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97章 大唐新风裳

时间:2020-11-18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宿醉总会让人头疼,即便是心情愉悦的宿醉。

    当李世民揉着太阳穴从龙榻上坐起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叫道:“王弟,咱们再喝过。”

    守了半夜的长孙无垢快步走来,笑吟吟的说道:“还喝呢,承范可是醉的被侍卫抬着回去。”

    长孙无垢亲自端来水,试了试水温,温柔的给李世民洗漱着:“倒是许久未见二郎如此开心了。”

    李世民笑道:“王弟昨个提出自愿留在长安,以后朕身边也多了个能说话的人,自然开心。”

    “什么?”

    长孙无垢拿丝绢的手一顿。

    李世民接过来擦了几把脸,忽然一脸狐疑:“不对。王弟自入京后便一直与朕赌气,为何突然想开了?”

    “来人,传内卫,把江夏王最近的行程呈上来。”

    “是。”

    李世民声音刚落,守在外面的太监立刻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李道宗的行为太过反常,李世民和长孙无垢两口子皆是满脸疑色。

    等内卫的折子送到,两口子拿起折子,并肩坐在一块看着。

    “宗秀!又是宗秀!”

    李世民丢开手中的折子,脸色复杂。

    长孙无垢唏嘘道:“这个宗秀到底有何神通,竟连承范的心都能改变。”

    两口子现在又气又喜。

    气的是李道宗自愿留长安,和私下约见宗秀有关。

    喜的也是李道宗自愿放下手中的权力,留在长安养老。

    李世民更加大力的揉着太阳穴,也不知是因为宿醉头疼,还是因为宗秀头疼。

    “二郎,这事……”

    长孙无垢纤长的手指点在‘宗秀’的名字上。

    李世民微微犹豫了会,叹道:“罢了,虽不知他和王弟到底说了什么,可王弟能留在长安,去了朕一块心病,也算他立了一功。”

    “那承范呢?”长孙无垢又追问道。

    李世民想了想,快步走到龙案前,拿起朱笔写了封圣旨。

    开头一堆挽留的话,最后的点睛之笔却是:既然王弟你有心修养,朕也不是无情之人,就随了你的心。可朕也不想愧对兄弟,赐点金银珠宝供你养老,王号不变,俸禄也照给,再赐你长安城内的宅院十座,反正除了兵权,赏赐了一堆虚头巴脑的东西。

    皇宫这边,李世民写完圣旨,正想着由谁去传旨,显的他比较重视这件事。长安城那边,宗秀正坐着马车向《长安周刊》的铺面赶去。

    今天的宗秀穿着极为夸张,顶好的丝绸长袍,背后绘着山水,袖子和下襟写着诗歌,就连身边的姜晨也是一样装扮,只是没有宗秀那般夸张。

    下了马车,姜晨磨磨唧唧的不好意思进。

    “咋了?”宗秀看出姜晨的心思,故意不点破,反而笑眯眯的问道。

    姜晨尴尬的看着大袖上印的诗词:“会长,我一介武夫,穿这个哪好意思见人。我就不进去了,免的石虎看到笑我。”

    “嘿嘿,这不挺好看的嘛?”宗秀拖着姜晨就往店里走,边走边说:“放心,石虎笑你不了,他也穿着呢。”

    “啊……”

    “啊什么啊,我让成衣厂做水墨长衫自然是要赚银子的,这叫大唐‘新风裳’。一会都和我去逛街,哪里人多往哪走。秋闱将近,天南海北的士子汇聚长安,正是咱们打响名头的最佳时候。”

    《长安周刊》的店铺内果然和宗秀说的一样,上到姜石虎,下到打杂的伙计,连同新招的打手,几十号人都穿着姜家村成衣厂连夜送来的衣服。

    “见过会长,会长好!”

    见宗秀进来,七八十号穿着形形色色长袍的伙计纷纷起身,别别扭扭的行着书生礼。

    这礼做的有几分样子,可人……

    宗秀叹了口气,人就算了吧,别指望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的大老粗穿出书生意气。

    “好了,该忙忙去,石虎,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宗秀之所以进军‘制衣界’,因为做衣服最简单。买来布匹,交给印刷厂用特定的油墨印上字,再让姜家村的妇人们裁剪就行。

    姜晨见大家和自己穿的一样,尴尬少了许多,再次打量起自己的新衣服,感觉还不错,有几分意境。

    “会长喝茶,上好的龙井,昨个刚到的货。”

    姜石虎提了个茶壶过来,国字脸上眉笑眼开。

    可不就眉笑眼开吗,自从新的员工福利下来,他一个月例钱加分红有几两银子,比原来在地里刨食一年赚的都多,恨不得把宗秀当祖宗供着。

    “会长,你可是有些日子没来了。今年陛下特开秋闱大考,进京的士子陆陆续续多了,我寻摸着要不要让姜伯把原来几期的报纸再重印一次,毕竟还有很多人没买到原来的报纸,听说原先买过报纸的正高价转让,一份第一期的报刊都叫价二十文了。”

    “你是掌柜的,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就成。”

    宗秀顺口说道,毕竟手下的人学会自己思考,这是好事。也省得他事必躬亲,亲力亲为。

    姜石虎咧嘴一笑:“得嘞,那我就让人给姜伯传话啦,原来的报纸每期再印一万张。”

    宗秀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他秉承的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既然让姜石虎当掌柜的,只要账目对,别的他不管。

    得了许可,姜石虎更是高兴,宗秀忽然问道:“石虎,最近进京的士子有多少,都在哪里下榻?”

    姜石虎答道:“有不少吧,我天天看着铺子出去的少,具体多少就不知道了。只是听卖报的孩子们说,最近怀德坊和侍贤坊那边报纸卖的最好,有好多生面孔,许是来参加秋闱的士子。”

    “怀德坊,侍贤坊?”宗秀不禁嗤笑:“这群封建迷信的臭老九,住个店还挑地方。”

    尽管听不懂宗秀在说啥,可会长都笑了,姜石虎也跟着傻笑。

    宗秀忽然起身道:“石虎,让伙计们收拾收拾,一会跟我逛街。”

    “逛街?逛街要收拾啥?”姜石虎傻傻的问道。

    “……”

    宗秀白了一眼,气道:“你也不看看自己招的都是什么人,公子衫都被穿出流氓气息了,不收拾下能出去见人吗?快去,让他们好好洗洗脸,再把头发梳梳。实在不行去对面敲门,喊几个歌姬过来帮忙拾掇拾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