随即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大不了一会儿等局长上班了我肚子过去好好跟他谈谈,问题不大。”

    言罢,她舒心的拍了拍自己的孕肚,就像是握着什么免死金牌一样。

    “去吧,你们两个赶快回去收拾一下行李,九点到局里集合,我派人给你们送去机场!”

    蒋天瑜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转身离开了。

    其余人见没什么热闹,便都散开去忙各自的事儿了,只曾永嘉仍旧黏在贺姝的身后,嘴巴碎的不行:“贺队,我不是歧视小蒋,她才刚来刑侦支队多久啊,两地警方协同办案这件事很严肃,你不能……”

    “我不能啥?”贺姝转过身一挑眉:“就你的那点能耐都不够让人家切了做菜的,到了江城市你就会感激我的!”

    一个市的警方去另一个市异地办案,遇到一些阻碍那都是很正常的事儿,不过嘛这次就不一定了。

    想到蒋天瑜和江城市公安局的那个祁队之间的猫腻,贺姝笑的愈发开心了。

    “贺队,你笑的我有点发毛。”曾永嘉不自在的抬起手摸了摸后脖颈。

    贺姝斩钉截铁的道:“这次你和天瑜过去江城市,如果过程不顺利的话,你回来拧我头!”

    …………

    当从江城市机场出来的时候,蒋天瑜的表情还是有些怔愣的,低头看了看手中拎着的行李箱,明明凌晨的时候人还在静淮市,临近傍晚的时候就已经落地在国家的另一端了。

    眼下虽然已经步入了初夏,但江城市的风还是记忆中的那般凉爽。

    曾永嘉甚至已经将东西都堆在了脚边,站在机场出口的地方满脸深情的张开双臂拥抱起了空气,看来还真是把这次异地协同办案当成旅游了。

    江城市局派过来接机的是一名面生的年轻男警,三人一路沉默着,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抵达了位于河边的江城市公安局。

    曾永嘉一边欣赏着不远处横跨大河的大桥上亮起的灯,一边感慨道:“小蒋啊,你说都是沿海城市,这自然环境咋就差这么多呢?”

    “到了晚上坐在这河边,吃点小烧烤喝点小饮料,这日子美的慌。”

    不忍心打破对方对于这座城市的美好幻想,蒋天瑜只是扬起唇角笑了笑,旋即跟在那名男警的身后迅速的进了熟悉的办公大楼。

    其实在自己的身体里苏醒过来之初,她时常会怀疑之前所发生的的种种是不是一个冗长而又离奇的梦,但每每当她恍惚的时候,总有现实的细节提醒她那不是。

    穿过那扇玻璃门,蒋天瑜向着右边侧了侧脸,正巧和门卫室内坐着的孙叔对视了一眼。

    礼貌的颔首、微笑,她快步行至了电梯内,在确定曾永嘉跟了上来后,动作十分自然的按下了重案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这一举动惹得负责接机的男警刚刚伸出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随后有些奇怪的挠了挠后脑勺:“蒋警官之前来过我们局里吗?您怎么知道……”

    “习惯了,我原来队里就是这个楼层,原来你们重案组也是吗?”蒋天瑜控制着脸颊上的肌肉群,瞪大了一双眼,显得十分的无辜。

    “那还真是巧了。”男警笑着回应道。

    至于曾永嘉对这个小插曲也并未过于在意,只觉得她说的是原本在特警支队时候的事儿,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伴随着‘叮’的一声提示音,电梯停了下来,门向两侧缓缓滑开。

    男警率先走出了电梯,冲着此时正在走廊里窗边抽烟闲聊了几个人打了声招呼:“祁队,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祁子昂朝着这边扬了扬下巴,示意手下的人把烟都掐灭后,这才迈着两条大长腿迎上了前来。

    “欢迎两位静淮市局的同志!”

