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19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时间:2022-06-18作者:徐小喵

    _: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19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多分钟后。

    救护车和警车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了现场。

    草坪上原本喜气洋洋的氛围眼下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各路宾客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对着警方扯起了警戒线的那边指指点点。

    而之前被吓晕过去的新娘在医护人员的急救下成功的恢复了意识,刚一睁开眼就扭过了头,使劲干呕了两口。

    接着便一把搂住了旁边的新郎, 在其怀中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还抬着手指着警察所在的方向, 嘟着嘴抱怨着什么。

    见状, 原本倍感担心的四个伴娘顿时觉得被秀了一脸。

    这时, 之前和原主说过话的那个金黄色卷发的伴娘再次开了口:“不过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啊?今天可是贝贝大喜的日子, 用这招缺德不缺德呢?”

    “嗯?”蒋天瑜隐约听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不屑之意,略有些吃惊的瞪圆了眼。

    依着姜南露的记忆,这位伴娘应该是叫柯媛。

    “你是觉得, 这是一场恶作剧?”她若有所思的歪了歪头。

    柯媛一边搓着已经被冻麻了的手, 一边点了点头:“当然了,谁还能真砍了手指然后打成汁喂给贝贝喝呀?再说不过就是颜色和形状做的逼真了些,肯定就是整蛊, 无端的恶心人!”

    另一个梳着又黑又直的短发的伴娘也跟着开了口:“没准是潘泽的哪个前女友呢。”

    潘泽就是今天这场婚礼的新郎, 长得的确高大帅气,一张桃花眼不管看向哪个人, 都是一副眉目含情的模样。

    闻言,柯媛也笑了两声:“照你这么说, 贝贝的那几个前男友也挺可疑的。”

    顿时, 那三个伴娘笑成了一团。

    蒋天瑜拢了拢身上披着的毛呢外套,朝着警戒线的方向瞟了两眼, 表情看起来并不乐观。

    各式各样的人类肢体她见得多了, 更何况贝贝在喝下保温杯中东西的时候, 她就站在对方身侧不足一米的位置, 自然将所有的一切都看的分明。

    那气味,那手指的性状……

    正想着,只听江城市公安局技术科的负责人张叶出了声:“试剂有反应,确定是人血。”

    然后,那名蒋天瑜眼熟的法医也跟着道:“从皮肤组织和骨骼情况等方面综合判断,是人的手指错不了。”

    他们二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算大,可周围的人依然听了个清清楚楚。

    原本还在说笑的那三名伴娘也是脸色大变,之前脸色只是因为寒冷而有些青白,这会儿更是看起来没有一丁点的血色了。

    “天哪……”

    “我都想吐了……”

    “究竟是谁会做出这种事啊?”

    议论声四起,祁子昂正站在法医旁边,不过一双眼却迅速的将婚礼现场的这百来号的人都扫视了一遍:“能判断出来这根手指的主人是死是活吗?”

    法医从助手的手里接过了放大镜,仔细的看了看:“暂时判断不出来,因为从地上这些液体的残渣来看,其中也包含着不少的肌肉和骨骼,我怀疑是用了人的一整只手掌打出来的。”

    “剩下的这截手指,长度还不足两厘米,手指两边伤口平滑,应该是某种尖利的切割工具造成的。”

    “比如说破壁机……所以根本无法用肉眼从切口处的生活反应来判定当事人的死活。”

    “嗯。”祁子昂稍作沉吟,之后转过身去吩咐张叶:“叶姐,你先盯着把现场的相关物证都收集好,再派一组人过去新娘休息室那边提取一下指纹和痕迹证据,至于在场宾客的dna和指纹采集工作,一会儿会有一组人过来支援。”

    张叶应了一声:“好的,祁队,回头等那根手指和血液的dna报告出来了,我再喊你。”

    “谢了。”祁子昂说罢,撩开了一边的警戒线,弯腰出了来。

    陆黎则是赶忙凑上前来,替他捋顺清楚在场这么多人的关系:“新郎叫潘泽,新娘叫贝贝。”

    “那边的八个伴郎伴娘都是这对新婚小夫妻各自的好友,至于其他人嘛,基本上也都是两名新人的朋友和同事。”

    “刚刚咱们组的几个人已经分散看来查看了他们的身份证件,这是在场所有人的身份信息汇总。”说着,陆黎递给了他一个平板电脑,打开的文档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名和身份证号。

    “婚礼……双方的父母和亲戚没有人出席?”祁子昂疑惑的挑了挑眉。

    “年轻人嘛……据说新娘的愿望就是办一场盛大的草坪婚礼,但是又要顾及家里人,所以就是先在这边办个只有年轻人的仪式,稍后回酒店还有另外的仪式,父母亲戚什么的都在那边呢。”陆黎解释道。

    徐立达在一边‘啧’了一声,顺便在寒风中吸了一下鼻子:“四月初的草坪婚礼,这创意属实牛逼。”

