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时间:2022-06-18作者:徐小喵

    _:每次醒来都成了嫌疑人 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在屋子里绕了一圈又一圈, 这里空间有限,物品又不多,实在是没什么……

    忽然, 蒋天瑜注意到了窗帘后面放着的东西。

    上前两步,她弯腰拽住了地上的那个黑色水桶,用力的把东西拖了出来。

    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水桶里装着的都是一些用来钓鱼的工具, 长长的钓竿看起来有些陈旧, 表面磨损的厉害。

    蒋天瑜迟疑的用手摸了摸钓竿, 仔细回想了一会儿, 接着脸色一沉就快步的往外冲去。

    在她经过小院的时候, 依稀还能够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声响。

    眼下没有时间能让她去好奇马艳秋家的情况,蒋天瑜出门后记得落了锁, 眼角余光却忽然瞟见了游走在巷弄里的另一道身影。

    此时,那扇在不久前被马艳秋从外面挂上了一把锁的院门正四敞大开的, 她心中便对这个人的身份有了几分猜测。

    看来那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就是对方试图想办法取下门上挂着的锁所发出来的。

    思索间,她的目光瞄了隔壁家的铁门两眼,果然在门栓的上方有着一个能够开合的小窗。

    因为马艳秋走的匆忙,并未把门锁扣上, 是以对方能够顺利出来,也算不得多奇怪。

    “咦?漂亮姨姨~”原本在巷弄里犹如一缕幽魂来回飘荡的女孩在听到声音后,停下脚步转过了身子, 脸上挂着憨憨的笑容,说起话来的语气更像是五六岁的小朋友。

    女孩看起来约莫是二十来岁的年纪, 身上被收拾的很干净, 只是言行举止都有着浓重的违和感, 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能发现她的不正常。

    “姨姨,买糖吃。”女孩说着,歪歪扭扭的就向着她走了过来。

    就在这时,巷子口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道怒喝:“小洁,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你自己出门的吗?”

    马艳秋着急忙慌的快步上前,手里还拎着热乎乎的油条和豆腐脑。

    许是顾忌着一边的蒋天瑜,女人的表情虽然很生气,但好歹说话的语气还是可以的:“小洁乖,妈妈出去买了你最爱吃的油条,咱们回家吃饭了好不好?”

    “跟姨姨再见。”

    女孩很听话的冲着蒋天瑜摆了摆手,马艳秋在扔下一个尴尬到极点的微笑后,母女二人就相偕回到了家中。

    蒋天瑜收回了视线,并没有继续耽搁下去,快步走出巷子后往右一转,又前行了大概百余米,终于看到了一辆停在马路牙子上面的银色小轿车。

    这边树木茂密,周围也有不少别的车辆,是一个不显眼的好地方。

    到了车边,她毫不犹豫的拉开了后车门,迅速的钻了进去。

    前面坐着的陆黎和徐立达双双扭过了头,吃惊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什么情况?不是说好了对讲联系吗?”陆黎说话的时候,顺便抬起手点了点自己耳朵里塞着的迷你对讲通讯器。

    而蒋天瑜那掩盖在长发下的耳朵里也有着一个同款物件儿。

    “我大概知道崔永福有可能会在哪儿了,时间紧急,你快开车!”她伸出手,用力的锤了锤主驾驶座位的后面。

    见她神情严肃,语气焦急不似作假,陆黎也手忙脚乱的发动了车子。

    待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小轿车已经开出去了一个街区,依着耳边传来的低柔女声,他又自然而然的打了一圈方向盘,拐到了另一条大路上。

    心下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事情已经这样了却也不好多说什么,最后只能用眼神示意副驾驶的徐立达给祁子昂打个电

    话。

    徐立达会意,拨通电话后简短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是……好的……知道了……”

    收起手机,他微微侧过脸看向了正在专注开车的陆黎:“祁队说让咱们先过去,他这就带着技术科从局里出发,只要车上的定位一直开着,叶姐就能确定咱们的位置了。”

    “好。”陆黎赢了一声,右脚逐渐下沉,银色的小轿车灵活的在车流中穿梭着。

    没过多久,车子便离开了主路,在郊外的小路上继续行驶了二十来分钟后,就到了一条乡间颠簸的黄土路。

    就在车里的几个人快要被晃晕了的时候,前面终于出现了一个面积不大的池塘,周围枯草丛生,看起来应该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降下车窗,蒋天瑜指了指池塘对面的一个小草棚:“崔永福每天除了和那群狐朋狗友喝酒,偶尔也会出来钓鱼,我因为工作原因对他的日常去向并不是很清楚,这里是我为数不多跟着来过的地方。”

    这片池塘无人管理,地处偏僻,方圆几里地内都没有农田,更没有住户。

    又因为水质不大好,看起来脏兮兮的,闻着还有股刺鼻的气味,所以平时压根没有什么会过来野钓。

    陆黎和徐立达互相之间打了一个眼色,在下车之前,陆黎还特别叮嘱了一句:“呆在车上,不许下来!”

