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62章 谋划

时间:2020-11-04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孔颖达?他怎么来了?”宗秀眉头微皱,扭头道:“颜大家,要不你先进屋避避?”

    颜倾城大大方方的坐着不动,不屑道:“为何避让,让他进来便是。”

    “……”

    宗秀无奈,起身到门口打开门,就见孔颖达笑呵呵的站在门口:“宗助教真是找了个好住处,哈哈,倘若我住在这里,整日美景相伴,也不想做别的了。”

    “哈哈,祭酒大人说笑了。”

    宗秀一边打着哈哈,一边看向跟着孔颖达身后的秦怀道,他算是明白孔颖达咋找到这了。

    大门开启,院中一览无遗,孔颖达看到院中树下做的颜倾城,面带惊异:“颜大家怎在此处?”

    不等宗秀解释,颜倾城已经哼道:“此处宅院为我所有,我为何不能在此。”

    “……”

    宗秀翻了翻白眼,这口气咋听上去他是被包养的那个。

    孔颖达讪笑两声,不知为何,从看到颜倾城的时候,神色就很不自然。

    他站在门口,也不进院子。

    “宗助教,听说你昨个去了国子监,老朽以为你伤好了。今日特意召集了所有夫子,等着为你引荐呢。然而等了一个响午不见你去,故而来看看。”

    宗秀见孔颖达不知昨夜刺杀的事,也懒得解释:“祭酒大人,下官昨夜偶尔风寒,身体不适,这才没去国子监报道。”

    说着,宗秀还假模假式的咳嗽两声。

    孔颖达人老成精,哪看不出宗秀是在装病,当下瞅了瞅宗秀,又看了看坐在石桌旁的颜倾城,笑道:“既是风寒,那宗助教可要好生调理。老朽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着,孔颖达也不和颜倾城打招呼,转身就上了马车。

    宗秀吆喝道:“祭酒大人慢走,等下官调理好了身子,就去国子监授课。”

    秦怀道对宗秀抱了抱拳,露出个歉意的笑,也跟着上了马车。

    赶车的车夫一顿缰绳调转马头,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赶。

    等车走远了,宗秀正欲关门,就见易倾情顺着小道姗姗而至,手里还拎着一只拨了皮、血粼粼的小羊羔。

    “丫头,你还真买了……”

    宗秀无语。

    颜倾城说要吃羔羊肉,只是想找个借口让易倾情离开,好和他私谈,哪知道易倾情真带了个新鲜的小羊羔回来。

    易倾情拎着小羊羔快步进院,甜甜笑道:“一个羊羔儿罢了,废不了些许银钱。颜妈妈既然想吃,自然不能慢怠了。”

    颜倾城帮腔道:“咋,我帮了你老大的忙,吃你只羊羔不行吗?”说着,又走过去揽住易倾情调笑:“还是我女儿知道疼人,怕妈妈吃不好。”

    宗秀:“……”

    说笑之中,易倾情拎着收拾好的羔羊进屋,用刀切片,一锅煮了。

    颜倾城吃完饭,又神神秘秘的拉着易倾情进屋聊了几句后才离开,走的时候还和宗秀说:“宗公子,事就这么定了,明天我便命人将东西送来。”

    “那我在家等着。”

    送走了颜倾城,小院内又只剩下宗秀和易倾情两人。

    “丫头……”

    宗秀盯着正在厨房收拾的易倾情,刚被颜倾城一撩拨,他这心也痒痒的。

    易倾情忙放下手中的抹布:“公子有事吗?”

    “我……”

    话到嘴边,可怎么都说不出口,宗秀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易倾情不禁奇怪:“公子可是身体不适?”

    “没,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咱家现在还有多少钱。”

    宗秀最终还是没勇气说出来。

    太小了……下不去手啊。

    易倾情现在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虽然出落的亭亭玉立,可在宗秀眼里,还是个小丫头。那种禽兽的事,他干不出来。

    宗秀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躁动:“你去看看咱家还有多少现银,一会跟我出去办个事。”

    “好的,公子。”

    易倾情转身向里屋走去,不过一会走了出来,道:“公子,扣去给姜大哥的,家里还有就八百两银子,九十两黄金。”

    “嗯,差不多够了。走,去姜家村。”

    宗秀招呼着易倾情出了院门,顺着江边的小道往下游的姜家村而去。

    等到了姜家村,宗秀直接找到村里的里正。

    姜家村里正是个五十多岁的老汉,大名叫姜涣,据说年轻时也在私塾读过几年书,识得几个字。

    宗秀和易倾情到姜涣家院子的时候,姜老头正在磨盘上躺着晒太阳,见是宗秀过来,忙起身招呼,让老婆儿子又是倒水,又是拿凳子的,很是热情。

    宗秀急着进行他的发家致富大计,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姜里正,本官此来是想和你打听个事。听说姜家村田产都归一京官所有,不知道那京官是谁?”

    “额?宗大人打听这作甚?”姜涣问道。

    “我想问问他有没有变卖的意思。”

    宗秀笑呵呵的说道:“最近手里有点闲钱,打算置办点产业。姜晨大哥与我关系又好,我寻思着不如买下姜家村的田产,日后大家相处也方便不是?”

    姜涣大喜:“宗大人真想买下姜家村的田产?”

    宗秀道:“我人都来了,还能有假。而且我可以保证,买下姜家村后,三年内不收佃租,收成都是你们的。”

    “当真?”

    姜涣高兴的跳起来,犹如枯树皮的手哆嗦的不知往哪里放。

    这是古代,收成不好,往往一亩地能收两三百斤粮食就算肥沃的天字号田了。佃户们世代给有田产的官员、豪门种地,一年还要交三成粮,余下的刚好够一年的吃食。

    若是碰到个天灾,还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宗秀上来就说免了三年的佃租,姜涣哪能不喜。

    他只当是宗秀念仁义,是看在姜晨挡箭的份上才生出买下姜家村田产的打算,激动的老脸笑成一朵花。

    “宗大人稍等,老朽这就进城,和那位大人分说。至于价格方面……”

    “价格不是问题!只要不是太离谱,本官买了!”

    宗秀打着包票。

    “好嘞,有大人这句话,小老儿保证能说动那位大人。”

    说着,姜涣匆匆忙忙跑到地头招呼大儿子套上马车,急急忙忙的往长安城赶去。

    宗秀料定一时半刻回不来,当下领着易倾情往家走。

    路上,易倾情好奇道:“公子若想置办田产,为何选在姜家村,长安城附近,论土地肥沃,该选万年县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