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92章 仇人相见

时间:2020-11-16作者:就是头铁

    宗秀问完,见李道宗不回话,顺手拿起旁边的鱼竿坐在李道宗身边,拎起鱼竿看了看钩,见上面挂的是田螺,不禁打趣:“王爷这是准备守大嘴青啊,钓鱼都钓大的,志向果然不小。”

    李道宗也不搭话,对牛寒山道:“把船撑到湖心去,刚我就瞅见那边有大鱼出水,今天肯定能捞上来大的。”

    画舫荡开水面,直奔李道宗说的点而去。

    易倾情站在宗秀身后,紧紧的抱着不断挣扎的金虎,防止小家伙窜到湖里。

    等到了湖心,宗秀和李道宗俩人各架一竿,都不开口说话。

    水面上,芦苇杆做的鱼符随波起伏,过了好一会,宗秀耐不住寂寞,又问道:“王爷,你不会真是喊我来钓鱼的吧。”

    李道宗呵呵一笑:“咱们现在不就是在钓鱼吗?”

    宗秀:“……”

    感情还这真是钓鱼。

    又过了一会,忽然听李道宗淡淡的说道:“本王奉旨进京,在长安城中能说上几句真心话的没几个,现在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封地,如今除了钓鱼能干什么?这不前些日子见你也善垂钓,这才找你一起。”

    “……”

    宗秀明白了,李道宗这是憋的发慌,闲的无聊了才喊他来钓鱼啊。

    想想也是,一个奉旨进京的王爷,远离封地,在天子脚下过日子,能开心才怪。

    尤其是李道宗这等级的皇室王爷,找其他国公唠嗑吧,人家会怀疑他是不是来替李世民打探口风的;又或者担心和他走近了,被圣上猜忌。

    天天进宫和自家兄弟闲聊吧,时间长了,又要担心哪句话说的不对,被李世民所恶。

    想回自己封地吧,没圣谕擅自立京,也会被李世民治罪。

    所以李道宗最近过的肯定很无聊。

    宗秀握着鱼竿直叹气,他感觉李道宗过的比他还憋屈。别看官位比他高,乐趣却连他的一半都不如。

    “你叹什么?”李道宗忽然问道。

    宗秀哼哼道:“没啥,突然发现官当大了未必是好事。”

    这话一出,李道宗也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两人又钓了一会,就见湖面上的芦苇杆猛地一沉,宗秀急忙一拽:“哈哈,大家伙上钩了!”

    李道宗也丢开鱼竿帮忙:“别太用力,小心断了线。”

    “省的,我遛鱼技术刚刚的。”

    钓鱼的人都喜欢提竿的乐趣,更享受钓上大鱼的成就。

    宗秀原来倒也喜欢钓鱼,可那时候钓鱼的人太多,湖里河里都被钓光了。平日里也就和朋友一起趴河边野钓,拉上来的连斤都不上,大多数是二三两的小鲫鱼。

    现在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大唐,钓鱼的闲人少,水里也有大家伙,宗秀自然欣喜。

    手中翠竹做的鱼竿被拉成‘弓’形,沉重的手感异常带劲。

    李道宗一边嘱咐着宗秀别拽的太用力,一边高呼着让牛寒山撑船,跟着鱼走。

    就这样,一人一鱼僵持了小半个时辰,鱼累了,浮出水面,宗秀才趁机提杆,把鱼拽上来。

    被钓上来的是一条大青鱼,足有十来斤重。

    被易倾情抱在怀里的金虎看到大青鱼,更是喜的“吱吱”叫,小短腿不断的扒拉着,想扑过去。

    李道宗直接上手,用两根手指勾住鱼塞,拎在手里颠了颠:“哈哈,够分量,晚饭有着落了。你先钓着,我去收拾鱼。”

    “嗯?你亲自做?”

    宗秀从未想到一个王爷会亲自做鱼。

    李道宗拎着大青鱼,也不嫌脏,笑眯眯的说道:“不行吗?我这个人喜欢钓鱼,也喜欢做鱼,更喜欢吃鱼。小子,你今晚有口福了,要是你一会再钓上来个王八,我给你煲个汤。”

    李道宗说完,提溜着大青鱼就往船舱里走,哪还有一个王爷的样子。

    宗秀笑了笑,又拿起鱼竿坐在船头。

    李道宗走了,船头就多出一个凳子,易倾情搂着金虎坐了下来,先拍了下金虎不老实的脑袋,训道:“再不听话一会就把你炖了。”

    “咩咩……”

    金虎张着小嘴巴发出羊叫声。

    易倾情大惊:“公子,它是不是羊奶喝多了,怎么学羊羔儿叫了。”

    宗秀哈哈大笑:“慌什么,熊猫能发出十几种声音,咩咩叫是撒娇呢,可能因为你刚才打它了。”

    “真的?”易倾情两手夹着金虎举起了打量。

    宗秀看了一眼,道:“等它长大了,发出犬吠声,那说明生气了,千万要注意别让它咬了。”

    “它还会学狗叫?”

    易倾情更稀奇了,金虎配合的‘呜呜’两声,张牙舞爪的卖萌。

    日头西斜,湖面上泛起金色的波光,微风拂面很是舒爽。

    画舫内已经传出香气,看样子李道宗已经动上手了。

    宗秀和易倾情坐在船头,见半天没上鱼,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眼看夕阳渐半还没鱼上钩,宗秀干脆把鱼竿一丢,和易倾情逗着金虎。

    “咦,食铁兽?没想到长安城内还能见到食铁兽。”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突然出现,更有一个女子的声音欢喜道:“好可爱啊,就不知这东西哪买的。”

    先前男子的声音再次出现:“聘婷若喜欢,我便买来送你。喂,船上的家伙,本公子出五十两,你把食铁兽给我。”

    宗秀这会正蹲在地上面对船舱,张开双手时不时推想往水里窜的金虎一个跟头,防止小家伙掉到水里。

    听到声扭头一看,嗨,老熟人了!只是这个老熟人是对头。

    崔贤文看到是宗秀,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原来是宗大人。宗大人真是好兴致,任着国子监的职位,每天不去上课,反而在此地携美游湖。”

    宗秀起身抓起金虎,丢到易倾情怀里:“看好小家伙,别让它掉水里了。”

    说完,宗秀才转身对也坐船游湖的崔贤文不咸不淡的说道:“崔大人身为内常侍,此刻不也在携美游湖吗?”

    崔贤文傲然道:“本官和你可不一样。此乃长孙大人之女——长孙聘婷!本官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来陪长孙姑娘游湖的。”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