    低沉的声音在蒋天瑜的耳边响起,下一秒她的视线内就闯入了一双黑色的休闲皮鞋,然后一只熟悉的手便伸到了她的眼皮子底下。

    “你好,祁子昂。”

    握着拉杆箱的手松了又紧,最终蒋天瑜力求镇定的抬起了头,和对方握了握手:“你好,蒋天瑜。”

    两只手触碰到一起的瞬间,二人均有着些许的出神。

    “你好,静淮市局曾永嘉!”就在这时,一声突兀的自我介绍唤回了他们的思绪。

    只见曾永嘉一脸不善的走到了两个人中间,强硬的用自己的手把蒋天瑜的手给挤了出去。

    虽然他的个子要比祁子昂矮了半个头,但是就算略微踮起脚,气势也不能输。

    第一面就惦记上他们刑侦支队的小内勤了?

    丫的,看着长相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曾永嘉想到这,还不客气的呲了呲牙。“哟?祁队竟然认识我们天瑜吗?”贺姝佯装惊讶。

    只不过她那拙劣的演技,直接让门边的蒋天瑜和电话对面的祁子昂都陷入到了谜一般的沉默当中。

    因为尴尬,连带着空气都略有些凝滞了。

    不过蒋天瑜预想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祁子昂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贺队把你们市那起人口失踪案牵扯到江城这边的相关材料整理好后传给我就好,到时候咱们再联系。”

    甚至都没正视方才那个问题。

    贺姝人精似的,眼底带着目的达成的心满意足,又虚情假意的寒暄了两句才挂断了电话。

    之后侧过脸看向了依然站在门口,不知道正低垂着头想什么的蒋天瑜,笑眯眯的开了口:“天瑜,你不是要出去吗?”

    蒋天瑜抬起了头,看着女人那隐蔽的得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离开了。

    走出公安局的办公大楼,蒋天瑜径直去了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几杯咖啡,眼瞧着外面的地平线都开始透出浅黄色的光亮了,看起来又是烈日当空的一天。

    在等待咖啡的功夫,她站在便利店的透明玻璃门前,望着那条几乎没什么车经过的街道,右手无意识的磨搓着手中的手机。

    那串号码在她穿梭在不同躯壳的时候,早就熟记于心了。

    当初还在医院那会儿,她醒来没多久便把号码存储在了通讯录里,结果竟一直没能拨出去。

    也不是不想用自己的声音和对方问声好,只是每每想起男人,胸口都会感觉到又酸又胀。

    这种悸动她是熟悉的,灵魂寄托在那个住家保姆张宝珠身体里的时候,二人曾经有一晚在失踪儿童家中短暂的共处过一个房间。

    那时候,她的心脏就如同被人狠狠地攥了两下一样,让人呼吸都不顺畅了。

    这种感觉代表着什么,她当然清楚,正因为如此,她在回归本体之后才不敢贸然与之接触。

    总感觉自己玷污了两个人之间坚定的、曾经多次共同并肩作战的、无比珍贵的同志情谊。

    而且……

    “女士,您的咖啡好了。”

    随着便利店员那温柔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她匆匆回了神,接过咖啡后客客气气的道过谢,晃晃悠悠的朝着公安局的方向走去。

    即便天还没有完全亮,空气中的热度就已经非常的不简单了,带着一身薄薄的汗意,蒋天瑜上了楼后推开了刑侦支队办公室的门儿。

    下一秒,她略微瞪圆了眼,看着聚在会议桌边整整齐齐的几个人。

    “在开会?”身为内勤,虽然还没入职几天,但是该有的自觉还是有的,她举了举手中的包装袋:“要么喝点咖啡再继续?”

