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71章 垄断十五年

时间:2020-11-05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李世民轻哼一声,他是帝王,城府深沉,哪看不出宗秀的心思,沉声道:“有功自然要赏,若有功不善,以后谁还愿意为我大唐建功立业。说吧,你想要什么。别告诉朕你冒险进宫,只是为了献宝。”

    大唐律法有明确规定:凡五品以下的官员,无圣谕相召,不得入宫。

    宗秀此次入宫,找的是易倾情的关系。

    可同样,若他拿出的东西入不了老李的眼,依旧要受惩罚。

    所以说,宗秀入宫是有风险的。

    现在李世民又问了一遍想要什么赏赐,宗秀也不装了。

    “回陛下的话,臣自愿献出活字印刷术,只求陛下许臣一句话。”

    “什么话?”

    李世民捏着龙案上的报纸,两眼带着疑惑。

    宗秀大声叫道:“臣恳请陛下许诺,日后大唐天下只有我一家能够印刷报纸!”

    “这……”

    李世民犹豫了。

    活字印刷术一出,原本繁琐的印刷变的简单许多。到时候谁想印个什么东西,自己在家就能搞。

    现在宗秀要垄断报纸行业的生意,这个承诺不好许啊。

    关系到钱的事,便是古之帝王也看不开。

    老李正犯愁之际,就听宗秀又道:“陛下,活字印刷一出,天下私印必然泛滥,若沦落到有心人士手中,定会成为制造舆论的工具。所以臣恳请陛下限制印刷之法,各道、各州、各县只能设一官方印坊,私印者斩立决!”

    李世民阴阳怪气的看着宗秀:“宗爱卿,你这是要断了其他私家印坊的活路啊,你可想好了?”

    宗秀忙道不敢:“陛下,臣也是为了大唐的安定着想。所以来的时候,臣就把关于印刷术的管制之法都写好了,请陛下过目。”

    宗秀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奏折,捧在手中。

    侍候的龙案旁的太监顺着旁边的台阶快步跑下,拿着折子恭恭敬敬的摆在龙案上。

    李世民一边看奏折,宗秀一边大声汇报。

    “臣建议朝廷对私人印坊制定‘印刷业许可证’政策,每家印坊规模有多大,可以印什么东西,都详细记录在案,若有违背者,罚没全部资产,流放为奴。”

    “若有人要印制新的书籍,需要上报朝廷,申请刊号,获得批准后方可印制。”

    “臣建议对所有新著书籍采取‘版权保护法’,书商够买版权后,十五年内,可以自行印制,无版权私印者,以侵权论处,罚没所有非法收入,流放千里。”

    “还要制定新的税法,用于……”

    大明宫中,金銮殿上,宗秀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的滔滔不绝。

    此刻,他仿佛成了金殿之上的主角。

    什么国公、大臣,都沦为看客,听着宗秀慷慨激昂的演讲。

    等到宗秀将自己结合后世法律想出来的东西全部说完,天都快黑了。

    李世民也丢开手中的奏折,若有深意的看着宗秀:“宗爱卿想的倒是长远,也很周全。从活字印刷,到立法保护,真是你这些天在家调养身体时想出来的吗?”

    不等宗秀开口,李世民忽然哈哈大笑:“宗爱卿所谏之法体系完善,无可挑剔,如此便以了你!你不是想要《长安周报》的所有权吗?那朕便答应你,从今日起,十五年内大唐不会再出现第二份报纸!”

    李世民也看到了报刊的利润,如此高额的利润,他自然不想让宗秀独占。而十五年,也是宗秀自己在版权保护法中提到的建议。

    十五年就十五年吧,宗秀心道:十五年后老子还不知道在哪呢,先赚几年钱,等有钱了老子就造船出海殖民去。

    宗秀拱手谢恩:“多谢陛下!”

    “哈哈哈哈……”

    李世民开怀大笑,起身道:“诸位爱卿,今天宗爱卿又献一宝,为士林之幸,百姓之福,朕心欢喜,欲在后花园设宴,大宴群臣,以庆此喜。”

    群臣纷纷围着宗秀贺喜,宗秀自己却满脸苦涩。

    上次烧尾宴挨了十鞭子,心里阴影还没好呢,哪敢再去。

    “陛下,臣家中还有要事,能不能告个假?”

    宗秀苦着脸请辞。

    李世民上下打量着宗秀,道:“若真有要事,可以不去。”

    “多谢陛下。”

    宗秀道了个谢,转身就要走。

    没走两步,又被李世民叫住。

    “宗爱卿,关于印刷之法朕还有个疑惑,你且在此等候,一会朕找个人来和你商讨商讨。”

    李世民随口下了个圣谕后,领着群臣就往后花园中。

    偌大的金銮殿瞬间冷冷清清,只留下宗秀一个人傻乎乎的站着。

    看着空旷的大殿,宗秀心里直泛嘀咕:“疑惑?忽悠谁呢?是我刚讲的不够清楚,还是你是个憨憨?找个人和我商讨?靠,故意整我的吧。”

    然而老李已经下了旨意,让他在此等候,宗秀也不敢走,只能走到旁边的柱子,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

    他都来了一下午,也说了一下午,现在口干舌燥,只想喝杯水。

    就在宗秀想着要不要和门口值守的金吾卫说声,讨杯水喝,忽然听到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无量天尊,贫道见过宗大人。”

    来人三十出头,面如冠玉,头上扎着道髻,身穿麻布道袍,上面绣着太极八卦图,手里还拿着一把雪白的浮尘。

    “额……”

    看到来人,宗秀瞳孔微缩。

    道士?

    找我商讨?

    莫非……

    宗秀忽然想到一个极为恐怖的可能——李世民还是对他不放心,所以找个道士来给他看相,以便断定他是忠臣还是奸臣。

    宗秀的猜测不是没有来由。

    自晋隋两朝以来,玄学之风盛行,民间崇信丹汞之道,帝王更是笃信神仙之说。

    历朝来,帝王都有在身边养术士的习惯。

    术士们除了给帝王炼丹求长生外,还有个职责——给臣子相面。

    面相之说自古就有,帝王们也深信通过面相能看出臣子的本性。

    有时候内宫术士的一句话,往往能决定一个官员的职位高低,甚至生死。

    刚才李世民说让宗秀等着,一会安排个人来和他商讨活字印刷的事,现在却派了个道士来,宗秀自然怀疑——商讨印刷,有和道士商讨的嘛?

    宗秀大脑飞转的时候,道人也在打量着宗秀,脸色变来变去,好似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宗秀看到道人的表情,不禁双眼微眯,冷冷的问道:“敢问道长云斗几何,上下何字,三山滴血何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