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95章 江夏王设局

时间:2020-11-18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正喂金虎喝鱼汤的易倾情手腕一抖,汤洒在金虎毛茸茸的肚皮上,小家伙极力抱成球,想添肚皮上的鱼汤。

    易倾情回过神来,急忙取出手帕,擦拭着黏在小家伙毛发上的汤汁。

    李道宗看着宗秀唏嘘了好一会,不知是妒忌宗秀有这么忠心的丫鬟,还是在震惊宗秀太容易相信人。

    宗秀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李道宗。

    他在等一个答案,来印证他心中的猜测。

    因为李道宗已经承认他和博陵崔氏之间没什么仇怨,更未曾听说崔贤文得罪过李道宗,所以李道宗不可能平白无故想杀崔贤文。

    若是他猜的那个原因,那倒是欠了李道宗一个天大的恩情。

    “其实我想杀他,是想还你一个人情。”李道宗淡淡的说道:“上次麟德殿内,若非你的出现,我们父女俩就要天各一方了。”

    宗秀心中微叹:果然是想帮我。

    李道宗的声音带着哀愁。

    “婉秋她娘去的早,临死的时候还拉着我的手,让我好好照顾这个女儿。然而吐蕃和吐谷浑数月前传书来大唐,说要派使节朝拜,信里有求婚的意思。”

    “可陛下……”

    李道宗叹了口气,为人臣子的有些话他就算知道也不能说。

    “皇后娘娘有收婉秋为义女的心思,就让我带着婉秋入京。”

    “哎,本王虽不想把女儿远嫁,可也没办法。好在你的出现,断了陛下和亲的念想。这份恩情本王自然要还。”

    “本王已在长安闲居数月。听说你和崔贤文有过节,而你既无身家,又无背景,得罪了他,早晚落不到好。本王知道崔贤文今日会来游湖,这才约你前来……”

    “嗯?所以你根本不是找我钓鱼的?之前也是故意躲在船舱里不出来,等我们闹起来再出场喽。”

    宗秀瞬间反应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李道宗早计划好的。

    李道宗解释道:“我听说崔贤文这人睚眦必报,他和老长孙的闺女游湖,与你碰到,少不得发生口角。只要你忍住不过去,他必会指使家丁上我的船。如此一来,便是刺杀王爷了,这罪名够掉脑袋的。”

    “……是不是太过了?”宗秀无语。

    李道宗哈哈一笑:“本王平生最不喜的就是欠人情。一头食铁兽就还了恩情,那是说笑。反正本王这次进京怕是回不去了,索性心一横,帮你杀了崔贤文,谅博陵崔氏不敢和本王闹,陛下那边也会因强留本王在长安,而于心有愧,不会动我。”

    “用我最后的权力还你个人情,这买卖不亏。你小子胸有沟壑,未来成就定然不低。我帮你杀了崔贤文,如此也算卖你个好,日后你爬了上去,也方便照顾我这个困居长安的安乐王爷。哈哈……”

    说到这里,李道宗笑了,只是笑声很苦,带着凄凉。

    宗秀幽幽的叹了口气,和他猜的一样:李道宗是想帮他,才故意要杀崔贤文的。

    难怪时间点卡的那么好,先前他和崔贤文闹那么久,李道宗也不露面,直到崔贤文让护卫登船才跑出来,人还没看到就先喊什么‘胆敢行刺本王’的话。

    而且宗秀总算明白他刚上船那会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了——原来是画舫上没插‘江夏王旗’,也没有任何标识身份的印记。

    自古以来,豪门大家,权贵富商都有族徽,家徽,可李道宗约宗秀钓鱼的画舫上什么都没有,以至于崔贤文没认出李道宗的船。

    这摆明了是挖好坑等崔贤文跳啊。

    见宗秀不说话,李道宗问道:“现在能说说你在做什么决定了吧。”

    宗秀端起桌上的酒壶亲自起身给李道宗倒了杯酒:“说来也巧,我和王爷一样,也不喜欢欠人情。”

    “什么意思?”李道宗面带疑惑。

    宗秀咧嘴一笑:“若在下没记错,王爷是陇西成纪人。太祖曾孙、太上皇的堂侄。一生功勋卓著,为大唐王朝的统一和开疆拓土立下赫赫战功,与赵郡王李孝恭并称为贤王。”

    见宗秀将自己的过去如数家珍,一一道出,李道宗点了点头。他是皇室宗亲的事世人皆知,宗秀能说出来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不知道宗秀说这话何意?

    宗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王爷,你有心帮我,这恩情我记下了,所以后面的话,句句肺腑,若不中听,你就当是酒后闲谈;若听了受用,就当我还你的恩情。”

    李道宗用两根手指捏着酒杯在手里把玩,他也不喝,一双丹凤眼凝视着宗秀。

    “早听说宗大人有经世之才,上次麟德殿内一见,发现宗大人眼界也很长远呐。今晚不管你说了什么,我保证只入咱们三人之耳。”

    “好!”宗秀猛地问道:“我想问王爷,你这辈子追求的是什么?”

    这话问的太笼统,这辈子的追求是什么?李道宗犹豫了,他到底追求什么呢?

    论地位,他已经是王爷,陛下有十多个男丁,他若想更进一步,除非行那大逆不道之举。

    论财富,虽称不上富可敌国,不如柴家富有,可他的钱也够他子孙数代挥霍了。

    所以,他还追求什么呢?

    李道宗转酒杯的手停下了。

    宗秀压低声音说道:“陛下招王爷入京,为的是什么,想必王爷也清楚。”

    李道宗脸色微变。

    宗秀又道:“有些话陛下没说,没不代表他没这么想。如今陛下迟迟不肯让王爷返回封地,其实也是在等一个机会。在下当然相信王爷早晚有回封地的一天,只是即便王爷你回了封地又如何?陛下不高兴,你也过的不安稳。”

    “那依你之见呢?”

    李道宗端起酒杯轻抿一口,看向宗秀的眼神带着深思。

    宗秀呵呵一笑:“若依我之见,若王爷没有更大的追求,不如放手吧。”

    “放手?”

    李道宗闻言一愣。

    “对,就是放手。”宗秀嘿嘿一笑:“王爷战功赫赫,位极人臣,如今被陛下招入长安,若能主动放手,陛下那边定然欢喜,说不定几番客气话后还会给王爷厚赏。”

    “你都主动提出留在长安了,陛下还好意思收回你的封地吗?王爷也不缺儿子,挑一个出来管理,封地还是你的,钱财也不缺你的。而王爷在陛下心中的地位亦会水涨船高。所以在下觉得王爷若没有更大的追求,还是放手的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