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43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时间:2022-06-27作者:徐小喵

    这时, 恰好曾永嘉和谢子豪等人都回过神来一股脑的冲了上来,混乱中蒋天瑜松开了对嫌疑人的钳制,起身走到了贺姝的身边。

    “你没事吧?”她语气关切。

    贺姝笑得明媚:“有你在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可比这群臭爷们儿让人放心多了。”

    蒋天瑜的身上有着累累功勋, 若是单论身手, 她贺姝都未必是对手,也不知道特警支队那边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竟然舍得把这么个宝贝疙瘩放出来了。

    还是个文职。

    想到这,贺姝眼珠子转了转, 隐晦的打量了身边的人几眼, 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听说一年前,特警支队在城郊农场的行动中发生了点意外, 且这一年来, 都没怎么有过蒋天瑜的消息。

    再加上这人突然出现后就被调到了局机关做文职,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女人没准和那次协助省里的行动相关。

    啧。

    贺姝轻轻的撇了撇嘴, 也不知道上面那些老顽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就看着刚刚的那一幕, 对方的身手反应依然比普通的警察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特警支队不敢留用是吗?刚好便宜了她刑侦支队了。

    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因为方才母体那一瞬间的心率飙升而有了感应,不轻不重的踹了两下。贺姝拍着肚皮,面上一派的悠闲自在。

    她过去在外卧底多年,本就是野路子, 别人在意的她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估计再过不久她就得休产假了, 眼下队里来了一个蒋天瑜, 这几个月她也能在家呆的安心不少。

    当众人合力把嫌疑人上了手铐和脚铐,并送上了警车准备押解回局里之后,贺姝晃晃悠悠的凑到了蒋天瑜的身边, 语气就像是在闲聊:“怎么?有没有想过转成外勤岗啊?”

    “……”

    “???”

    回应她的是曾永嘉等人那震惊的目光, 虽然觉得贺姝会说出这种话来在情理之中, 但是依然不妨碍他们表现出愕然。

    蒋天瑜摇了摇头:“心理专家建议我再修养至少一年,即便从心理测试上看我是正常的。”

    “她说有可能是我曾经受到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戒备心太重,看起来正常并不代表真的没事,保险起见还是尽量不要接触一线。”

    “放屁。”贺姝讥讽的冷哼了一声,不过却没有继续提这件事,转而用手抵着后腰走了。

    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在短暂的沉默了两秒钟之后,也迅速的各自散了。

    静淮市公安局。

    审讯室旁边的观察室内。

    贺姝舒坦的坐在那里,任由旁边的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稍后的审讯方式。

    “首先咱们得问清楚,他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引诱那些失踪者的吧?能让一个成年人自愿走出宾馆或者家门,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谢子豪皱着眉分析。

    曾永嘉却持有不同的意见:“有啥不简单的,只要抓住人性当中的缺点,我看有的时候引诱成年人比青少年还要容易。”

    毕竟成年人拥有的欲望,小孩子可没有。

    “还是弄明白他挑选受害人的标准比较重要,嫌疑人和今年年初至今的这两名失踪者可以说是素不相识,他又是如何确定二人就算失踪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亲戚朋友报警的呢?”

    谢子豪:“先问作案方式!”

    曾永嘉:“先问筛选目标的标准!”

    两个人在工作的时候,没事儿就会上演这么一出,贺姝神情淡定的用手支撑着下巴,看的兴致盎然。

    正在他们像是两只斗鸡,谁也不让步,眼瞅着都要掐到一处去了的时候,一直站在墙面的可视玻璃前观察着嫌疑人的蒋天瑜忽然开了口。

    “在审讯开始的前两分钟,当然要选择一个能够瞬间击溃他心理防线的问题了。”

    只要一个人精神崩溃了,那么接下来警方想问什么都可以,因为对方已经彻底失去反抗的能力。

    曾永嘉眨了眨眼,语气奇怪:“这个我们肯定知道……”

    “要不要赌一把?”蒋天瑜扭过了头,声音低沉中带着丝丝蛊惑。

    什么?

    刑侦支队众人皆被勾起了好奇心,完全猜不到这个刚刚才来支队没两天的内勤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问问他认不认识江城市的高小燕。”

    ???

    曾永嘉和谢子豪对此万分不解,可是贺姝却表现的十分感兴趣,最终在二人也只能服从领导安排。

    他们走进对面的审讯室后,先是问了一些基本的个人信息。

    “姓名?”

    “韩昌。”

    “年龄?”

    “37。”

    “身份证号?”

    “3600……”

    眼瞧着嫌疑人韩昌还算配合,曾永嘉扭过头去和谢子豪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个人小幅度的点了一下头,他便又问了一句:“说说吧,你和江城市的高小燕到底是什么关系?”

