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80章 有使西来拜天子

时间:2020-11-15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程怀亮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区区胡人敢在我大唐地界抢钱打小孩,你还有理了?”

    抽完阿达,程怀亮又转头对宗秀问道:“他们抢了多少银子?”

    宗秀笑呵呵的说道:“几个孩子加一起被抢了十来两。”

    程怀亮脸色一沉:“好家伙,拦路抢劫十几两,等着吃牢饭吧。带走!带走!”

    见神武军把五个胡人押走,宗秀让伙计们先回店里,同时对姜石虎道:“你去庆祥楼和人家掌柜的算算损失,不管多少咱赔给人家。另外回去的时候轻点下人数,今天来打架的每人发五两银子,再拿五十两出来平分,几个孩子每人发一两买糖吃。”

    姜石虎挠了挠头:“东家,赔钱发银子简单,可这账怎么记?”

    “就记见义勇为嘉奖!以后咱们店里专门设个账目,再招一批身强力壮的打手。”

    交代完后续事项,宗秀领着姜晨就往店里走,到了店里见大响午了,又让姜晨套上马车往家赶。

    他是怕易倾情醒来找不到他,所以急着回去。

    然而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急,乱子越多。

    宗秀的马车还没走出南城门,就被拦了下来。

    崔贤文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一堆金吾卫阴测测的说道:“宗大人带领家丁打伤吐谷浑的使节,真是好大的威风。本官奉陛下口谕,请宗大人进宫!”

    “什么?那几个胡人是吐谷浑使节?”

    赶车的姜晨大惊。

    宗秀懒洋洋的钻出马车,拍了拍姜晨的肩膀:“慌什么,弹丸小国的贼人罢了。你先赶车回去,帮我和丫头说声,不用等我吃中饭了。”

    “大人……”

    姜晨从过军,打过仗,也当过国子监的伍长,眼界和见识都在那摆着,自然明白打伤使节是什么罪过。

    宗秀摆了摆手,对崔贤文道:“进宫是吧,前面带路。我倒要看看陛下治我个什么罪过。”

    见宗秀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崔贤文心头更恼:“来人,请宗大人上车!”

    几个胡人被押到京兆府后,京兆府尹在得知他们是吐谷浑特使‘王诺羯钵’的护卫后,便将此事上报李世民。

    吐谷浑特使的护卫,也称得上使节。自古以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大唐和吐谷浑现在还没闹翻。

    再说了,人吐谷浑是来求婚搞联姻的,现在圣上的面还没见到,就在长安城中被人打了,李世民自然有火。

    可当李世民得知率众行凶之人是宗秀,放弃了直接下令将行凶之人投入天牢的想法,改派内常侍崔贤文率领金吾卫带宗秀进宫,让宗秀当面讲清楚情况。

    虽然京兆府尹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写成奏折,可李世民还有点不信。

    因为他自认为很了解宗秀——一个喜欢藏拙的人,没特殊情况不可能因为店里的伙计被抢了点银子,就领着二十多号人、光天化日的围攻吐谷浑特使。

    麟德殿内,除了李世民和长孙无垢,还坐着几个人。

    紧挨着李世民的,是一个身穿紫色官袍、腰挂金鱼袋,浑身书卷气的中年男子,再往下距离老李两口子数丈远还有两拨人。

    一拨头戴羊皮帽子的胡人,旁边地上还躺着被宗秀带人殴打的阿达等人。

    在胡人对面,坐着几个皮肤蜡黄透着黑的汉子。

    两拨人虽然恭恭敬敬的坐着,相互之间却是怒目而视,谁都看谁不顺眼。

    大家都静静的坐着,气氛很是微妙。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跟着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

    “陛下,内常侍崔大人前来交旨。”

    “宣!”

    “是。”

    小太监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崔贤文和宗秀两人并肩走了进来。

    刚进大殿,崔贤文率先跪下道:“吾皇万岁,臣幸不辱命,与南门拦截到宗秀,现已将人带回。”

    这话说的含糊,好像宗秀畏罪潜逃似得。

    李世民还没说话,躺在地上的阿达看到宗秀,立刻吼道:“大人,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伤就是他带着人打的,还请大人给我们做主啊。”

    王诺羯钵怒而起身:“我等奉可汗之命前来朝拜大唐天子,随行侍卫却被大唐的臣子打伤,此举与两国邦交有损。既然行凶之人已带到,还请大唐天子将他交给我来处理!”

    李世民阴沉着脸,看了看王诺羯钵,又看了看宗秀,一言不发。

    坐在王诺羯钵对面的吐蕃使者禄东赞却大笑道:“王诺羯钵,几年没见你的脸皮又厚了。我怎么听说是你的侍卫先打伤了人家的伙计,对方就是一群孩子,打了就算了,咋还抢钱?莫非你们吐谷浑已经穷到发不起侍卫的饷银,只能任由侍卫去偷去抢吗?”

    “禄东赞,这是我吐谷浑和大唐的事,与你无关!”

    “哈哈,我就是看不过去,说两句不行吗?”

    禄东赞起身指着阿达等人喝道:“身为使节,前来朝拜大唐天子,在大唐的地界上不守规矩还恶人先告状,如此下作行为,我们吐蕃自然看不过去。”

    吐蕃?吐谷浑?

    宗秀站在大殿之中,心里奇怪:这两拨人怎么撞一起了?莫非是来求亲的?文成公主远嫁西藏,嫁给松赞干布不应该是几年后吗。

    大殿内,禄东赞和王诺羯钵还在相互揭老底,毕竟他们来的目的都是一样——求亲!都希望李世民下嫁个公主给他们,好以此获得大唐的援助,灭了对方。

    李世民和长孙无垢静静的看着两国使者相互争吵,崔贤文却恨的咬牙切齿: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给本公子添乱,宗秀打伤使节,罪不容诛,大家一致讨伐宗秀不好吗?

    然而王诺羯钵和禄东赞并不知道崔贤文在想什么,他们还在相互指责,希望借此坏掉对方的求亲。

    李世民又看了一会,轻轻拍了拍长孙无垢的小臂。

    两口子同床共枕那么多年,长孙无垢哪能不知道李世民的意思,这是要她唱红脸,当下凤眼含怒,厉声喝道:“闹够了吗!与我大唐皇宫大吵大闹,视天子威仪与何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