    “多谢小蒋同志救我狗命!”曾永嘉欢呼了一声,上前接过几袋子的咖啡,放在会议桌上后,只一秒就被众人瓜分了个精光。

    蒋天瑜则是绕道了贺姝的后面,十分自然的抽走了对方手中的冰美式,换成了一杯可口又美味的纯果汁。

    “夜都熬成这样了,你这个孕妇还是节制一点,果汁好,营养又健康,保证宝贝生出来白白嫩嫩的。”

    “……”贺姝心痛的看着对方手中那杯原本属于自己的咖啡,忿忿不平的撅了撅嘴,合理怀疑女人是在报刚刚的仇。

    不过转念一想,她的表情顿时又开始美滋滋,吸了一大口清爽香甜的果汁后,她摇头晃脑的问道:“天瑜,你走之后我就把相关人员信息的资料都给江城市警方传过去了。”

    “之后又和对面重案组的祁队深入交流了一下,原来那个高小燕江城市警方早就觉得不对劲,已经对其布控了有段时间了。”

    嗯?

    蒋天瑜眨了眨眼,这点对她来说是新消息。

    毕竟她是在贝齐被害的案子成功侦破之后,第一时间就被炸了出去,后续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她完全不知情。

    “经过过去几个月的调查,我方也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个韩昌在控制了失踪的游客后,通过一定的手段把人运出了本市。”贺姝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手里的塑料杯,艳丽的俏脸上都是严肃。

    “假如这个高小燕真的是韩昌的上线,那么那些失踪的游客很可能都被送到了江城或者江城的周边城市。”

    “我和祁队商量了一下,因为咱们抓到了韩昌也取得了他的部分口供,江城方面同意了这边派两个人过去参与调查高小燕。”

    曾永嘉等人顿时露出了心动的表情。

    接着,贺姝又补充道:“时间紧迫,最后一名已知的受害者大概已经失踪了一个来月了,不过他们这个组织内部构造还挺复杂,这样的话不排除那名失踪者还活着的可能性……所以过去江城市的人,天一亮就得出发去机场。”

    “尊敬而又美丽的贺姝女士,请求您让我出去放放风吧!孩子已经两年没出过市了!老常和谢哥他们好歹还能趁着休假回趟老家什么的,我呢?!从我太爷爷那辈儿开始我家就是静淮市的!!”曾永嘉整个人都趴伏在了会议桌上,姿态可怜而又卑微。

    对此,老常和谢子豪都很嗤之以鼻。

    贺姝观察了一圈周围人的表情,摸着下巴同意了:“也行吧,不过我这边眼瞅着月份渐大,不适合长途颠簸了,所以另一个人……”

    老常和谢子豪脸上的神情都很期待。

    “得找一个能管得住你的,不然出去了光给我惹麻烦!”贺姝吧唧了一下嘴儿。

    听到这话,原本还有点心动的两个爷们儿顿时把头扭到了一边。

    显然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前往江城市的诱惑,远远不能够抵抗和曾永嘉同行所带来的阴影。

    贺姝最终把视线落在了被冰美式苦的五官都要皱到了一起的女人身上:“天瑜,那就你跟着吧。”

    “啊?”这惊讶的声音是属于曾永嘉的。

    另一边的蒋天瑜也是一脸懵逼:“贺队,我是个内勤,这不符合规定吧?”

    “在刑侦支队,我就是规矩。”贺姝霸气的撂下了这句话后,随即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大不了一会儿等局长上班了我肚子过去好好跟他谈谈,问题不大。”

    言罢,她舒心的拍了拍自己的孕肚,就像是握着什么免死金牌一样。

    “去吧,你们两个赶快回去收拾一下行李,九点到局里集合,我派人给你们送去机场!”

    蒋天瑜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反驳的话来,转身离开了。

    其余人见没什么热闹,便都散开去忙各自的事儿了,只曾永嘉仍旧黏在贺姝的身后,嘴巴碎的不行:“贺队,我不是歧视小蒋,她才刚来刑侦支队多久啊,两地警方协同办案这件事很严肃,你不能……”

    “我不能啥?”贺姝转过身一挑眉:“就你的那点能耐都不够让人家切了做菜的,到了江城市你就会感激我的!”

