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天道神庭 第182章 离开

时间:2018-01-28作者:woniu飞

    陈锋盯着那巫冥血果看了一番,不多久,即是下定了决心。

    手掌一翻,一枚长针出现在手中。

    这是那些收集的杂物之一,长针出手,扎入一颗巫冥血果之中,

    随之拔去,既是有一小滴液体,从果实中溢出,其颜色红润,晶莹剔透。陈锋手掌一招,那滴汁液,既是落在了手中,

    略有迟疑,既是不再多想,张嘴一吸,那滴汁液,既是飞入口中。

    入口有一丝冰凉之感,有淡淡甜味,

    随之入体,变化生出。似是有生命般,那汁液苏醒过来,一丝丝冰凉之意从腹中,开始散发,侵入血肉,脏腑,骨骼之中,然后开始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能量。

    “嗯,”那是一种炙痛,黏在身体血肉,骨骼之中,波及神魂。

    这痛苦深切,而避无所避,

    随之,身体之外,一丝丝血雾之气开始挥散而出,萦绕在陈锋的身体周围,身体的痛苦,难以想象,此般的经历,只有刚开始天赋觉醒的时候,才可相比,

    嘭,陈锋双掌击出,一阵澎湃的掌力,爆发而开。

    随后双脚猛的踏在地面,如钉子般吸住身体,嗯,双手拳头握紧,咬牙承受着那爆涌的灵力肆虐。这般过程,很是漫长,那小小的一点汁液,似是蕴藏了无尽的能量。

    而在这汁液的蔓延之下,似乎整个身体,都是以之为中心,通体连心,吸聚在了一起。身体由疼痛,到逐渐麻木,本心却逐渐清晰了过来。

    祖阙之中,天赋星辰转动,散发明黄色光芒,辉照全身,随之月神灵花虚影显化,融入身体之中。

    这灵花虚影,融入身体之中,既是化作丝丝温和的凉意,所到之处,那暴虐的血果灵力开始变得平和安分,身体一些受损之处,也是被灵花虚影,慢慢修复着,

    到了某一刻,那血果躁动的灵力,终于以这月神的灵花虚影为引,开始与陈锋的身体相融合,显化出一丝丝幽黑色的气体,融入血肉,脏腑与修为之中。

    呼,随着这个过程的进行,那萦绕在陈锋身体之外的血雾,开始回归,隐入体内。

    陈锋的身体之上,沾满血红色的汗水,冒着一丝淡淡的清气。

    盘膝而坐,身体之中的修为,在这过程中,也变得厚重了不少,功法运转,真气呼啸如龙,灌入玄脉之中,身体之中,力量充盈,而有着一丝隐约的黑红色气体,汇入其中。

    似乎在改变着什么。

    “这血果,终究是有些奇怪的,不知是对还是错?”

    陈锋若有所思,只是此时此地的处境,也别无选择,得尽快修炼五易灵光术,离开这里。

    ...

    得巫冥血果之力,暂时,生存下去的问题,解决了。

    有了这次经验,之后再吸食的话,估计会容易许多,只是这东西,莫名有些奇怪,陈锋并不希望承受太多。

    之后的日子,以修炼五易灵光术为主,兼其余的武学,而那七星混元阵,也是被陈锋逐渐的吃通吃透。

    这五易灵光术的基础法诀之中,既是有衍元化生之术,可以说,两种术法,还有其相通之处,

    而那血魄冰峰刀决,在陈锋吃了幽冥血果之后,有了一丝意外的变化。

    以前,以陈锋的修为,重其势,而淡其法印绝学,而且好奇之下,还曾有过尝试,就算催发其绝学,终究功法本源不同,而无法成功。

    而在吃了幽冥血果之后,这个问题,竟是变得很是奇怪。

    似乎,陈锋的修为真气,在沾染了一丝那血果带来的黑红色灵气之后,竟是能开始引动血魄冰峰刀决的绝学法印,

    这...让陈锋感到很是疑惑,细细查看,又没有任何别的异状,

    时光流逝,转眼间,离陈锋吸食第一滴幽冥血果之后,已是过去了两年。

    “五易灵印,凝。”

    小岛之上,陈锋立于五易灵光台之上,双手结出印决,在其身前,有一道灵印起伏,土衍水,水启风,风降雷,雷崩火。以土为引,以火为归。五道灵印悬浮身前,随之流转,相融相生,化为灵印,随之爆发出一阵真品的威芒,

    “收。”陈锋手一扬,灵印回归,隐入灵台。

    “成功了,可以出去了。哈哈。”陈锋静立灵台,三年时光,终是把五易灵光术修得真品层次,久久无语,终是喜意不胜,畅快的笑了起来。

    一望无际的血海,孤岛一人独守,只是为一份牵挂。

    三年时光,他的身体,消瘦了许多。头发已长,衣衫已破,而目若寒星,道心坚韧。

    三年,可谓已涅槃重生,又可谓仍是自我。

    不忘初心,我还是我,无论我经过什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三年时光,陈锋从破入通玄,得丹药火灵芝及幽冥血果之力,修为已是贯通玄脉奇经,气合全身,玄元滋生,步入了通玄后期。

    这般速度,不可谓不快。

    而武学之道,亦是势之境大成,隐约触摸到了意之境的门槛,只是幽幽血海,亘古不变,似乎,没有看到那一丝契机,

    三年时光,后两年,以巫冥血果养体,每月一滴,至此已是二十四滴,陈锋的真气与血液之中,都积蓄着厚重的黑红之气,这黑红之气,与本体融合,而那血魄冰峰刀决,竟是催发自如。

    三年了。是时候离开了。

    陈锋在小岛上,一步步走着,这么久时间,早已用步子丈量,这里的一土一石。一殿一广场,还有一颗树,一个海。是他这段时光所有的全部,

    要离开了,思及过往种种,莫名的泛出一种心酸之感,是不舍,还是为自己难过。

    “我牵挂的人,你们还好吗?我陈锋,还活着,还好好的活着呢。”

    “我,就要回来了。”

    陈锋走到那颗树前,手一挥,终究是把那颗自己吸食了大约小半的幽冥血果采下,算是留作纪念,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广场走去。

    灵台现,法印凝结,五易灵印成,映照时空。

    当那五易灵印的光华,落入那界碑之上,界碑仿似苏醒过来,光华流转,无数的星点,在界碑之上点亮,那是一个个时空通道吗?或者是一个个世界。

    其中,一粒星点光影流转,嗡的一声,一道光华显化而出,凭空凝结出一道阵台,

    “传送阵?”

    天地皆以地脉界源相连,无不可去之地,

    “我走了。”陈锋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小岛,故人离去,它也会会孤独吧,还是从未曾记得。

    陈锋挥了挥手,身形一闪,既是落在那界碑显化的阵台之上。

    光影一转,既是消失了踪影。

    随后,有影影绰绰的战魂,从血海之中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