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55章 国子监内混日子

时间:2020-10-30作者:就是头铁

    第二天宗秀起了个大早,坐在院中没等一会,就见姜晨牵着马,马上坐着夫人姜氏,后面跟着个马车,赶车的还是昨天的庄户汉子。

    不等宗秀开口,姜晨率先说道:“小的家中只有一匹劣马,担心大人骑不惯,这才借来马车。”

    “哈哈,姜伍长想的周到,此地距离国子监远了些,我正愁咋过去呢。”宗秀笑呵呵的看着马车,道:“赶明个我也买个马车,不然出行什么的忒不方便。”

    两人谈笑中,姜氏麻溜的进厨房烧火做饭,宗秀随便吃了几口,又吩咐易倾情在家看好门,便乘着马车和姜晨往国子监赶去。

    宗秀是算学舍的助教,正常情况下他每天的上课时间是卯时至未时,每个月有三天的荀假。

    奈何原本算学不讨喜,加上现在国子监还未扩招,里面的生员多是王公贵胄的子嗣,一个个年纪轻轻身兼官职,所以上不上课都是由生员来不来决定的。

    宗秀第一次到国子监报道的时候,孔颖达就说了:“过了午时生员未至,你可自行离去。”

    所以国子监夫子们的工作很轻松,大多数时候生员不来,他们就能提前走。

    宗秀也就是在家闲的无聊,养伤躺了十几天,想到处蹦跶蹦跶透透气,不然他才不想来国子监呢。

    国子监大门口,姜晨下了马,和值守的侍卫换了岗后,也不敢再和宗秀闲聊。

    宗秀也下车和赶车的庄户汉子交代几句,迈着八字步的向国子监内晃去。

    “啧啧,估计今天也没啥学生来。”

    宗秀一边走,一边自鸣得意,他感觉自己不用上多久课,就能回家陪易倾情了。

    然而……

    不等宗秀走到算学舍,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算盘声。

    拨算盘的声音如同暴雨,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响彻在整个国子监内。

    “我靠,什么情况?”

    宗秀急忙快步跑向算学舍,刚靠近,看到里面的情况,表情古怪起来。

    好家伙,整个算学舍从亭子,到外面的草地都摆满了书桌。

    那些书桌以方阵为单位,每个方阵前都安放着一个类似‘黑板’的花架,上面挂着宣纸,写着各种口诀、算数题。

    密密麻麻的千把号人,人手一个算盘,正拨的欢畅。

    更有数十个老学究来回巡视指导,随时指导着。

    宗秀目瞪口呆的张了张嘴:“乖乖,国家机器的力量就是厉害。”

    就在宗秀呆愣之际,一个老儒生看到宗秀,轻斥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晚到?你的算盘呢?”

    这声音一出,引得其他生员回头。

    秦怀道、房遗爱、魏书玉等人瞧见宗秀,纷纷大喜:“夫子,你来了?”

    “夫子?”刚呵斥宗秀的老儒一愣。

    秦怀道已经冲了过去,介绍道:“这位便是宗秀宗夫子。”

    “宗秀?”

    “就是他传出的珠算口诀?”

    “嘶……没想到创出数字和公式的夫子这么年轻,我还以为他们是吹牛呢。”

    “……”

    诸多生员齐齐停下手中的算盘,像看稀奇动物似得,打量着宗秀。

    那些代为授课的老儒也纷纷围了过来。

    “原来是宗大人,宗大人怎么有空过来了?听祭酒大人说你请了假。”

    “宗大人,在下赵无量,先前不知大人身份,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宗大人……”

    这些代为授课的先生多是长安城的老儒,自从宗秀交出全部的珠算口诀后,老李就有心连同数字、公式一起推广天下。

    推广学问自然少不了先生,一时间长安城附近稍微有点名望的老儒都被强行请了过来,学习‘新学’,教授门人,以便推广天下。

    宗秀养伤的十来天,都是这些老儒代为授课。

    最离谱的是——李世民为了以最快的速度将‘数字’、公式、珠算口诀推广出去,直接下旨停了国子监其他的课程,下旨让所有生员每天准时来报道,学习‘新学’。

    被一众老儒围着,耳边是叽叽喳喳的恭维声,宗秀只感觉头昏脑涨,不禁眉头微皱,却也不好出口得罪人,强行笑道:“多谢诸位这些天代在下授课。诸位,眼下时辰尚早,不如继续上课。”

    赵无量道:“宗大人既然来了,何不亲自上一课?我等也好聆听一二。”

    “对,对,请宗助教开讲。”

    “各位生员,收拾下,给宗助教挪的位子。”

    “动起来,大家尽量坐一起。”

    “……”

    那些老儒生一唱一和,生员们也跟着动了起来,大家纷纷搬着书桌,和后世学校开动员会似得,不过一会就把千把张桌子挪到一起,除了原本的算学舍凉亭,其他地方都围的满满当当。

    “宗大人,请。”赵无量做了个请的手势。

    宗秀无语。

    我就是来溜达溜达,没想过真讲课啊。早知道有你们代为上课,老子在家陪易倾情不好吗?

    千百号生员都直勾勾的盯着宗秀,头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宗秀还真有点不自然,推托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刚听几位先生授课,我感觉讲的很好嘛。”

    赵无量很没眼力劲的说道:“宗大人不是刚过来吗?”

    “……”

    宗秀翻了翻白眼:“你们讲的东西不都在上面写着吗?”

    宗秀指了指花架‘黑板’,道:“算盘这东西就是死记硬背口诀,然后多打多练,熟能生巧,没啥好说的。这样,你们再练练,我来回看看,有什么不对的我再讲。”

    见宗秀推托,一众老儒不免失望,可宗秀说的没毛病,珠算口诀就是死记硬背,然后多打多练。

    生员们再次将各自的书桌搬回原地,拨动着算盘。宗秀也似模似样的来回走动,不时假装看两眼。

    就这样,宗秀在国子监内硬是耗了一上午。

    而此刻的大明宫中,李世民正在大发雷霆,群臣颤颤巍巍,就连往日一起打天下的铁哥们都战战兢兢的耸拉着脑袋,不敢开口。

    响午的时候,宗秀找了个借口,言身体不适,和大家请辞。

    反正口诀都交出来了,又有老儒生代为授课,他在不在都一样。

    出了国子监的大门,见姜晨还在值守,宗秀打了个招呼,又喊来在旁边等候的车夫,坐上马车就往曲江小院赶。

    姜晨目送着马车离去,正暗中羡慕着宗秀的清闲,忽然脸色大变。

    “哥几个,我有事先走,若有人问起,就说我身体不适。”

    姜晨和周围值守的侍卫们打了个招呼,火急火燎的的赶到马房牵了马,向着宗秀离去的方向疾驰而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