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天道神庭 第170章 劫法秦寒

时间:2018-01-28作者:woniu飞

    五契之阵,两重破去,破去三重,阵法既是瓦解。

    阵法之内、杀,

    “我不想死。”

    “不要杀我啊!”

    阵法之内,是一个连绵三里的祭坛,祭坛成圆形,中心是一个约有三丈大小的圆台,此时圆台之上,一个黑色的罐子,正好契合着那圆台。

    罐子之中,淡淡的黑气挥散。

    而在这祭坛一半区域,分为五块,与五条黑红色的石道相连。石道的终点,在这祭坛边缘,其中有小孔,往外慢慢的流着什么。

    其中,三条石道所流,为黑色的液体,其中隐约带有些黑色的甲虫,大多是死物,偶尔也有几个活物。而另外两条石道,流的却是鲜红的液体。

    血液。

    那些黑色的或者鲜红的血液,灌入祭坛之中,往前延伸而去。

    慢慢的填充着那祭坛的沟壑。

    这沟壑足有三里,不知道要有多少生灵的血液灌注。

    这血液流转入这祭坛的沟壑。似是书写出一道道文字,符箓,巫祭古符。

    而沟壑的界面,或规则,或随意的陈列着。粗一看去,似很是凌乱,仔细看去,又浑然一体。

    这半面的祭坛,似乎是在刻画着什么。

    而此时在祭坛的中心。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那里,双眼冷冽,头发如道道细小的蛇尾,面目威严霸气。

    他就是魂蟒所化,魂蟒本尊。

    此时,在祭坛之上,还有十来位长麓的修士,被禁制住,跪服在那里。所抓的近五十名修士,已经被杀了三十多,此时只剩下十来位。

    无不目露绝望之力,有的人眼泪鼻涕流了一地。

    “我不想死,不要杀我。”

    “我给您做牛做马都可以,求求您不要杀我,”

    有的人苦苦哀求着。

    “给我快点杀,”此时有两个魂蟒的手下,一男一女两只妖物,正在屠杀这些修士。魂蟒看了眼阵法的波动,已经被破去两重了。虽然剩下的一重,会比较难一点,但是时间不多了。

    “上使的使命还没有完成。那就...给我快点杀。”

    啊,一把匕首,捅入一位修者的胸膛,鲜血翻涌,一条生命被收割。

    那鲜血灌入祭坛之中,最前端的五个沟壑之中,而那尸体,则是丢入中心的一个血池之中。

    “杀...”

    剩余的修者,绝望的看着一个个同伴,被杀害,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一种无限绝望与悲愤的情绪,在流露。

    时间不多了。魂蟒看着那从石道灌入而来的血液,看着这些修士填入的新鲜血液。

    祭坛之上,有隐约的光辉在流转。

    “可是时间还差了点,究竟是哪里出现了意外?”

    嗡,这时那陈列在祭坛中央的奇怪黑色罐子,突然嗡鸣一声,一道虚影显化。随即很快淡去。

    “魂使大人。”魂蟒神色一紧,眼露一丝怯意。

    “魂蟒大人谋划了这么久,如果因为这里出现了变故,那我万死难逃其责。”

    “不行,我得再跟那老道拼一把,争取时间。”

    ...

    此时在巫山地界。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一片黑暗。

    黑云笼罩。一个笼罩在黑色魔气中的身影,在飞驰着。他的身周,萦绕着许多的金色甲虫,气息隐晦而厚重。脚踏一把血红色长刀,如流光般,在山野中飞驰。

    眼前是离巫神古迹不远的一个矿场。

    此番事情,他之前就有过布置,谋划良久。此时也是到了收尾的时候。

    “尔等生于世间,也是一场苦命,早点入轮回吧。杀。”

    这身影一闪,窜入矿场之中,既是见到开始屠戮。矿中三百五十一条性命,顷刻之间收割。血流成河,汇入地面之下。

    杀戮完,毫无迟疑,又飞身至前方,一个山野之间,此地为一狼群聚集之地,虽是狼群,聚集之地,却不知为何,里面还混杂着牛马蛇虫。

    只是这片地方,被人施展手段封禁。没人察觉。

    “杀。”转眼之间,数百兽类屠杀殆尽。

    杀戮完,又往前飞逝而去,一山野小孤村,数十口人。尽皆身死。

    “差不多了。”嘶哑的声音自顾自言语。

    随即见他身影飞逝而去,在一山巅之上停住。

    一件黑红色的玉简,在他的身前飞现而出,繁复的几道手印打出,那玉简竟是迎风见涨,惶惶乎化作一道约十丈之上的阵台。阵台黑芒流转,山野中,出现阵阵时光飞逝的幻影,随即一道河流状的虚影出现在地面。地脉。

    之前屠戮的那些鲜血,尽皆往其中汇入而去。

    此般景象十分的奇特。那鲜血汇入,即急速往远方流转而去。做完这些,这隐藏在黑色魔气之中的男子,既是仰天看着那黑云。似乎喃喃说着什么。

    “这云,为何未散。”

    “嗯?”随即男子一声惊讶,然后往远方看去,目露好奇之色。

    只见远方的山野中,一道莹白色光线追云逐电而来。随之在这魔道身前百米处停了下来。

    “你还是来了、我以为你不会出现呢?”

    光影停驻,显化出一道一丈见方的莹白色阵台,而在其上,一位青年模样的男子立在那里。男子的头发微长。一丝不苟的扎在脑后,身着黑衫,气质出尘而显露一丝清逸之气。

    看上去,面目很是英俊清秀,有着不同一般人的神采。

    而他的双眼目光温和,温润如玉,似乎不带一丝烟火气。此般情形,任谁也不会想到,这男子竟是一位年近两百岁的劫法大修士。

    “秦寒,你终于还是来了。”隐在魔气中的男子,声音嘶哑的道。

    秦寒,秦家一位前辈。学道昆仑,一百多年前,离开昆仑,与秦家断绝关系,隐居长麓,不问世事。在长麓偶然兴致所致,会传一些基础的符阵之术,玄级以上不传。虽是如此,只要有机会,各门各派有些底蕴的,知晓消息的,都会派后辈来长麓。

    如此,白家白芹,林家林芙儿,杨晓等,名家后辈都是因此而来。

    只是他,从不参与世俗之事,于长麓公会,可以说是毫无牵扯。在他手下学习,亦无师徒师生情分。可以说是一个遗世独立的妙人。

    “云起于野,你的罪孽,遮蔽了这大好光阴。”秦寒声音淡然,不见情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