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91章 天下会的真正意义

时间:2020-11-16作者:就是头铁

    自古以来,帝王最忌的就是兵法大家。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王朝在夺取天下后,会找各种理由杀掉善于攻城掠地的将军,重点厚待善守不善攻的将领的原因。

    因为打天下需要进攻的将军,坐天下只要会守的就行。

    一个什么兵法都擅长的将军,那绝对活不长。

    宗秀心道:靠,老子没自保能力前去绝对不会去当什么兵法大家。就算要当,也等有了自己的人马后再当。

    宗秀现在全力发展天下会,什么舵主管一道、堂主管一郡、副堂主管一县的制度,除了是为了赚钱,其实还有一个目的!

    人!

    招足够多的人!

    在他的商业帝国宏图里,所有的伙计都是16-40岁的男人。

    16-40岁什么概念?

    青壮年!

    当他的生意遍布全国所有的州县,各行各业都有他的人的时候,一声令下能调动的绝对超过三十万人。

    而他也有的是办法藏兵于民,让老李发现不了他的真实目的。

    穿越到大唐,活在皇权时代,宗秀虽不想造反当皇帝,可他也不介意在皇帝想杀他的时候废掉皇帝,再立一个出来。

    这才是‘天下会’的真正意义!

    只是这最深层的意义宗秀没和任何一个人说,连他最疼的易倾情都没说。

    程咬金见宗秀推脱,只当是在谦虚,亲热的揽着宗秀的肩膀,夸道:“老弟可以啊。哥哥我果然没看错人,你小子是个人才,有能耐。嘿嘿,赶明个我就给陛下上书,把你调到我们军中来。啧啧啧,明明一肚子的兵法谋虑,当啥教书夫子!”

    “可别!老哥哥,你要真为我好,就别把今天的事传到陛下那里。”

    “咋,你不想当个将军什么的?”李世绩好奇的说道:“凭你刚才的应答,在军中磨炼几年,再打几场漂亮的胜仗,本帅的位置都能给你坐。”

    宗秀翻了个白眼:“当元帅有啥意思?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赚数不完的钱,然后带着丫头周游世界,想去哪就去哪。”

    “……”

    程咬金和李世绩齐齐骂道:“胸无大志!”

    宗秀也不反驳:“就当我胸无大志吧,只要你们两位老哥哥现在别和陛下说就行。非说不可的话,能不能等两年?再过两年,你们哪怕和陛下说我是神仙都成。”

    李世绩张了张嘴,正要发问,就见远处一批黑马带着滚滚烟尘急速而至。

    等看清来人,李世绩和程咬金对视一眼。

    “牛寒山?他咋来了?”

    来人是李道宗的贴身侍卫牛寒山。官职虽不高,可在大唐权贵层里也算是个熟面孔。

    宗秀看到牛寒山,也是疑惑,莫不是又有人给李道宗送熊猫了?

    牛寒山一骑快马,赶到江边时,见李世绩和程咬金也在,当即翻身下马和二人见了个礼,又对宗秀道:“宗大人,我家主人想请你到渼陂湖钓鱼,不知你可有时间?”

    “我太有时间了!”

    宗秀发现牛寒山来的真是时候。

    乖乖,再被李世绩和程咬金劝下去,保不齐真被弄到行伍中去。

    “渼陂湖是吗?等着,我现在就让侍卫套车。”

    宗秀说完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叫:“姜晨,快套车,今个啥都不干,就钓鱼!”

    雄浑有力的呐喊声响彻在整个姜家村上空,所有人都在纳闷:啥情况?没听说过会长喜欢钓鱼啊。

    牛寒山话已带到,又和李世绩、程咬金打了个招呼策马而去。

    李世绩和程咬金站在原地,都是一脸无奈。

    “三哥,这事要不要和陛下说说?”

    程咬金突然喊起了原来的称呼。

    “你心里不是有决定了吗?还问我做啥。”

    李世绩抢过程咬金手里的书往怀里一塞,翻身上马。

    程咬金跟着上马,笑呵呵的说道:“三哥等等我,我就是看那小子实在,不想他英年早逝。”

    李世绩两腿一磕马镫,马儿吃痛长嘶一声迈开四蹄疾驰而去。

    风声之中,飘荡着李世绩的哀叹声:“奇人有奇行,宗秀藏的太深,我看不透,陛下也看不透。若他锋芒太露,必遭帝妒。”

    程咬金却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相信他有自己的打算。三哥莫要忘了李道长辞官赶往蜀中那晚留下的谶言。李道长都是半个神仙了,和俺干弟弟见一面都能辞官,这说明啥?这说明俺干弟弟道行比他高。”

    正打马疾行的李世绩脸色变了。

    那晚御花园宴会他也在!那晚的李淳风也很反常!

    是人非人,非此世间人,不为天上仙,便是域外魔。

    李淳风留下四句谶言后,便和李世民请辞,说已遇到仙缘,打算从此遁世修身,以求飞升。

    李世绩更记得那晚李世民的脸色:激动和恐惧!

    最后李世民更是给李淳风下了最后一道圣谕:想辞官是吧,想成仙是吧,可你享受了朕多年供奉,现在想一走了之不可能。你要给朕做最后一件事。

    就这样,李淳风带着圣旨,连夜赶往火井县。

    算时间,这会也该快到了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李世绩和程咬金这边正想着怎么和李世民解释兵法没传出去,宗秀那边已经坐上马车,先回家接了正逗弄金虎的易倾情,又让姜晨赶着车往渼陂湖而去。

    原本易倾情是不打算去的,毕竟她原先在易凤阁的时候名头太大,怕渼陂湖人多眼杂,被人认出来。

    可宗秀担心易倾情长时间在家里待久了,憋出病来,直接一手提溜着金虎的后脖颈,一手生拉硬拽的把易倾情拽上马车。

    三人一熊猫坐着马车晃悠悠的赶往渼陂湖,等到了地方,就见一艘画舫泊在岸边,李道宗正坐在船头垂钓,旁边还多摆了一副鱼竿。

    “总算来了,快上来,这季节大鱼都在湖心,船里点了炭炉,一会钓上来就能直接煮了吃。”

    李道宗一看宗秀来了,立刻招呼着宗秀上船。

    “姜大哥,你先赶着马车四处转转,晚半天的时候再来接我们。”

    宗秀对姜晨嘱咐一声,领着易倾情走上画舫,左右看了看,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好像不对劲,可又不想不起来。

    见易倾情抱着金虎过来,李道宗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你小子还真打算养着它?别怪我没提醒你,食铁兽长大后很凶猛,和熊一样大。”

    易倾情带着面纱,看着和小狗差不多大,正极力挣扎着想往水里窜的金虎,疑惑道:“它能长那么大?那一顿待吃多少?”

    “哈哈,别管能吃多少,咱养的起。”

    宗秀打了个哈哈,忽然问道:“王爷,今个咋有空喊我钓鱼了?你可别和我说只是钓鱼那么简单?”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