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50章 柳家庄

时间:2020-10-27作者:就是头铁

    !

    宗秀现在很头疼,因为一旦到了柳家庄找到柳嬷嬷,就意味着真相大白。

    </p>

    根据张初尘所言:柳嬷嬷已经疯了。

    </p>

    一个疯子老太太,要说有这么个人,说明整件事有古怪:要么是阴谋,要么月牙儿不是正常人。

    </p>

    而柳嬷嬷要说没这么个人,和张初尘口供一致,那就说明易倾情是真的病了!

    </p>

    凭空多出一段记忆,这种人格障碍的病很难治,说不定还会遗传……

    </p>

    宗秀趴在马车上唉声叹气,他想的太深,太长远了。

    </p>

    赶车的庄户人架着马车,不时虚晃一鞭,催促着马儿赶路。而负责跟踪宗秀的内卫暗探,也不紧不慢的调在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确保不会被发现。

    </p>

    其实这些探子也想多了,宗秀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会被人跟踪。

    </p>

    车轱辘‘吱呀吱呀’的扭着,随着距离柳家庄越来越近,易倾情的呼吸也慢慢加快。直到赶车的庄户人停下马车,恭敬的说道:“大人,柳家庄到了。”

    </p>

    宗秀率先爬起身钻出车外,同时对易倾情叫道:“丫头,要不你在车里等着,我去找人问问?”

    </p>

    易倾情脸色异常苍白,银牙紧咬,朱唇颤动,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毅然走下马车。

    </p>

    “老哥,你且在此等候,我们去去就来。”

    </p>

    宗秀看着不远处的村落,和车夫打了个招呼,领着易倾情往庄内走去。

    </p>

    柳家庄位于万年县之南,是个不大不小的庄子。

    </p>

    据说庄里有人在李唐开国之际,立过大功,那人的子孙也受到蒙荫,至今还有子孙在宫内做官。

    </p>

    而柳家庄也因那人之功,被圣上特别关照,庄内田地多为自有,相较周边的庄子富裕了些。

    </p>

    宗秀走了没多远,就见几个人蹲在庄头扬场的磨盘旁,手里捧着大粗碗,一边闲聊,一边吃着饭。

    </p>

    那些人见宗秀和易倾情走过来,都停下手中的筷子,坐在磨盘上的老者率先开口道:“两位面生的紧,这是打哪来啊?”

    </p>

    宗秀笑容可掬的抱拳道:“老爷子,吃着呢?在下国子监算学助教,宗秀,想打听个人。”

    </p>

    “国子监的夫子?”

    </p>

    几个人慌忙丢开碗筷,齐齐起身。

    </p>

    老者更是紧张的说道:“下官柳家庄游徼柳闻裕,见过宗大人。”

    </p>

    柳闻裕是柳家庄游徼,虽然管着百多户人,却是个连品级都没有的小吏。这些年圣上重视文教,国子监的夫子最小也是个从九品,所以他在宗秀面前倒也不敢放肆。

    </p>

    宗秀笑道:“老人家无须多礼,我来就是想打听个人。”

    </p>

    柳闻裕忙道:“不知宗大人要打听谁?”

    </p>

    这一问,宗秀楞了。

    </p>

    靠,我怎么忘了问张初尘那老太婆名字了。

    </p>

    妹的,你们在易凤阁那会称呼柳嬷嬷,人家在自己老家还能自称嬷嬷不成?

    </p>

    宗秀讪笑道:“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是柳家庄的,年轻时候喜欢一身绿衣,嗯……据说有点疯疯癫癫。”

    </p>

    宗秀话音刚落,就见柳闻裕旁边的一个年轻人问道:“你说的可是疯婶子?”

    </p>

    “疯婶子?”

    </p>

    “对,就是疯婶子。她疯了有些年头,也是喜欢一身绿衣。”年轻人说完,好奇的看着宗秀,道:“你找疯婶子作甚?”

    </p>

    柳闻裕瞪了年轻人一眼,喝道:“住嘴,这哪有你说话的地。”

    </p>

    宗秀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柳游徼,方便带我去见见她吗?”

    </p>

    柳闻裕面带犹豫,看了看宗秀,又看了看易倾情,最后叹道:“保福,你带宗大人和这位姑娘过去,注意着点,别让她伤了大人。”

    </p>

    叫保福的年轻人端起碗飞快的扒拉几口,吃完碗中的东西,一抹嘴:“大人,跟我来吧。”

    </p>

    “麻烦小哥了。”

    &nbsxgchotel.p;</p>

    宗秀笑呵呵的领着易倾情跟在后面,沿着泥土村道走着。

    </p>

    保福一边走,一边说:“大人,你找疯婶子做啥?她疯了后,整个人就大变样,连柳叔都不敢接近她。”

    </p>

    “柳叔?”

    </p>

    “嗯,就是刚和你说话的柳叔,他是疯婶子的亲哥。”

    </p>

    保福很是健谈,一路走一路说:“听村里的老人说,疯婶子年轻时风光的紧,嫁给长安城里的一个大官,后来得了疯病,那大官不要她了,这才回jxpxxs.乡。”

    </p>

    宗秀问道:“你可知道那大官姓啥?”

    </p>

    保福前头领着路,瘪嘴道:“不知道。那时候我也就是个毛头小子,只知道疯婶子没疯那会,每次回来都会带一堆好吃的,对乡邻也挺和善,但凡谁家遇到个难处求到她,她准会帮。”

    </p>

    说到这里,保福叹了口气:“哎,自从疯婶子得了疯病回乡,彻底变了个人,神神叨叨的,还时常暴起伤人。好在她闺女在宫里做官,时常托人带点银钱回来,倒也不缺吃喝。”

    </p>

    “她闺女在宫里做官?”

    </p>

    宗秀面色微变,正想再问,就听保福道:“大人,到了,这就是疯婶子的家,呢,院子里坐着的那个就是疯婶子。”

    </p>

    小巧的院子不大,三五间房,院墙是一排木篱笆。篱笆上还缠绕着藤条,上面开满了花,倒是比周围的农家雅致很多。

    </p>

    隔着篱笆,能看清院中的一切。

    </p>

    一个穿着绿衣长裙的中年妇人坐在院中的葡萄架下,若不是那身绿衣脏兮兮的,头发也凌乱一团,倒真不像个疯子。

    </p>

    保福推开院门,大声招呼着:“婶子,我保福啊,来看你了。”

    </p>

    .jsshcxx.

    保福推门进去后,小声道:“大人,你一会站我后面,疯婶子疯起来脾气暴着呢,可别伤了你。”

    </p>

    绿衣妇人听到声音,头也不抬,依旧两眼呆滞的看着天空。

    </p>

    易倾情却是激动的叫着:“是她,她就是柳嬷嬷。”

    </p>

    保福奇道:“姑娘,你认识疯婶子?”

    </p>

    易倾情也不回答,直接绕过保福冲了过去。

    </p>

    保福紧张的快步跟上,焦急的叫道:“姑娘小心。”

    </p>

    宗秀叹了口气,他能咋办,跟上去呗。

    </p>

    葡萄架下,易倾情站在柳嬷嬷面前,激动的说道:“柳嬷嬷,你还记得我吗?”

    </p>

    柳嬷嬷茫然的看着易倾情,见到那一袭红裙,瞳孔猛的一缩,忽然猛地跳起来,两手疯狂的挥舞着,同时迈开双腿往里屋跑,边跑还边大声吆喝。

    </p>

    “鬼!恶鬼!你这恶鬼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p>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