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夫子很闲 第36章 杀不得

时间:2020-10-22作者:就是头铁

    眼看老李盛怒之下起了杀心,长孙无垢慌忙叫住传旨的太监,道:“请陛下三思,宗秀杀不得。”

    老李两眼一瞪:“你也要为宗秀求情是不?”

    长孙无垢幽幽的叹了口气:“二郎,妾室并非为宗秀求情,全是为了陛下的名声着想。”

    长孙无垢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她很懂男人的心,更知道该如何劝慰一个满心怒火的男人。

    “二郎。”长孙无垢走到李世民身边,挽住李世民的手,道:“今日之事,宗秀若只是个普通人,他确实胆大包天,该杀。可以他现在的功绩而言,与公与私,都杀不得。”

    长孙无垢轻轻的捏着李世民宽大的手掌,分说着自己的见解。

    “自古以来,明君不嫉贤才。”

    “与公,宗秀以弱冠之年,先后创出数字、公式、珠算口诀,改进繁琐的算学,已称得上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他的功绩,足以被后人铭记,千秋功扬。杀不得!”

    “与私,事情都过了那么多年,那丫头也长大成人,也该有个了断。”

    “今天卢公起了这个头,想必魏相、李将军、侯将军等瓦岗寨走出来的老人,也会生出这个心思。”

    “陛下,朝堂之上,最忌君臣离心。既然他们都有了此等心思,陛下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既全了宗秀的心意,也收了诸为大臣的心,消了那层隔阂。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长孙无垢分析的头头是道,李世民脸上的怒意慢慢消退,冷冷的说道:“怕就怕这件事里,宗秀只是被推出来的挡箭牌。”

    长孙无垢轻笑道:“不管是不是卢公他们在背后搞鬼,如今四海归心,他们还能翻起什么花?陛下下旨的时候,不妨点拨一二。”

    大明宫中,程咬金、魏征、李世绩三人跪了整整两个时辰,尉迟敬德、柴绍、长孙无垢、褚遂良等非‘瓦岗系’出身的官员则都怕惹祸上身,早早退去。

    入夜时分,大明宫内灯火通明,三个人跪成一排,也不敢起身。直到厚重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三人又打起精神。

    李世民和长孙无垢联袂而来,都是冷着脸,见三人还在跪着,李世民脸色更差了,他也不喊平身,快步绕过三人,走到龙椅前。

    “求陛下开恩。”

    程咬金、魏征、李世绩再次行五体投地大礼,匍匐在地。

    李世民冷哼一声:“起来吧!”

    “臣不敢。”

    又是异口同声的腔调。

    长孙无垢淡淡的说道:“三位国公,可以起身了。陛下已经准了宗秀的请求。”

    “真的?”程咬金喜出望外,满头血污的笑脸看上去很是狰狞。

    李世民冷着脸:“朕虽准了他的请求,却也是有条件的。”

    魏征忙问:“请陛下分说”

    李世民伸出两根指头,冷冷的说道:“第一,朕可以还她自由,但她今后永不得抛头露面。”

    长孙无垢解释道:“陛下金口玉言,曾下旨罚她一世为奴,若让人知道易倾情脱离易凤阁,与陛下威严有损。”

    程咬金欢喜道:“可以,可以,这个没问题。”

    李世民再次说道:“第二,她今生今世都不得恢复单姓!若让外人知道她的身世,朕绝不轻饶!”

    李世绩抱拳道:“陛下放心,这点臣愿以性命担保。”

    “哼,但愿如此!”

    李世民冷着脸,摆了摆手,示意让三人下去。

    魏征、程咬金、李世绩三个老哥们跪了一下午,这会腿软,相互搀扶着起身,又对老李道了谢,才欢天喜地的离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老李心中没来由的一酸,面带苦楚。长孙无垢看出了爱郎的心思,也不言语,只是轻轻的捏着爱郎宽阔的肩膀。

    宫门外,三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老头相互搀扶着,都是眼带泪光。

    程咬金激动的带着哭腔:“十三年了!十三年了!五弟在天有灵,终于能安息了。”

    “是啊,十三年了,咬金,你也老了。”李世绩抹了一把眼泪:“大哥的头发也白了不少。”

    魏征却是幽幽的叹息着:“只怕从今往后,咱们在陛下面前就碍眼了。”

    程咬金毫不在乎的大笑道:“大哥说什的胡话,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陛下又岂会那么小心眼?”

    “哎,但愿吧。”

    魏征和李世绩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深深的担忧。

    程咬金倒是不在乎,他一辈子劫过道、造过反、当过土皇帝、睡过美娇娘,值了。

    要说遗憾,他也有。

    程咬金最大的遗憾就是十三年前单雄信被斩时,没敢开口求情,以至于害了自己兄弟的命。

    “我说两位哥哥,走吧,先去我家。”程咬金拉着李世绩和魏征的手:“易丫头能脱苦海,都是宗秀的功劳,怎么说也要带着宗秀一起去接她。”

    魏征白了一眼:“你倒是心大,宗秀昨夜刚挨过鞭子,来回颠簸,要再受了风,还不要了他的命。”

    李世绩却道:“我倒赞同咬金的话,且不说宗秀是救五弟之女的功臣,光凭内卫的手段,若不拉着他一起去,只怕陛下会认定这件事是咱们几个从中作梗。”

    “那受了风寒怎么办?”魏征问道。

    程咬金咧嘴一笑:“怕啥,我找人用八抬大轿抬着他,还能颠坏了不成?”

    是夜。

    长安城内,易凤阁门前,五顶大紫轿子落在门口,导致原本想进去潇洒的客人都远远观望。

    “哎吆,原来是程爷、李元帅、魏相爷到了,快快请进。”

    看门的龟奴头一次见到三个国公齐聚易凤阁,急忙挤着谄媚的笑脸迎了上去。

    程咬金反手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滚!”

    “程爷,你这是为何?”

    被打的龟公也不敢叫疼,捂着腮帮子,委屈的问道。

    程咬金哈哈大笑:“今天爷高兴,包了你们的易凤阁,让所有人都出去。”

    “啊……”龟奴大惊。

    “咋,没听到吗?一炷香内,我不管是几品官,只要没老子大的,都给我赶出去!今天易凤阁我们哥三包了。”

    程咬金直接扯着嗓子吼道:“里面的人都给我滚出来,不然老子拿巴掌扇你们的脸。”

    李世绩和魏征站在后面摇头苦笑。有点过了,陛下那怕是不好交代。

    还真别说,程咬金这一嗓子下去,易凤阁内呼呼的跑出一堆人,那些人见了程咬金、李世绩、魏征三人并排站在门口,都是一愣。

    毕竟程咬金来,他们还能接受。

    可李元帅和魏相怎么也来了?

    被人围观,李世绩还好,魏征还是头一次来易凤阁,又被同朝为官的下属看见,老脸带着窘迫。

    “快走,快走,再不走俺可动拳头了。”

    程咬金催促着。

    大批的客人匆忙散去,自然引起了老鸨子颜倾城的注意。

    颜倾城迈着急促的步子,花枝招展的跑了出来,等看到李世绩和魏征,明显一愣:“你们……”

    李世绩对颜倾城点了点头:“颜大家,多年未见,你可安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