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81章 麟德殿内激昂词

时间:2020-11-15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长孙无垢一开口,都快打起来的王诺羯钵和禄东赞急忙闭嘴收声。

    长孙无垢冷哼一声,又道:“崔大人,你可以下去了。”

    “是。”

    崔贤文怨念深深的看着宗秀,转身出了宫门。

    李世民闹剧看够了,又想起正事,脸色不是很好。

    “宗秀。”

    “臣在。”

    李世民沉声道:“你为何率领家丁打伤吐谷浑使节?”

    宗秀瘪了瘪嘴,故作委屈道:“回陛下的话,臣事先并不知道他们是吐谷浑使节。而且臣更没想到堂堂的吐谷浑使节,会为了十几两银子殴打小孩。天啊,如此丧尽天良的事,臣原本以为就连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都干不出来,谁知道吐谷浑使节能干出来。”

    王诺羯钵:“……”

    禄东赞面带讥笑,坐在李世民下首的中年男子也捋着胡须发笑。

    宗秀这话说的看似委屈,却是句句诛心,上来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谴责。

    听听,为了十几两银子,殴打孩子。连江洋大盗都不屑干的事,你们吐谷浑使节却干了,还是人吗?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问道:“真是他们打孩子抢钱在先?”

    宗秀道:“回陛下的话,臣不敢欺瞒,不信陛下可让京兆府尹去找庆祥楼的人问问。”

    王诺羯钵急忙说道:“大唐天子,这事……”

    李世民摆了摆手,又对宗秀问道:“他们殴打孩童,抢劫银两,已触犯我大唐律。你为何不报官?什么事都私下打回来,要官府做什么?”

    宗秀看出来了,老李这是不想处罚他。真想处罚他,直接把他关天牢了,那还会在这好声好气的问他前因后果。

    而且……李世民也有打吐谷浑的意思,就明年的事。

    切,感情是拿我当枪使,好下吐谷浑使节个面子,为明年攻打吐谷浑找个借口。

    打仗嘛,讲究的是师出有名。

    想明白前因后果的宗秀当即说道:“不就是打了几个抢劫幼儿的混账吗,若这是错,那我愿意一错到底,永不悔改。”

    “弹丸小国之人来我大唐朝拜天子,不夹着尾巴做人就算了,还敢当街殴打幼儿,抢劫银两,如此下作之举,我是看不过去。”

    “我带人殴打他们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拍手叫好。那些市井百姓也和臣说了不少他们的恶行,像吃饭不给钱,当街调戏良家妇女,看谁不顺眼往谁脸上吐唾沫等等……臣想着我大唐天威不容亵渎,便没忍住动手了。”

    宗秀说的又急又快,慷慨激昂,说完更是一拱手。

    “陛下,若因为臣打了几个人渣,损害了两国邦交,臣认罚!可臣不甘心。臣之举,上顺天道正义,下应百姓之心,更是为了护我大唐天威,若这都是错,那臣不甘!就算死了都不能瞑目。”

    李世民:“……”

    长孙无垢更是瞪大双眼,像看怪物似得。

    这还是那个烧尾宴上沉默寡言的宗秀吗?

    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上来把大道理摆死了,还站在舆论的至高点,哪有一点认错愿罚的态度。

    王诺羯钵的老脸更是一阵红一阵白,气的浑身哆嗦,心里直骂娘:信口开河的小子,我们才到长安城两天,什么时候吃饭不给钱了?什么时候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了?

    他刚才就想反驳,奈何宗秀说的太快,说的王诺羯钵差点都以为自己随行的侍卫真的是十恶不赦。

    做在李世民的下首的中年男子更是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陛下,人是我打的,我认了,大不了以死赔罪。能为护我大唐天威而死,值了。若陛下认为臣真的罪不容诛,请赐臣一把刀,让臣自行了断。”

    宗秀说完,更是大义凛然的叫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你,你……”

    王诺羯钵哆嗦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李世民却笑道:“好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宗爱卿言重了,你是我大唐的臣子,惩治的也是触犯我大唐律令的贼人,何至于以死谢罪。你此举大善,回去可在报纸上好好宣扬一番。”

    宗秀假模假样的道了个谢,心里却在鄙视:让我在报纸上宣扬制着舆论,还不是为了帮你自己明年发兵攻打吐谷浑造势。

    李世民转头看向王诺羯钵,眉眼不善:“王诺羯钵,你身为吐谷浑使节,奉慕容顺可汗之意前来朝拜与朕。人在我大唐地界,却不尊我大唐律令,已是死罪。朕念你为吐谷浑使节身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大唐天子……”

    王诺羯钵心生绝望。

    作为使节,他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

    完了!全完了!替可汗求亲的事彻底没希望了。

    “来人!”

    李世民沉声低喝,宫门外瞬间涌进来十来个金吾卫。

    “将吐谷浑使节押下,王诺羯钵杖责三十赶出长安,其他当街殴打幼儿抢劫银两的凶犯直接杖毙。”

    “是。”

    那些金吾卫不由分说,压着王诺羯钵和一众吐谷浑使者就走。

    见对头被罚,禄东赞心里大喜,起身斥责了几句吐谷浑使节,又拍了李世民几句马屁后,才说道:“大唐天子,我主松赞干布乃吐蕃历代国主中少有的青年才俊,素来仰慕大唐国风,愿为大唐天子之婿。”

    吐蕃和吐谷浑接壤,相互仇视多年,这次分别派特使来朝拜李世民,都是为了联姻,好借助大唐的兵马,消灭对方,吞并对方的地盘。

    两拨人紧赶慢赶,昨天齐齐赶到长安,本想今天面圣分说求亲联姻的事,不曾想中间出了吐谷浑使节被打的意外。

    所以求亲的事还没提。

    现在吐谷浑使节王诺羯钵被李世民赶了出去,禄东赞感觉自己成功的机会更大,这才迫不及待的开口。

    李世民和长孙无垢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相似的心思。

    吐蕃和吐谷浑是和大唐接壤的两个小国,要想安心的打吐谷浑,自然要联合其中一个,避免大唐军队双线作战。

    而且许一个公主给吐蕃赞普,不光能稳住吐蕃,说不定还能借用吐蕃的军队攻打吐谷浑,减少大唐将士的牺牲。

    只是儿女婚嫁的事,李世民不好开口,长孙无垢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中年男子,道:“江夏王,婉秋现在十五岁了吧。这几日婉秋在宫中陪着本宫,本宫倒是喜欢她的聪明伶俐,想收婉秋做义女,赐文成公主,下嫁吐蕃赞普松赞干布,你看如何?”

    这话一出,禄东赞笑了。

    正捋胡子的李道宗面色一紧,像是在思虑。

    宗秀却是心中大惊:江夏王李道宗?他不是文成公主的老爹吗?

    咋回事?历史上不是说吐蕃第一次求婚没求成吗?听长孙无垢这意思,是想提前把公主许了啊。

    不行,绝对不行!

    李靖辞官就脱离了历史节点,绝对不能再让历史的重大节点发生改变。

    宗秀唯恐历史再次发生改变,急忙叫道:“陛下,娘娘,臣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