    “……”蒋天瑜坐在那里,下一秒就听到了四扇车门落了锁的声音。

    她看着那两个人摸着腰间的配枪一左一右朝着池塘对面的小草棚包抄了过去,竟也下意识的跟着屏住了呼吸。

    很快,二人就冲到了草棚外,陆黎冲着徐立达打了一个手势,下一秒他们便相继冲了进去。

    过了几秒钟,草棚的帘子被人掀起。

    蒋天瑜无声的呼出了一口气,看样子崔永福和轩轩并不在这。

    很快,祁子昂带着技术科也赶了来,看着对面草棚内外一片忙碌的景象,她悄悄的把车窗摇到了最低,竖起耳朵听着被凛冽的北风送过来的、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祁队,草棚里的确存在有人在此生活过的痕迹,我们发现了一只儿童的袜子,一箱矿泉水,几个面包还有一个用来解决生理问题的排泄桶。”技术科负责人张叶从棚子里钻了出来,走到了站在池塘边的几人身边,开口报告着。

    “除了以上说的那些,角落里还发现了一条疑似用于限制人行动的铁链,我们从链子上提取到了一点人体皮肤组织,稍后回去就能和失踪儿童轩轩的dna进行比对了。”

    祁子昂轻轻颔首:“按照现场的痕迹来看,崔永福似乎的确带着轩轩在这里停留过。”

    “可人呢?而且就这儿?”陆黎眼下的表情多少带上了点嫌弃,实在很难想象崔永福是怎么在这种地方叫嚣着说出挑衅警方的话的。

    大概是看透了他的心中所想,祁子昂敛眉:“叶姐,你之前不是说那两通索要赎金的电话都是通过网络电话拨打过来的?”

    “是,ip都显示国外,无法定位。”

    “这个环境……崔永福像是这么高端的人吗?”

    还知道用网络来隐藏自己的真实方位,对方就算有这个意识,也根本不具备相关的条件。

    这时,正在草棚附近忙活的一名技术员突然喊了一声:“祁队!叶姐,这里有血迹!”

    众人走过去看了一眼,果然那黄色的枯草叶上隐约可见几滴暗红色的圆圈。

    那名技术员用棉签取了一点后,放进了试剂中,之后肯定的道:“是人血。”

    陆黎倒吸了一口凉气:“孩子受伤了?”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联想,小孩子本就喜欢吵闹,崔永福要是被惹怒了,下手没轻没重的十分正常。

    祁子昂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蹲下身去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草丛里痕迹,接着挥手示意技术员把泥土上的鞋印进行提取。

    “叶姐,这几组dna结果出来之后,及时通知我。”

    待到张叶应下后,他转身走向了池塘对面,一个转弯后视线正巧和从车窗里探出来的那颗头撞了个正着。

    “怎么样?有孩子的消息吗?”蒋天瑜顾不得尴尬,仍然维持着这个略有些可笑的姿势问道。

    “我们在草棚里发现了疑似轩轩在这里停留过的证据。”

    言下之意,虽然没能找到,但是好歹来对了地方。

    “不过草棚周围的情况有点可疑,鞋印不止一组,还有一些拖拽的痕迹。”祁子昂皱了皱眉,转过身子倚靠在了车身上,看着对面那依旧在忙碌的众人,目光幽深。

    猛地,蒋天瑜脑海中迅速闪过了什么。

    她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祁子昂虽没有看向她,可脸上却充满了赞赏:“张女士,对于吴寒这个做母亲的到底‘尽责不尽责’,你最有发言权了。不如说说,你觉得她是一个会为了孩子果断放弃离婚财产合法分割的人吗?”

    嘴唇动了动,蒋天瑜虽然不想承认,但最终还是不明显的摇了摇头:“不是。”

    在张宝珠的记忆里,吴寒的日常就是美容、逛街、打麻将,别说对孩子的陪伴了,有的时候轩轩一天都见不到她一面。

    难道说孩子丢了,女人身上的母爱就瞬间觉醒了吗?

    这个解释未免有些过于牵强了,只是碍于她的身份是轩轩的亲生母亲,所以她再怎么崩溃,在外人看来都是合理的。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蒋天瑜轻声询问。

    “在他们家中,你给我看那张镯子的照片时。”祁子昂双手环胸,语气淡淡:“当时也仅仅只是觉得有点奇怪罢了,并没有想太多。”

    “真正让我觉得不对劲地方,在于她得知了林建洲找人bang架轩轩这件事之后的反应。”

    “她接受的太快了,且在说出可以净身出户的时候,没有一丝迟疑和犹豫,就像是……”

    “就像是事先在心里演练过千百遍的。”蒋天瑜接过话茬,神情愈发沉静了:“这么说,她接到绑匪勒索电话后的一连串操作也相当值得推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