    一个市的警方去另一个市异地办案,遇到一些阻碍那都是很正常的事儿,不过嘛这次就不一定了。

    想到蒋天瑜和江城市公安局的那个祁队之间的猫腻,贺姝笑的愈发开心了。

    “贺队,你笑的我有点发毛。”曾永嘉不自在的抬起手摸了摸后脖颈。

    贺姝斩钉截铁的道:“这次你和天瑜过去江城市,如果过程不顺利的话,你回来拧我头!”

    …………

    当从江城市机场出来的时候,蒋天瑜的表情还是有些怔愣的,低头看了看手中拎着的行李箱,明明凌晨的时候人还在静淮市,临近傍晚的时候就已经落地在国家的另一端了。

    眼下虽然已经步入了初夏,但江城市的风还是记忆中的那般凉爽。

    曾永嘉甚至已经将东西都堆在了脚边,站在机场出口的地方满脸深情的张开双臂拥抱起了空气,看来还真是把这次异地协同办案当成旅游了。

    江城市局派过来接机的是一名面生的年轻男警,三人一路沉默着,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抵达了位于河边的江城市公安局。

    曾永嘉一边欣赏着不远处横跨大河的大桥上亮起的灯,一边感慨道:“小蒋啊,你说都是沿海城市,这自然环境咋就差这么多呢?”

    “到了晚上坐在这河边,吃点小烧烤喝点小饮料,这日子美的慌。”

    不忍心打破对方对于这座城市的美好幻想,蒋天瑜只是扬起唇角笑了笑,旋即跟在那名男警的身后迅速的进了熟悉的办公大楼。

    其实在自己的身体里苏醒过来之初,她时常会怀疑之前所发生的的种种是不是一个冗长而又离奇的梦,但每每当她恍惚的时候,总有现实的细节提醒她那不是。

    穿过那扇玻璃门,蒋天瑜向着右边侧了侧脸,正巧和门卫室内坐着的孙叔对视了一眼。

    礼貌的颔首、微笑,她快步行至了电梯内,在确定曾永嘉跟了上来后,动作十分自然的按下了重案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这一举动惹得负责接机的男警刚刚伸出的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随后有些奇怪的挠了挠后脑勺:“蒋警官之前来过我们局里吗?您怎么知道……”

    “习惯了,我原来队里就是这个楼层,原来你们重案组也是吗?”蒋天瑜控制着脸颊上的肌肉群,瞪大了一双眼,显得十分的无辜。

    “那还真是巧了。”男警笑着回应道。

    至于曾永嘉对这个小插曲也并未过于在意,只觉得她说的是原本在特警支队时候的事儿,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伴随着‘叮’的一声提示音,电梯停了下来,门向两侧缓缓滑开。

    男警率先走出了电梯,冲着此时正在走廊里窗边抽烟闲聊了几个人打了声招呼:“祁队,人我给你带回来了!”

    祁子昂朝着这边扬了扬下巴,示意手下的人把烟都掐灭后,这才迈着两条大长腿迎上了前来。

    “欢迎两位静淮市局的同志!”

    低沉的声音在蒋天瑜的耳边响起,下一秒她的视线内就闯入了一双黑色的休闲皮鞋,然后一只熟悉的手便伸到了她的眼皮子底下。

    “你好,祁子昂。”

    握着拉杆箱的手松了又紧,最终蒋天瑜力求镇定的抬起了头,和对方握了握手:“你好,蒋天瑜。”

    两只手触碰到一起的瞬间,二人均有着些许的出神。

    “你好,静淮市局曾永嘉!”就在这时,一声突兀的自我介绍唤回了他们的思绪。

    只见曾永嘉一脸不善的走到了两个人中间,强硬的用自己的手把蒋天瑜的手给挤了出去。

    虽然他的个子要比祁子昂矮了半个头,但是就算略微踮起脚,气势也不能输。

    第一面就惦记上他们刑侦支队的小内勤了?

    丫的,看着长相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曾永嘉想到这,还不客气的呲了呲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