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75章 渐入佳境

时间:2020-11-07作者:就是头铁

    曲江小院内,宗秀气的又蹦又跳,一个劲的骂着李淳风。

    易倾情好奇的拿过圣旨:“五品国子博士,加封中散大夫,好事啊。公子为何生气?”

    “废话!国子监博士每个位置都有人。现在陛下加封我为算学博士,肯定是李淳风那货辞官了!这不是摆明了坑我吗?”

    宗秀气呼呼的叫着:“卫公和我见了两面,就递了辞官的折子,陛下正恨着我呢。昨天李淳风和我见了一面,又辞官,你让陛下怎么想我?”

    宗秀越想越气,他昨天只是不想让李淳风把相面的结果告诉李世民,所有才故意忽悠几句。

    现在可好,又玩脱了,李淳风也辞官了,你让李世民怎么想?

    往好了说,宗秀能言善辩;往坏了说,那就是擅长蛊惑人心。

    哪个天子愿意看着自己手下能干的大臣一个接一个的辞官?

    听完宗秀的解释,易倾情也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上次卫公辞官,第二天宗秀就被刺杀。现在……

    易倾情紧张的说道:“公子,要不咱去招点家丁护卫吧。”

    “……”

    宗秀咬牙切齿的说道:“家丁护卫?陛下真想杀我,多少家丁护卫都不够用的,除非招兵买马,举旗作乱。”

    “嘘……公子慎言。”

    易倾情惊呼道,唯恐这话被人听了去。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李淳风那个坑货,做什么事之前就不能动动脑子吗?”

    宗秀怨念叨叨的咒骂着李淳风,易倾情却是凤眼含笑。

    她又想起了那夜易凤阁的事。定是自家公子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导致李淳风和李靖一样,吓的辞官了。

    “走,去姜家村。”

    宗秀气够了,起身就往外走。

    易倾情急忙带上面纱,更在宗秀身后。

    姜家村的作坊还在赶工,百十个庄户麻利的印刷着第一期的报刊。

    “姜里正。”

    宗秀进了作坊,直接喊来姜涣。

    姜涣带着个防油墨的围裙,搓着手快步走了过来:“东家有何吩咐?”

    “第二期的报刊暂时不要印,先把第一期的加印到二十万份!”

    “啊……这么多卖的完吗?”

    宗秀道:“怕什么,柴家已经答应帮咱们在全国售卖,你直管印就是,五天之后柴家的人自会来交钱取货。”

    “是,是。”

    听到有柴家帮忙分销,姜涣彻底服了:新东家果然手眼通天,什么人都认识。难怪刚才来了一队抬箱子的金吾卫。

    宗秀想了想,又道:“对了,你和附近庄子的人熟悉吗?”

    姜涣点了点头:“再往下五里是杨家庄,旁边还有王家屯,都是大庄子,东家是要招人吗?咱现在人手是有点不够,多招点人也好办事。”

    下属学会思考,这是好兆头。

    宗秀当即大笑:“不错,不错,招人的事就交给你去办。等咱人手多了,我封你个厂长当当。”

    说着,宗秀大笑着离去,独立下姜涣在思考:“厂长?厂长是个什么官?”

    昨天活字印刷术已经被他献给李世民,各种管制的办法也都写好交上去了,所以那些原本被扣留在后院,防止泄密的匠人也都放了回去。

    宗秀找到金吾卫安放在仓库中的赏赐,里面有一千两黄金,两万两白银,还有正五品的朱红小科官袍和银质鱼符、鱼袋。

    在易倾情的服侍下,宗秀换好新的官袍,带上鱼符、鱼袋,显摆道:“丫头,你看公子穿的好看不?”

    易倾情掩嘴窃笑:“好看,公子腹有诗书,穿什么都好看。”

    宗秀:“……”

    夸我腹有诗书气?埋汰谁呢?这不等于变相说我长的不够帅吗?

    俩人正打闹逗趣中,忽然走进一人,手里还拎着个桶,好像是来换油墨的。

    “姜大哥,你怎么在这干活?”宗秀看是姜晨,急忙走过去:“快放下,你肩膀上的伤还没好。”

    自从那夜姜晨替宗秀挡箭后,宗秀一直记着姜晨的恩情。

    所以姜家村作坊开工后,宗秀故意没让姜氏来帮忙做饭,让她留在家里照顾姜晨。

    现在可好,这才过了十来天,姜晨竟然自己跑到作坊干活了。

    姜晨面带尴尬:“大人,小的伤好差不多了,看大家都在干活,自己留在家里也不是个事,这才带着老婆一起来的。”

    “啥?你还把嫂子带来了?”宗秀先是一惊,沉声问道:“是不是国子监的职位丢了?”

    “这……”

    姜晨没好意思说,他在家养了十几天,国子监那边负责的将校便安排自己的亲戚顶替了他的位置。

    现在没了俸禄,要不找个活干,光靠宗秀赠他的那些金银等于坐吃山空。

    宗秀见姜晨面色愁苦,叹了口气:“一个伍长罢了,丢了就丢了。”

    易倾情忽然凑过来说道:“公子,姜大哥一身好功夫,何不把他留在身边当个近卫。日后出行,也好有个人鞍前马后的照应不是?”

    姜晨脸色明显一喜,很是意动。

    宗秀看了看身材魁伟的姜晨,笑道:“也是。以后生意做大了,免不得出去和人应酬,姜大哥,你若不嫌弃,以后就跟在我身边,月钱先按十两算可好?”

    “嘶,这也太多了。”

    姜晨推脱着不要,还道按国子监的俸禄给他就行。

    这些天的相处,宗秀对姜晨也有了大致了解——忠厚老实,身手也不错。

    他现在不差钱,要不是怕给的太多,把姜晨吓跑,还想给一百两呢。

    毕竟忠心之人千金难买。

    几番推托,最后宗秀拍板定了十两的月钱,还让在前厅帮厨的姜氏立刻回去,以后只要去给他做饭就行。

    接下来的几天,姜家村的作坊每天疯狂印刷着第一期的报刊。

    姜涣也是个能人,不知用了什么法,从周边的几个庄子招来五六百人:管饭,月钱要的还少,每人每月只要一钱银子。

    人手多了,印刷的速度自然快了。整个作坊日夜三班倒的赶工,柴家也派人带了六千两银子过来,取走第一批报刊,并把第二期报刊要印的时下新闻内容交给宗秀。

    宗秀见印刷慢慢步入正轨,去姜家村的次数也少了,每天宅在家里捣鼓着下一步计划。

    而姜晨两口子现在一个是他的近卫,一个是他的厨娘。

    两家四人相处久了,也就熟络了,说话做事胆子也大了很多。

    这天晚上,姜氏做好了饭菜,招呼正在里屋忙碌的宗秀出来吃饭。

    刚吃几口饭,姜氏忽然咧嘴笑道:“大人青年才俊,怎么能天天待在家中。”

    宗秀咽下口中的饭:“这不是忙生意嘛。”

    姜氏关心道:“生意在忙,个人的终身大事也不能落下啊。大人可有相好的姑娘?若是没有,我倒认识几个颇有姿色的黄花大闺女。也不用娶妻,当个妾室就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