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43章 伤势好转

时间:2020-10-24作者:就是头铁

    正拔草的易倾情听到呼唤,急忙起身,先到井边打了桶水,洗了洗手,才匆匆忙忙的跑进房内:“公子,怎么了?”

    宗秀有点难为情的说道:“那个,想请你帮个忙。我这背上的药膏……”

    易倾情忙道:“倒是我疏忽了,来的时候卢公特意交代公子背上的药膏要一天一换。”

    鞭刑后,宗秀背上血肉模糊。虽有赵御医留下的珍贵药膏,十天半个月里也别想下床活动。而且他也只能趴着,脑袋、胳膊动的幅度大一点,都会牵动背部肌肉。

    易倾情找来膏药,又备好纱绢、剪刀来到床边。

    “公子,忍着些,可能有点疼。”

    易倾情小心翼翼的揭掉旧纱。

    “嘶~”

    宗秀吃痛,倒吸一口凉气,见易倾情停手,忙道:“没事,我叫我的,你干你的。”

    淡薄的背上,血肉模糊,都是鞭痕,还有贯穿的刀伤。那是去年大战羌族贼寇时留下的印记。

    易倾情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却也不像正常的千金小姐那般惧怕,麻利的给宗秀涂好新的药膏,裹了纱绢,用剪刀裁剪好后,扎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公子,换好了。”

    尽管易倾情换的很快,动作也很轻,可宗秀也疼的满头大汗,面色苍白:“这该死的伤,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好。”

    易倾情道:“公子安心养着就是,想必公子也饿了,我去做饭。”

    易倾情做了个礼,轻快的走出房间,进了偏房。

    不过多时,就有炊烟袅袅,顺着烟筒飘了出来。

    房间内,宗秀趴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青烟,眉头紧皱,两条眉毛都快拧成了‘川’字。

    接下来的日子,就秦怀道偷偷摸摸的来过一次,将宗秀留在国子监的赏赐悉数带来。除了锦十匹、绢十匹、纱十匹、白银一千两,黄金一百两外,还特意送来不少蔬菜腊肉鸡蛋。

    宗秀因伤势未愈,每天都趴在床上,洗漱吃饭皆由易倾情侍候。

    易倾情也不嫌烦,反而很有耐心,甚至怕宗秀趴久了寂寞,偶尔还会抚个琴,弹个琵琶什么的给宗秀解闷。

    曲江旁的小院里,宗秀的伤势一天比一天好。大明宫内,老李也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自己的龙图大业。除了要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数字、公式、珠算口诀、新型算盘外,老李还在为另一件事头疼——李靖受伤,代天子巡查诸道的计划既已提出,总要有个人去……

    后宫。

    兰陵公主坐在御花园的小亭子中,一手托着圆润光洁的小丫头,一手随意的丢着棋子。对面,长乐公主笑嘻嘻的看着无心下棋的兰陵,也不言语。

    旁边花丛中,五岁大的小晋阳正欢快的迈着小短腿,追着汝南公主嬉戏。

    “兰陵妹妹,到你了。”

    长乐公主又落了一子,大龙成型,胜局在握。她还是头一次下赢兰陵,心情极好。

    兰陵公主撇了眼棋盘,见翻盘无望,郁闷的推散棋子:“不下了,不下了。这个死丫头,让她去打探个消息,竟然现在还没回来。”

    长乐公主掩嘴窃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那日若非你冲动,宗秀又岂会被父皇所罚。”

    “我……”兰陵公主气道:“谁让他故意刁难我等。”

    “妹妹勿要恼怒。说起来宗秀还真是个罕见的才子,先有数字、公式,后有珠算口诀,这以后还不知道搞出什么古灵精怪的玩意,等父皇气消了,说不定还会重用与他。”

    长乐公主嘴上安慰着兰陵,心里却在叹气。有些事外面的臣子和百姓不知道,她们这些亲生女儿还不清楚吗?

