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96章 皇宫的酒

时间:2020-11-18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宗秀依稀记得,李道宗后来因为卷入房遗爱谋反案,坐罪流放,病死途中。

    而李道宗刚为了还他恩情,要帮他杀了崔贤文,宗秀也不想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晚节不保。

    反正该说的都说到了,至于李道宗如何取舍,那就看他自己。

    宗秀拿起筷子招呼着易倾情吃饭:“丫头过来,今天一定要多吃点。哈哈,江夏王爷亲自下厨做的饭一辈子能吃几次,快吃,快吃。”

    易倾情也放下吃饱了闹困的金虎,笑吟吟的坐在旁边开吃。

    主仆二人吃的欢畅,而李道宗却像个木头一样坐着一动不动,双眸中带着纠结和为难。

    等宗秀吃饱喝足了,看了看天色:“王爷,这天也不早了,若没旁的事麻烦让船靠岸,我回去还有事呢。”

    李道宗没有立刻答应,若有所思的问道:“宗大人,若我主动向陛下提出留在长安,余生如何?”

    “都自愿当安乐王爷了,陛下还能为难你不成?”

    宗秀说完,复又坏笑道:“王爷以后若是无聊,不妨带几个家丁逛逛街,干点吃霸王餐、欺男霸女的勾当。嘿嘿,人这一生很短,不多尝试几种活法,岂不是白活了?”

    “……”

    易倾情白了宗秀一眼,面带娇嗔。

    李道宗‘呸’了一口,笑骂道:“好你个宗秀,胆敢如此和本王说话,我现在还是王爷呢。”

    “嘿嘿,这不是知道您老性情好嘛?”宗秀不咸不淡的拍了个马屁,又道:“反正你也没啥梦想了,回封地和在长安没啥区别,在哪过不是过,何必为了点虚无缥缈的名声和陛下闹的不愉快。”

    “也是。在哪过都是过,怎么活都是活。打了半辈子的仗,我也该休息休息了。”

    李道宗也是个果断的人。

    就像宗秀说的那样:他现在位极人臣,若再有理想和报复,那就是称帝了。

    然而大唐都是他们老李家的,谁当皇帝不一样?何必为了个名头去冒险。

    李道宗吩咐牛寒山把船撑到岸边,目送宗秀和易倾情上了马车离去,立刻转对牛寒山道:“你先回去和婉秋说一声,我今晚进宫与陛下喝酒,明日回去。”

    “王爷……”

    牛寒山张了张嘴,像是在担心什么。

    李道宗笑道:“莫慌,此次入宫百利无一害,去吧。”

    皇宫。

    李道宗赶到皇宫的时候,天已经黑透,李世民原本正在批阅奏章,听到值守的小太监说江夏王爷求见,也是一愣。

    在李世民印象中,自从他把李道宗招入长安后,这个兄弟就和自己赌气,向来是无诏不进宫,今个咋一反常态主动求见了?

    “难道他想回封地了?”

    李世民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兄弟没犯过错,即便他找各种理由把李道宗留了两个多月,早晚也要放回去。

    “罢了,罢了,若他开口,就准了他吧。”

    李世民叹了口气:“宣。”

    “是。”

    小太监又快步跑了出去。

    不过一会,李道宗拎着两探子酒,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二哥,今个王弟想和你喝个痛快。”

    李世民第一个感觉就是:反常!太反常了!虽然他和几个堂兄弟感情不差,可自从他当了皇帝,就没一个敢拎着酒坛子找他喝酒的。

    李道宗走到龙案前,把两坛酒摆上,顺手撕开泥封,又从怀中取出小银碗从两坛酒里各舀了半碗,径直喝下。

    “哈哈,果然是好酒。二哥,这酒是我从你的御膳房拿来的,今个借花献佛,你别介意。”

    李世民见李道宗先喝了,用的还是银器,当下笑道:“都是自家兄弟,分什么你我,太生分了。对了,王弟今日所来何事?”

    “先喝酒,喝完再说。”

    李道宗直接把一坛酒推到李世民面前。

    “二哥,还记得小时候咱们偷喝爷爷的酒不?”

    忆起小时候的事,李世民情不自禁的笑了:“是啊,那时候咱们兄弟几个抱着坛子学大人喝酒,最后醉倒在酒窖里,被发现后挨了好一顿打。朕还记得当时大……”

    说到这,李世民戛然而止。

    李道宗当然知道李世民想说什么,可那种事都发生了,改变不了什么,拿起坛子和李世民碰了一下。

    “如今都半百的人了,想那么多作甚。来,干一个。”

    ‘咕噜咕噜’

    两人各自抱着酒坛喝了满满一口。

    李世民也许久没有如此喝酒,还是和自家兄弟,直接吩咐小太监关了殿门,俩人也不要菜,坐在台阶上靠在一起,喝个不亦乐乎。

    酒喝多了,话也多了,俩人天南海北的聊着,从现在聊到过去,还不时相互拿出对方小时候的糗事出来互糗。

    约莫喝了两个时辰,李世民满脸通红,亲热的揽着李道宗的肩膀:“承范,朕知道你气朕把你留在长安不让你走,若你想回去了,你就和朕说,朕也不会拦着。”

    李道宗醉醺醺的瞪着俩眼:“二哥,你这就错了,我可没气过你。”

    “那你今天不是来和朕辞行的?”

    “不是啊,我是来和你叙旧的,而且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啥?”

    李世民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二哥,其实我早想明白了,这些年为了咱大唐的天下,王弟我打了半辈子的仗,整天劳心劳力,也没个闲暇。现在孩子们大了,也能替咱们分担下。我打算把封地交给应儿,从此之后我就留着长安养老。”

    李道宗说的热切,拉着李世民的手道:“咱们兄弟都一把年纪了,原来战乱的年月聚少离多。如今天下归唐、四海升平,自当好好聚聚。二哥,若你不嫌弃,就让我留在长安。这住的近了,也能长走动,寂寞了还能有个人说说心里话。”

    “承范……”

    李世民激动了,嘴唇微微抖动。

    酒精的刺激、回忆的伤,加上李道宗诚挚的言语,李世民赫然发现自己真的孤独。

    古之帝王,多称孤寡,可谁又想当真正的孤家寡人呢?

    年过半百,有个聊的来的兄弟在身边,有空说说话,多好的画面?

    李道宗放下酒坛,起身一鞠到底:“二哥,我年纪大了,想清闲几天。如今就这么一个心愿,万望恩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