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78章 血上头,冲冠一怒

时间:2020-11-15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宗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下激动的心绪。他也不点破对方女扮男装的事实,轻笑道:“小娃娃,你为什么想让吕布自立为王?”

    被喊小娃娃,小女孩嘟囔着嘴道:“我十一岁了,才不是小娃娃呢。我不管,你后面的故事要按我的写。汉室衰落,诸侯混战,吕布有万夫不当之勇,杀了丁原更坐拥一州之地。他不投奔董卓,就不会遇到貂蝉被美色所误,完全有机会一统天下。”

    年轻的妇人歉意的笑了笑:“我儿脾气倔了些,公子莫要见怪。她只是看了《三国演义》,被故事所迷,便闹着要来看看著书的才子。”

    “没事,没事,小孩子分析的很对。”宗秀一边客套,一边故作平常的问道:“还不知夫人怎么称呼?”

    “妾身杨氏。”

    杨氏刚说完,小女孩更是得意的叫道:“嘻嘻,我叫武瞾!”

    “瞾儿!”

    杨氏瞪了武瞾一眼,这次她们母女出来,都是瞒着武府的人。毕竟长孙皇后所书《女戒》刚刚传遍天下,女子抛头露面不成体统,她更担心泄露身份,为武士彠不喜。

    听到小女孩自报姓名,宗秀惊的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武瞾看。

    真是未来的女皇武则天?还11岁了,那岂不是快进宫了?

    宗秀记得武则天是在贞观十一年、14岁时被李世民招入后宫的,封为才人,获赐号“武媚”。

    宗秀回忆着零碎的记忆,未来两年皇后长孙无垢病逝,李世民那个老色鬼听说14岁的武瞾‘容止美’,就把武瞾招入宫。然后武瞾就走上了开挂的人生,从才人到贵人、皇后,再到出家,以及被李世民的儿子李冶再次接进宫,然后二圣治世,最后直接当了千古独一的女帝。

    乖乖,这简直和后世女频的主角一模一样。

    宗秀越想越激动,想到最后更是两眼放光,高声叫道:“石虎,石虎,做什么呢!没看到贵客的茶都凉了吗?快上茶,上点心!”

    杨氏面带不屑,她以为宗秀是想巴结武士彠。

    武瞾却咧嘴发笑:“认出我啦?听武伯说你在打听我,还要给我送礼物。”

    杨氏白了女儿一眼,嗔怒道:“瞾儿,你越来越没规矩了。”

    “嘻嘻,是他自己和武伯说的,要给我送礼物,我又没找他要。”

    武瞾正在换牙期,这一笑露出两个小豁牙,丑萌丑萌的。

    宗秀急忙点头:“嗯嗯,话是我说的。给武二小姐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见,所以放在家中没带。要不回头我找个人送到府上去?”

    “那倒不用,你把后面的故事改了,我就当是你送的礼物好了。”

    未来的女皇武则天,现在的小女孩武瞾执念很深。

    身份被识破,杨氏也不想继续留在这,拉着女儿起身:“宗公子,妾身还有事,先行告辞。礼物什么的就不必了,我们武府什么都不缺。”

    这话说的软硬兼施,听上去客气,实际上却透着拒绝,更搬出了武家的名头。

    宗秀不禁吐槽:傲气个锤子,你以为我巴结你呢?老子是在巴结你闺女。现在你是什么都不缺,明年有你哭的时候。哼哼,武士彠一死,爵位家产都被武士彠那俩侄子抢走,连你都被祸祸了,还好意思跟我傲。

    吐槽归吐槽,嘴上却不能这么说。

    “那在下送送你?”

    “不用。”

    杨氏拒绝道,拉着还依依不舍的武瞾下楼。

    等宗秀追下去的时候,人已经上了马车远去。

    “哎,错失良机啊,错失良机!”

    宗秀看着马车远去的方向,一个劲的叹气。

    姜晨和姜石虎围了过来。

    “大人错失了什么良机?”姜晨好奇的问道。

    姜石虎嘿嘿笑道:“东家莫不是相中了那小娘子?啧啧,那小娘子长的可真水灵,虽是个妇人,身子骨却轻柔的很呐。东家好眼光。”

    宗秀白了一眼,笑骂道:“管好你的破嘴!你可知道刚才那对母女是什么人?敢说她的闲话,怕不是活腻了。”

    “母女?不是母子吗?”姜晨疑惑道。

    “……”

    宗秀就纳闷了,古人辨别性别,难道都是看衣服的?武瞾虽一身公子衫,可女儿像那么明显,你们就一点都看不出来?

    “什么母子,那是应国公武士彠的妾室和女儿!”

    宗秀话音刚落,姜石虎和姜晨都是脸色一囧。

    应国公武士彠,那可是他们的前东家。

    “吆,瞧我这张破嘴!”

    姜石虎装模作样的扇了两下脸。

    宗秀正打算交代下后续店铺的运营工作,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哭声。

    哭泣声中,五六个孩子跑了进来,一个个灰头土脸,中间那个大哭的更是满脸淤青,鼻血流个不止。

    “石虎叔叔,小栓子被人打了。”

    “他带的报纸被抢了,我们的钱也都被抢了。”

    “呜呜呜呜,石虎叔叔,你要帮我报仇啊。呜呜呜呜……。”

    几个孩子跑进店,也不看人,哭着喊着。

    姜石虎还没开口,宗秀率先喝道:“啥?敢抢老子的钱!反个天了。”

    姜晨也叫道:“栓子莫哭,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小栓子还在大哭不止,旁边的一个孩子见宗秀和姜晨在,急忙说道:“我们在庆祥楼门口卖报,来了几个胡人说要看看报纸。小栓子离的近,就给了他们几份报纸。”

    另一个孩子道:“哪知有个胡人看完后就用报纸擦手,小栓子就和他们理论,让给钱。”

    “不曾想他们不光不给钱,还扇了小栓子一耳光。”

    “对对,小栓子摔倒后,框里的铜子掉了出来。那胡人见了钱,直接把钱都抢了去,我们几个过去理论,都被他们踹了,身上的钱也被抢走。”

    几个孩子七嘴八舌的说着,更掀开衣服给宗秀看身上的淤伤。

    宗秀火气‘噌’的一下上来了:“靠,满长安城谁不知道我的报纸是陛下钦定,敢抢我的钱!妈了个巴子的,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宗秀说完,又对几个小孩问道:“能认出打你们的人不?”

    几个小孩连连点头。

    “走,带我去找他们,东家给你们报仇。”

    宗秀又对姜晨和姜石虎叫道:“让伙计们带上家伙跟着来。告诉他们,敢打架的一人发五两银子,谁打的最凶赏银五十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