    宗秀以珠算口诀,换走了一个青楼花魁,惹的父皇震怒,若不能离开那个花魁,永远别想重拾圣上隆宠了。

    两位公主谈话间,一袭绿影出现在御花园中。

    那道绿影很快,脚步匆忙,不过多时便跑到凉亭之中。

    “奴婢柳娥,见过长乐公主,见过兰陵公主。”

    来人二十出头,一袭绿衣,装扮和普通人的宫女不同。

    兰陵公主急道:“我让你打听的事呢?如何?”

    柳娥应道:“回公主的话,那人现住在曲江之畔,就在上林苑下游十里之处,不过……”

    “不过什么?”

    见柳娥不敢言语,兰陵公主急了。

    柳娥道:“这些天他从未出过院子,身边还多了个整日带面纱的红衣女子,那女子行走间脚步轻盈平稳,看起来武功不弱,奴婢怕被发现,就没靠近查看。”

    “红衣女子?”

    兰陵公主和长乐公主对视一眼,摆了摆手:“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是,奴婢告退。”

    柳娥离开后,兰陵公主银牙紧咬:“可恶,还真是个胆大包天的登徒子。”

    长乐公主掩嘴窃笑:“嘻嘻,兰陵妹妹这是吃醋了。哎呦呦,少见少见。”

    兰陵公主哼道:“我才不会吃他的醋呢!只是气他明明满腹经纶,却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自毁前程,着实不知上进。”

    “什么不知上进?”晋阳跑累了,扯着汝南公主走了过来,奶声奶气的问道:“兰陵姐姐还在生母后的气吗?”

    “我怎敢生母后的气,小兕子莫要胡说。”

    兰陵公主急忙否认。那天宗秀被罚后,她也没逃掉,被长孙无垢罚了七天的禁闭,也就这几天才放出来。

    汝南公主比晋阳大不了几岁,十二三岁的小丫头跑的满头汗,嚷嚷着:“热死我了,我要回去吃冰镇酸梅汤,小兕子,你去不去。”

    晋阳一听到冰镇酸梅汤,两眼放光道:“去,去,小兕子也要吃。”

    长乐公主笑呵呵的起身:“兰陵妹妹,你这火气那么大,要不要去喝点冰镇酸梅汤去去火啊?”

    几个公主嬉笑着离了御花园。

    曲江之畔,宗秀在床上躺了十来天。这天下午,易倾情又给宗秀换药时,喜道:“公子,新肉已经长出,看来很快就好了。”

    宗秀翻了翻白眼:“再不好我都快躺废了。”

    随着换药的疼痛一次比一次轻,宗秀也能感觉到背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等易倾情换完药,宗秀催促着易倾情离开,不过一会,自己穿了件长袍,慢悠悠的晃到院子里,在易倾情惊慌的表情中,宗秀仰天大笑:“哈哈,老子终于能下床了!”

    易倾情焦急道:“公子,你伤刚好点,可不能动作太大,若拉破嫩皮如何是好。”

    “没事,没事,我就到门口走走。娘的,都快躺残废了。”

    宗秀不顾易倾情的阻拦,迈着八字步出了小院,打开院门就往外走。

    易倾情担心宗秀,急忙挂上面纱跟了出去。

    宗秀出了门就往江边走,站在曲江旁举目远眺,憋在屋子里十来天,差点没憋死。这会呼吸着江边的新鲜空气,吹着拂面的小风,又有美人在侧,那感觉一个字——爽。

    易倾情一身红装,身姿婀娜,俏生生的站在旁边,宗秀数次差点没忍住,想伸手去抱。

    毕竟这些天都是易倾情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该看的不该看的,易倾情都看到了。十来天的相处,宗秀觉得就算他真做出点什么,易倾情也不会拒绝,只是先前有伤……

    “倾情。”宗秀舔了舔嘴唇。

    易倾情忙应道:“公子何事?”

    “我……”

    宗秀想了想,正打算说几句好听的话,然后……

    忽然,马蹄声响起,紧跟着远处烟尘滚滚,似有人乘快马而来。

    宗秀无语:哪个杀千刀的,这时候坏我好事,真是一点眼力劲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