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之天道神庭 第77章 只能喝一碗

时间:2017-11-14作者:woniu飞

    时空金球破碎,封禁消解,洛克被斩杀,

    秦小蝶却是神情警戒,长剑入手,护持四方,

    洛克的剑,刺入陈锋的胸口,并不深,但拔去之后,亦是鲜血翻涌而出,

    秦小蝶小心的拿出手绢和药膏,封住了陈锋的伤口,也给陈锋喂食了丹药,疗伤补气,陈锋的气息,却是不可避免的萎靡了下来,

    就在星辰侵蚀金球的时候,苍澜神女的祝福消去,加持的修为,顿时无影无踪,而这种突兀的消失,陈锋一时无比的虚弱起来,一种反噬之力出现,

    逆天而行,终究需要付出代价,

    秦小蝶神识外放,直到确定那个隐藏在暗处的身影消失,才松了口气,扶着受伤的陈锋,往楼下而去。此时,古堡之中的战斗,都已经到了尾声,最强的几个异族,都被陈锋诛杀,古堡之中,本来被洛克召回的修者,近一半派出去追击杨晓赤木的时候,全军覆没,

    而剩下的十多位,却也是在这段时间,基本被赤木和杨晓清除干净,只有少数的几位逃遁,

    “小蝶,呜呜,”当杨晓看着秦小蝶扶着陈锋平静的走下楼的时候,身上的樱花长裙,已经满是血污的小萝莉,激动的扑了过去,抱着秦小蝶呜呜的哭了起来,

    而古堡外的上空,一阵隐约的波动停驻,随即消失在远方,正是具有隐匿天赋的艾瑞,不知道在洛克被诛杀之后,她为什么没有出手,而是选择离开,

    浩劫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杨晓和赤木等人多多少少受了些伤,

    稍事商议,即都往和平酒店而去,陈锋虚弱的状态,无力再催动紫玉玄光碟,搭乘着秦小蝶的飞剑,生离死别的痛楚之后,两人变得反而平静了下来,彼此轻轻依偎,

    和平酒店。

    陈锋回到酒店之后,洗浴换上干净的衣服,包扎了伤口,然后虚弱的躺在床上睡着了。而其余几人,也都各自疗伤和处理着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陈锋的身体,也恢复了许多,

    早晨醒来,阳光明媚,睁开眼,既是看到秦小蝶温柔的坐在身旁,

    这一觉,睡得很深沉,那个奇怪的梦,随着天赋的觉醒,也没有再出现,

    美美的睡一觉,醒来心爱的人在身边,可以说是很幸福的事情,

    陈锋下意识的抬手握住了秦小蝶的手,入手还是那样,带着几分冰凉,而又柔软,

    秦小蝶轻轻的在陈锋身上靠了靠,很踏实的感觉,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站起身出了门,不多久,返回的时候,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碗,

    脸上,有几分羞涩,“饿了吧,喝点粥,”

    然后声音很低的加了句,“我熬的。”

    陈锋抬头好奇的往碗里看了下,眉头微微皱了下,随即又展颜,不管怎么样,小蝶第一次下厨,我总得吃完,

    虽然,那个粥,看起来有点烟,而且...又有点干的样子,

    “可能不是很好喝,我先尝一下,”秦小蝶拿起勺子,准备尝一下。

    “不用了,肯定很好喝,”陈锋连忙抢了过来,人家第一次做的东西,怎么可以让她尝,必须我来,不出意外的话。

    果然,大小姐的粥,有点点苦,那是烧糊了,还有点点咸。

    三下五除二,陈锋津津有味的样子,很快就吃完秦小蝶端来的那碗粥,

    “好喝吗?”

    “好喝,小蝶心灵手巧。”

    “真的吗?还有,大半锅,我去给你盛,”

    “呃...暂时不用了,我吃饱了。”睡了很久,身体有点乏,我们出去走走,我们好不容易来到清朝末年,还没有去散散步呢,

    “恩,好。你那件衣服坏了,我刚好之前给你买了一件呢,”

    之前刚到任务时空买的衣服,昨天一架,不可避免的把衣服弄脏损坏了,满是血污和破洞,秦小蝶也是细心的想到了这点,给陈锋买了件衣服,

    白色的羽衫,银灰色衣领,配上腰带,陈锋穿上之后,把头发一束,

    眉目清秀,气质出尘,

    然后两人就牵着手,走出了房间,

    齐云山玉虚观的赤木等四人,也在和平酒店下榻,路过他们房间的时候,陈锋往房间里糗了一眼,好家伙,被窝叠的整整齐齐,玉虚观应该是个好观,等回去了,一定找个时间去齐云山看看他们的饮食起居。

    经过昨天一战,陈锋跟玉虚观的几位道友,倒算是相互认识。江湖路远的,相见即缘,赤木为人也本分,陈锋觉得是可以结交的人,

    两人下了楼,看着楼下的大道,陈锋不由怔了怔神,昨天的一幕幕,仿若如梦远处,又近在眼前。

    两条生命,就那么死在眼前。那个小孩,还有烟头,

    有时候,真的不能不感慨命运,生死无常。

    自己在这里觉醒天赋,自己在这里得到神兵,遇见苍澜神女,遇见兮月,

    想到那个亲切的叫自己大哥哥的小女孩,陈锋不由想去见上一面,她可是神女说的,神教唯一的传承人,看来,苍澜神教,是因为某些原因,毁灭了。

    学堂中,院长老者正在授课,那名幸存的女老师,则在老师的办公室,眉目清秀,正在低头写着什么。办公室简单朴素,放着不少书籍,也挂着几幅字画,冷冷清清却也热热闹闹,满屋子的书卷气。

    陈锋和秦小蝶跟女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不自觉的走到了课室门口。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老者正在给孩子们上古文课,陈锋的眼眸,微微扫过课室,扫过那一张张稚嫩的,倔强的脸盘,看到了那扑面而来的孩子气,看到了满学堂的志气,看到了,隐隐的民族傲气。

    华夏民族,在风雨飘摇中,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终将觉醒,终将抗争,

    当汹涌浩大的心愿与念头,划破华夏沉郁良久的天空,星星之火,将会点亮新的时空,改变命运,

    那是那时候,无数人的心愿与抗争。能够见证,不亦说乎。

    陈锋手不自觉的紧紧攒着秦小蝶,心里有些失神,再回头,想到那个小女孩,却怎么也没有看到。她似乎消失了,还是没有出现过。

    那个叫兮月的女孩,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