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65章 前夕

时间:2020-11-04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易倾情面色平静,星眸中却带着几分失望。

    宗秀感觉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易倾情幽幽的说道:“说起来武士彟武大人虽贵为国公,为人却不显山不露水,为官亲民,倒是一位和善翁长。若公子真喜欢武家二小姐,再过几年倒是可以上门提亲。”

    “……”

    宗秀气的跳脚,别人误会也就算了,咋连易倾情都误会了。

    听听!

    什么叫再过几年倒是可以上门提亲?

    难道你们都以为我喜欢黄毛小丫头不成?

    看着一脸幽怨外带嫌弃的易倾情,宗秀气的伸手敲了敲易倾情光洁的小额头,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说丫头,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成天想什么呢?我与那武家二小姐从未见过面,何来喜欢一说?”

    暧昧的动作让易倾情俏脸绯红,心里却是欢喜的。

    也不怪易倾情多想,只因颜倾城走的时候,特意把她拉到卧房私聊了几句,连试探宗秀的事都说了。

    归根结底,易倾情也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片子。她跟在宗秀身边大半个月,宗秀没动过她,连颜倾城试探都能忍住,这样的男人堪比先古时期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然而柳下惠只是传说,从小在易凤阁长大的易倾情绝对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

    她深信男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

    宗秀对她没动手动脚,面对颜倾城的诱惑也能不为所动,那他喜欢什么?

    刚才宗秀和武炼真打听武家二小姐的时候,易倾情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公子可千万别喜欢幼齿,那样名声就败透了。

    现在听宗秀说并不喜欢武家二小姐,易倾情长舒了一口气,好奇道:“那公子为何要打听武家二小姐在不在家,还说要送个小玩意?”

    “这……”

    宗秀为难了,怎么解释呢?难道直接和易倾情说,武家二小姐是未来的女皇武则天,我想趁现在和她打好关系,以后好抱大腿。

    靠,真这么说了,易倾情要么当他疯了,要么以为是骗她。

    宗秀想了想,故意做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压低声音道:“其实公子我能掐会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刚才见到武炼真的时候,心神异动,推算出武家二小姐未来是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你信不信?”

    “我信!”

    易倾情说的没有任何迟疑。

    “额……”

    见易倾情回答的这么爽快,宗秀反而不敢相信了:“我去,这你都信?”

    易倾情想也不想的说道:“既是公子之言,倾情肯定相信。因为倾情已经见识过公子神算。”

    “神算?啥时候?”宗秀好奇的问道。

    易倾情将那日宗秀在易凤阁和李靖的谈话说了一遍,才道:“公子初见卫公,便能一语成谶,道出卫公的行程,还有陛下的心思,若非有神算,那便是在宫中养了探子。”

    “我……”

    时间过了那么多天,宗秀总算知道他那天夜里和李靖到底说了啥。

    难怪李靖宁可坠马摔伤,也不愿去代天子巡查诸道了。

    位极人臣的权贵,谁不想有个善终?

    易倾情忽又问道:“公子既然算出武家二小姐未来是为了不得的大人物,有多了不得?会是皇后吗?”

    “噗……”宗秀惊道:“可不能乱说!”

    虽然武则天未来还真当过皇后,还先后当了李世民、李冶父子俩的皇后。

    可现在老李没死,长孙无垢也活着,这话要被人听了去,传到老李的耳朵里,还不要了他的小命。

    宗秀推脱着不说,转移着话题和易倾情又聊了几句,看天也不早了,便撵着易倾情回房睡觉,明天早上好起来继续写字。

    躺在床上的宗秀一夜都转辗反侧,睡不踏实。

    他是激动的。

    姜家村的地契已经拿到手,颜倾城许诺的六千两黄金也快到了,自己的宏图大志很快就能实现,能不激动吗?

    宗秀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

    第二天易倾情起来写字的时候,宗秀才红着两眼,萎靡不振的起床洗了把脸,交代易倾情留在家中写字,自己则随便扒拉两口吃的,顺着江边的小道向姜家村而去。

    正值夏季,庄户人起的都早。有眼尖的瞅见宗秀过来,立刻高声呼唤:“东家来了,东家来了,快去通知姜大爷。”

    “咦,真是东家。”

    起早在地头干活的庄户人纷纷围了过去,一个个激动的感恩戴德。

    “东家,你可真是俺们姜家村的恩人啊。这两年年景不好,不是旱就是涝,每年还要交六十斤的佃租,大家都勒着裤腰带过日子。东家仁义,免了三年佃租,俺们都不知道咋感谢你呢。”

    “东家的恩情,俺石虎记在心里,以后用的上,刀山火海不带皱眉头的。”

    “都别围着了,先让东家进去再说。”

    “快,东家请。”

    这时候的庄户人还都是很质朴的。昨个姜涣将宗秀买下姜家村的田产,并免佃租三年的消息一经传出,宗秀在他们心中的形象瞬间上升到无可取代的位置。

    村里年长的,都经历过前朝苛捐杂税猛于虎的黑暗时期,他们都很清楚免收佃租三年意味着什么。

    姜家村的庄户不用给新东家交佃租,可一千二百亩地字号良田的主人依旧要给朝廷交租。宗秀免了他们的佃租,就意味着宗秀要自掏腰包给朝廷交租。

    如此仁义的东家,姜家村那些村民哪能不喜。他们祖祖辈辈当佃户,何曾有过不用交租的经历。

    眼看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过来,宗秀前后被围的满满当当,一个个脸上挂着热情洋溢的笑,那是庄户人发自内心的笑容。

    直到姜家村里正姜涣出来,大声吆喝着:“一个个干什么呢,冲撞了东家咋办?快快散开,给东家留条道。”

    宗秀从武士彟那买下姜家村的田产,自然也成了姜家村的新东家。而称呼的转换,也代表着村民已经接纳了他。

    宗秀笑呵呵的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姜里正,麻烦你去把全村年满十三岁以上、六十岁以下,四肢健全的男女都招呼过来,我有重要的事要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