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39章 神秘消失的月牙儿

时间:2020-10-23作者:就是头铁

    “那个人?哪个人?”

    宗秀按耐不住好奇心了,他很想知道那个对易倾情很重要的人到底是谁。

    易倾情好似陷入了回忆,俏脸上挂着暖暖的笑:“说来可笑,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别提她现在在哪。”

    不知怎地,宗秀听到这里,心里没来由的一松。

    易倾情淡淡的说道:“我只记得在没遇到燕妈妈前,一直有个姐姐照顾我。她比我大不了几岁,那时候……”

    易倾情歪在小脑袋,娥眉微皱,极力回想着。

    “她应该**岁的样子。”

    “额,女的?”宗秀楞道。

    易倾情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姐姐还有男的不成?我只记得她让我唤她姐姐,听人唤她作‘月牙儿’。”

    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易倾情的神色很复杂,像开心,又像难过。

    “小时候我一直跟在她身后。因为父亲的事,那时没少做噩梦,受月牙儿姐姐照顾良多。有次高烧不退,阁里的人就将我丢在柴房自生自灭,多亏了月牙儿姐姐暗中照顾,我才活了下来。”

    易倾情苦笑道:“一个**岁的女孩在冰冷的夜晚紧紧的抱着一个更小的丫头,用自己体温给小的那个取暖,回想起了着实辛酸。我这一生欠月牙儿姐姐太多,若不是她的照顾,在遇到颜妈妈之前便已死了,焉能活到现在。”

    宗秀问道:“那月牙儿后来去哪了?”

    易倾情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额……”

    宗秀面带狐疑:不对啊,你们俩从小在一块,易凤阁就那么大点地,一个人突然消失,不可能不知道去了哪。

    在宗秀狐疑的眼神中,易倾情幽幽的说道:“我记得最后一次见月牙儿姐姐的时候,是在我七岁那年。”

    “嗯嗯,然后呢?”宗秀好奇心被彻底勾起。

    “没然后了。”易倾情叹道:“那天长安城飘着雪花,月牙儿姐姐带着一盒甜糕去看我。”

    说到这里,易倾情止住话头,久久不语,宗秀等的着急,不禁催促道:“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哎~现在想来,月牙儿姐姐应是已经知道自己要走了。”

    一声叹息,深远悠长。

    易倾情明媚的大眼睛里带着迷茫。

    “那天月牙儿姐姐将甜糕放在我面前,和我闲叙几句,就匆匆忙忙的离开。走的时候,还笑着和我道别,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易倾情的话带着伤感,这么多年过去,易倾情再不是当年的小孩子,她已经学会思考。

    或许哪天,月牙儿临别的时候,是有什么话想和她说吧。

    然而年龄幼小的她不懂事,眼里只有那盒好吃的甜糕,以至于忽略了月牙儿的感受。

    “那一别,我就再没见过月牙儿姐姐。我也问过阁中的老人,她们都不知道月牙儿姐姐去了哪。时过境迁,我真的很想找到月牙儿姐姐,和她见上一面,好好的道声谢,喊一声姐姐……”

    易倾情说着说着,轻声抽泣起来。

    宗秀看的既开心又难受。

    他开心的是:易倾情要找的人,是个女人。

    而他又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

    “呜呜呜呜……从我记事起,这个世界上就两个人对我好。一个是颜妈妈,另一个就是月牙儿姐姐。可是和月牙儿姐姐见的最后一面,我只想着吃那盒甜糕,就没想着多问一句。呜呜呜呜……”

    易倾情越哭声越大,宗秀看的不忍,劝道:“易姑娘,其实你也无需伤感,易凤阁有皇家背景,里面的人和物应当都有登记造册。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对了,你有没有问过颜倾城?”宗秀问道。

    易倾情抽泣道:“颜妈妈是在月牙儿姐姐走后才出现在易凤阁的,她也不知道月牙儿姐姐去了哪。”

    “额?就没翻看过记录?”

    “易凤阁发生过火灾,就在颜妈妈进入易凤阁前两个月,所有的东西都被焚毁,歌姬也死伤了十数个。”

    “……”

    宗秀一脸无语:得,还真是想查都无从下手,一点线索没有,找个鬼啊。

    易倾情又哭了一会,才抬起满布泪痕的俏脸:“公子,我别无所求,只希望能找到月牙儿姐姐。若公子肯帮忙,倾情甘愿为奴为婢,侍候公子一生。”

    “哎,我也想帮,可帮不上忙啊。”宗秀叹道。

    易倾情道:“奴婢相信公子一定能找到月牙儿姐姐。”

    “……我都不相信我自己。”宗秀没好气的说道:“一个十来年前的人,还是个小丫头,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上哪找。”

    “可公子不是点醒了卫公吗?卫公大人欠下公子天大的恩情……”

    宗秀一愣:“你的意思是卫公知道月牙儿的下落?不对,不对,若卫公知道,那卢公、英公他们应该也知道,你已是自由身,程老哥、李元帅、魏相对你愧疚颇深,拜托他们寻个人应该不难。为何一定要我帮你找?”

    在宗秀质疑的眼神中,易倾情凄惨一笑:“因为当年易凤阁初建之时,与幕后掌管易凤阁的便是卫公的夫人红拂女!除了卫公夫人,奴婢实在想不到还会有谁能知道月牙儿姐姐的去处。而卫公又欠公子的恩情,也只有公子能从卫公那里打听出月牙儿姐姐的去处。”

    通了。

    全都通了。

    宗秀终于明白易倾情为何在那夜之后,敢为他欺君,隐瞒他和李靖的秘密谈话。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呢。

    敢情是那夜李靖走后,易倾情存了借他之口,去找李靖问出月牙儿下落的心思。

    至于为什么不让颜倾城、程咬金、李世绩等人去问,那再简单不过了。

    堂堂国公夫人,暗中掌管过最大的青楼,这说不出去还不被笑话死。李靖欠宗秀的人情,宗秀去问也就罢了。要是程咬金、李世绩等人登门去问,绝壁会被李靖认定是故意羞辱他,让家丁打出去。

    宗秀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泛白,又看了看满脸哀求的易倾情,叹道:“易姑娘,你看我这样有心无力啊。”

    满背的鞭伤,床都下不了,更别提去李靖家串门了。

    易倾情见宗秀松口,喜道:“奴婢愿意等。”

    “……”宗秀翻了翻白眼:“能别一口一个奴婢了吗?我听着烦就不说了,这要让程老哥、李元帅、魏相他们听到,还不抽死我。”

    “那……”

    易倾情正要分说,就听外面传来管家的声音:“宗公子,醒了吗?孔大人、于大人他们到了,正在前院候着。小的担心公子未醒,就没敢放他们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