    轰!

    原本以为警方会问一些失踪人员相关问题的韩昌,因为措手不及而表情失控,震惊布满了那张深棕色的面庞,甚至完全想不起来要遮掩。

    曾永嘉和谢子豪也懵了,这他妈的……还真成了?

    ………………

    几个小时后的刑侦支队办公室。

    贺姝正和蒋天瑜相对而坐,她一边啃着手里的炸鸡腿,一边冲着对面扬了扬下巴,含糊不清的问道:“说说吧,你怎么确定韩昌和江城市那边有联系的?”

    “还有,那个高小燕到底是谁啊?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静淮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怎么还和江城有牵扯了?”

    难道之前在那边读的警校?要么就是工作原因去过北方的这座城市?

    蒋天瑜不自在的抬起手,用指甲轻蹭了两下眉尾的位置,她倒是不介意实话实说,问题是说出去谁信啊?

    “高小燕,是前段时间江城市发生的一起刑事案件的涉案人,贺队,不如你联系江城警方问问看?”最后,她还是选择了避重就轻。

    也是没有想到,在别人身体中经历过的案子,竟然有朝一日能够和静淮市这边有了联系,任谁来不都得感叹一句‘冥冥之中’。

    这会儿,蒋天瑜不由得有点庆幸自己的记忆力足够好,当初在从吴丽敏手中救下了高小燕之后的随意一瞥,还真派上了点用场。

    太阳花……

    她缓缓地皱起了眉头,总觉得还在别处见过似的,不然当初在看到高小燕的纹身图案的时候,自己也不会那么突兀的问了一句。

    思索良久,没能得到什么结果的蒋天瑜回了魂。

    自打在医院苏醒过来之后,她总觉得脑海中的某些记忆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细密的薄纱,不知道是不是受伤的后遗症。

    抬眼再次看向对面,蒋天瑜这才惊觉贺姝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工位上。

    彼时女人正在举着手机,静静的等待对面的接通,因为按下了免提键,所以整间办公室都回荡着‘嘟……嘟……嘟……’的声音。

    还没等蒋天瑜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手机的喇叭里就传来了一道低沉而又熟悉的男声。

    “喂,你好。”

    即使明知道对方不能够从呼吸判断出一个人的身份,她还是下意识的就憋起了气,甚至连刚刚试图从椅子上起身的动作就僵在了那里,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可笑。

    贺姝自是注意到了她的异常,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发的意味深长了起来:“你好,请问是江城市公安局重案组的祁队吗?我这边是静淮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支队长的贺姝,很抱歉这么晚打扰您。”

    不知道是不是蒋天瑜的错觉,她觉得对面在听到‘静淮市’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了点变化。

    “贺队。”男人的声音依旧清朗,从背景音中还隐约可以听到陆黎那个大嗓门的嚷嚷声。

    果然天下刑侦是一家,不加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是这样的,我们市近期接连发生了两起人口失踪案,经过长达三四个月的侦查,终于成功将嫌疑人抓捕归案。”贺姝组织着语言,斟酌着说道:“经过对嫌疑人的审讯,我们发现了他与你市一名公民高小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想着或许咱们之间可以互相配合。”

    这种跨省市的办案模式在日常的工作当中还是较为常见的,乍一听似乎没什么问题。

    电话对面却沉默好几秒,接着祁子昂的声音再度响起:“贺队,冒昧的问一下,您是怎么知道我认识高小燕的?”

    正常需要案件协查,找上门来的同僚都会主动上报涉案人的详细信息以方便后续行事,而静淮市警方刚刚只提供了一个简单的、重合度极高的名字,明显不对劲。

    贺姝听到这话,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果然是干刑侦的,光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生出了警惕性。

    她抿了抿唇,视线正好和望过来的蒋天瑜的在半空中交汇,看着那双隐约透出祈求的眼,她摇头失笑:“当然是嫌疑人交代的。”

    “如果祁队方便的话,稍后我把相关的信息给您发过去,也麻烦您那边向我们提供一些有利于案件推进的资料。”

    电话另一边的祁子昂好像是被糊弄过去了,没有表现出任何继续追问的意思,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

    蒋天瑜见状,长舒了一口气,四肢也终于恢复了正常功能,蹑手蹑脚的略微弓着腰,准备顺着门缝溜出去。

    然而就在她堪堪走到门前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贺姝的询问声:“天瑜,你要去哪儿?”

    “!!!”蒋天瑜在这一刻,有种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的感觉。

    果然,下一秒电话里又一次传出了祁子昂的声音:“天瑜?”

    “贺队,这么巧,您的同事该不会姓蒋吧?”

    要命!

    蒋天瑜垂下了肩膀,欲哭无泪。

    这种如同被人捉jian在床的心虚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