    对此,祁子昂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视线在扫过那四名伴娘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停顿了一下。

    四个女孩看起来年纪都是二十五六岁,各个都如新娘那般外型靓丽,妆容精致。

    只一个人尤为瞩目,其他三人都穿着十分凸显身材的一字肩短裙小礼服,对方却裹着臃肿的呢子大衣,时不时的还跺跺脚来维持身体的热度。

    收回了目光,祁子昂点了点手里的平板电脑:“先给那些从来没有接近过休息室的宾客做个笔录,至于那对新婚夫妻、伴郎伴娘和化妆师等确定出入过休息室的,能够接触到那个保温杯的,都让他们回局里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反正距离也不远。”

    陆黎和徐立达相继点了点头,的确不远,这处举办婚礼的室外公园和市局的办公大楼就隔着一条河,甚至站在前面的栏杆边上往西北的方向看去,都能瞧的到大楼上挂着的国徽。

    只要通过那座横跨河面的大桥,就能够顺利抵达市局了。

    不过这个决定,却在新娘那里遭遇到了强烈的反对,理由是她和新郎还要赶回酒店去举办另一个仪式。

    “你们知道什么叫做吉日吉时吗?”眼下,新娘贝贝已经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双手叉腰站在那里冲着面前的陆黎和徐立达比比划划:“我家里可是请了好多大师才定下的今天,想让我配合你们也不是不可以,明天吧,明天我自己开车去。”

    “贝女士,现在的情况是,极有可能发现了一起潜在的命案,警方希望您能……”陆黎试图开口解释。

    “命案怎么了?我也算得上是受害者吧?拜托,我可是结婚诶!”贝贝情绪激动,声音尖锐:“你们想查就去查咯,非拉着我做什么?”

    一旁的新郎潘泽见势不妙,一直想要抬起手拉扯住自己的老婆,可惜直到最后也没能成功。

    他只能试探性的张了张嘴:“贝……贝贝……我早就给酒店那边打过电话了,估计爸妈他们正在往这边赶,还是人命要紧……”

    退一万步说,出了这种事,谁还能又心情继续下去啊?

    现场的宾客看着都是恨不得立刻就能离开这晦气的地方,就算勉强跟着他们一起回酒店了,每个人都拉长了一张脸,他看着还觉得膈应呢!

    谁知道贝贝听到这话,扭头就是一声大吼:“潘泽!谁让你告诉我爸妈的?你知道我因为今天能够拥有一个完美的婚礼,做了多久的准备吗?!结果竟然被一根手指头给毁了!毁了!!!”

    说完,她蹲下身去,双手捂住脸开始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美女落泪总是格外动人,特别还是一个穿着婚纱、头顶王冠的美女,而婚纱前胸处的暗红色脏污,反而衬的她整个人透着些许妖异的美感。

    柯媛等人急忙上前安慰,显得潘泽愈发的手足无措了。

    最终,等到陆黎把一群人带回局里,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

    虽然婚礼现场的大部分宾客都没跟过来,但来的这近二十人就已经把市公安局宽敞的走廊挤的满满当当了。

    静静的坐在长椅上的蒋天瑜悄悄的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大楼里的空调暖风还算充足,吹的人周身暖洋洋的。

    她大概是在几个小时前穿到这具身体上的,那个时候婚礼就已经快要开始了,直到现在她才有一种活着的真实感。

    不过奇怪的是……

    蒋天瑜先是不着痕迹的瞄了几步开外的新娘两眼,随即垂下了头微微蹙眉,目前来看原主似乎也没有什么嫌疑啊。

    忽然,柯媛凑到了贝贝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

    就在蒋天瑜还在沉思的功夫,下一秒,贝贝那尖利的声音就响彻了整条走廊:“姜南露!”

    错愕的抬起了头,她狐疑的看着气势汹汹逼近了自己的女人,只见对方把右手食指伸到了她的眼皮子底下,不客气的质问道:“姜南露,是你对不对?”

    “我?”

    “别装蒜了,你当我不知道你和潘泽有过一段?!”贝贝言辞激烈,漂亮的五官因为激动而有些扭曲:“之前不提是为了给你留点脸,你说!到底是不是为了破坏我们两个的婚礼,你才用了这么恶毒的办法?”

    “亏我一直把你当闺蜜,连结婚都让你做了伴娘,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虽迟但到。

    蒋天瑜抿了抿唇,如果仔细看去,就能发现她眼角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两下。

    “姜南露!你说话啊!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撕烂你的脸?!”贝贝说话间,伸出手就要上前,好在一边的潘泽眼疾手快,迅速的用手臂揽住了她的腰。

    其余人自然也纷纷上前装模作样的劝上两句。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走廊里响起,本来吵闹的众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彻底安静了下来。

    而远处的祁子昂一下电梯,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