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60章 担忧

时间:2020-11-04作者:就是头铁

    . ,最快更新夫子很闲最新章节!

    “哎~倒是没出事,只是正是大明宫中挨骂呢。”

    颜倾城随手拨着琴弦,娇媚的五官带着一丝哀愁,像是有什么烦心事。

    宗秀急道:“我说颜大家,咱不带这样说话说一半的。卢公他们到底怎么了?”

    颜倾城叹了口气,忽然抬头紧紧的盯着宗秀的双眸,好似想从里面看出什么似得。

    宗秀没看的心慌,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颜大家,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吗?”

    被一个女人盯着看,还是一个美妙又不能碰的女人,身为一个正常男人,都有点不自在。

    颜倾城盯着宗秀看了良久,才道:“奴家只是想看看宗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在只言片语间左右一个国公的心智。”

    “什么意思?”宗秀表情微变。

    在宗秀疑惑的表情中,颜倾城幽幽的说道:“卫公辞官了!”

    “什么?”

    宗秀大惊,‘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不可能!”

    宗秀大叫着不可能,因为他记忆中的历史不是这样的。

    卫公李靖辞官?

    难道历史的进程变了?

    宗秀有点慌。

    他穿越过来,一没系统,二没金手指,最大的依仗就是对历史的熟悉,和记得些许超越这个时代的东西。

    从得知自己穿越后,宗秀一直小心翼翼,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举动,就是害怕改变了历史的进程,所以才一直藏拙。

    这也是他在国子监内,一直都只敢搞点小玩意的原因。

    搞太大,他怕啊!

    历史被改变,会引发一系列的变动,那么他就会失去最大的凭仗——对未来历史进程的把控!

    李靖辞官,在这历史上根本不存在。

    现在颜倾城却告诉他——卫公辞官了。

    喵了个咪的,玩大发了。

    宗秀感觉这事和他脱不了干系。

    他一共和李靖就见过两面,第一次见面,李靖坠马告了病假。按正常的历史轨迹,李靖今年应该是代天子巡查诸道,好为打吐谷浑做准备。

    摔伤就摔伤吧,宗秀倒也不担心。毕竟李世民有了打吐谷浑的心思,就算李靖告了病假,李世民也会再找一个人出来代天子巡查诸道。重大的历史事件没变,吐谷浑照打不误。

    可现在李靖辞官,这极有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大变动,历史说不定也会因此而改变。

    就在宗秀焦急的猜测之时,颜倾城缓缓的说道:“就在你和倾情那丫头去了卫国公府后,卫公大人便递了辞官的折子。陛下震怒,昨个把群臣骂了个便,今个又在大明宫中发火。”

    宗秀气道:“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去找红拂女的。”

    颜倾城白了一眼:“月牙儿是倾情那丫头的心魔,时常惦记。你为帮她,跑去问张初尘本来没什么,可错就错在你不该偷偷摸摸的去,卫公还让李德奖把着院门,不让内卫探听。现在卫公递了辞呈,换做你是陛下,你会怎么想?”

    “我……”

    宗秀无语。

    这事要搁他身上,他肯定也和老李一般心思。

    乖乖,你和朕最能打仗的大臣见两面,第一次忽悠的人坠马,第二次就忽悠的辞官,这要再多见几面还不要命?

    正郁闷之际,宗秀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昨夜的刺客也是陛下安排的?”

    颜倾城摇了摇头:“那倒不是。若陛下想杀你,只需一道口谕,便是你有九条命也死的透透的。”

    “那是谁?”宗秀追问不舍。

    颜倾城叹道:“是谁你不用知道,因为那人你惹不起,就连陛下也不能对他出手。”

    “扯吧,这天下还有陛下不敢杀的人?颜大家,你是不是知道?要不你和我说说,我保证不报仇。”

    宗秀嘴上说着不报仇,心里气的牙痒痒。

    颜倾城像是看穿了宗秀的心思,死不松口,只道:“你放心,只有你不作为危及大唐天下的举动,以后刺杀的事不会再有。毕竟你在那人眼中可有可无,若你死了,他不会很开心;若你侥幸活了,他也不会太难过。”

    颜倾城说的轻描淡写,宗秀却恨得咬牙切齿。

    “艹,什么叫我死了他不会开心,我活了他也不难过?既然这样,他找人刺杀我做啥?闲的无聊拿我逗闷子吗?”

    “你就当是个警告吧。毕竟一个能征善战的国公因你辞官,这关乎着大唐的江山社稷,他发个脾气,警告你一下也是正常。”

    “毛的因我辞官,我那天和李靖什么都没说好吧。他辞官管我屁事。”

    宗秀急眼了,满口的脏话。

    颜倾城眼带不喜,眉头微皱:“或许和你说的那样,卫公辞官和你没关系,可谁知道?毕竟在满长安的达官显贵眼中,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卫公的人,还是偷偷摸摸去的,你让他们怎么想?”

    “我……特么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宗秀觉得这个锅他甩不掉了。

    就像颜倾城说的那样,李靖辞官的时间点卡的太好,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和他有关系,就算李靖这个时候站出来作证,说和他无关,那也待有人信啊。

    眼看宗秀真的急了,颜倾城幽幽的叹了口气:“宗公子,我来就是提醒你,你现在已是众矢之的。卫公辞官,陛下恼你,连卢公他们也因为陛下盛怒,短时间内不敢靠近你,若不趁早做下打算,只怕日后麻烦不少。”

    “呼……”

    宗秀长长的出了口气,郁闷的坐回石凳,问道:“依颜大家之见,我现在该怎么办?”

    颜倾城凤眼微眯:“你确定要听奴家的意见?”

    “要不然呢?现在卢公、英公他们不敢见我,我也没个人商量啊。”

    宗秀两手一摊,做无奈状。

    颜倾城略有深意的看在宗秀,道:“这个世界上能让人自保的东西有三种,任何一种达到极致,都能与暗中左右天下大势,可保一世无忧。”

    宗秀急忙问道:“哪三种?”

    “一曰权、二曰名、三曰财。”

    易倾情说完,又深深的看了宗秀一眼。

    “如今卫公因你辞官,陛下盛怒,宗公子想升迁怕是很难。即便陛下不计前嫌再次重用与你,那人想动你,也是一句话的事。”

    宗秀沉声道:“颜大家的意思是我现在只能追求名望和财富了?”

    颜倾城掩嘴轻笑:“那就看宗公子如何打算了。呵呵,若非担心倾情那丫头跟着你受苦,奴家才懒得搭理你这毛头小子呢。”

    宗秀:“……”

    颜倾城笑盈盈的起身:“说了这么多,奴家也饿了,我去看看倾情那丫头怎么还没回来,让她买个我最喜欢吃的羔羊肉怎如此磨蹭。”

    眼看颜倾城弱柳扶风似的扭着往门口走,宗秀忽然高声问道:“颜大家,那暗遣刺客之人可是宫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