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1091.第1090章 永安寺暴雨现白骨(4)

时间:2017-10-28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推开他的手,无法抑制地心乱如麻,“我不是帝王……皇表哥是很称职的帝王,我不会抢他的东西。 ..”

    连澈沉默良久,淡淡道:“很多事都由命运推动,由不得你抢还是不抢。”

    沈妙言总觉得鬼帝和连澈知道很多事,但他们又不肯对她明言……

    她有些气,正要说话,连澈忽然掩住她的嘴,带着她从窗户离开。

    两人藏进枫树背后,沈妙言望过去,只见那位独腿僧人又回来了,手拎着的食盒却不不见了。

    果然是去送饭的……

    只是这深山老林的,他去给谁送饭?

    “走吧。”连澈轻声,身形一动,揽着沈妙言快速掠了出去。

    回到永安寺,连澈随便给她弄了碟馒头来,让她给鬼帝送去。

    沈妙言端着馒头进了禅房,瞟了眼桌,只见鬼帝手边堆积着厚厚一沓银票,大约是把其他三人的银钱全赢过来了。

    正好魏长歌过来,笑道:“妹妹做的馒头?”

    说着,拿了个咬了口,带着疑惑赞道:“好吃是好吃,怎么味道跟厨房老师傅做的一样?”

    “呃……”沈妙言无语,这馒头本来是那老师傅做的……

    正好新一轮麻将开始,魏长歌把魏成阳赶下去,自个儿坐桌,“皇兄输了那么多银钱,当心晚被皇嫂骂。我替皇兄赢点儿回来。”

    魏成阳笑得儒雅温和,“那为兄今夜是否挨骂,便全指着弟弟了。”

    鬼帝朝沈妙言招招手,沈妙言走过去,他拿了只馒头,瞟了眼盯着麻将深思的君天澜,薄唇漾起一抹轻笑。

    他很喜欢,与他在一起的时光。

    哪怕只是简单地玩麻将,他也喜欢。

    沈妙言走到君舒影后面,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眼疾手快地按住他正要出牌的手,替他挑了张牌放出去,“出这张。”

    君舒影托腮,细长妩媚的丹凤眼笑得眯起来,“小妙妙真是聪慧啊……”

    有沈妙言和魏长歌的加入,牌桌的牌风立即变了。

    君舒影这边有沈妙言帮忙,魏长歌那边有魏成阳看顾着,而鬼帝本身赌技极好,几轮转下来,倒只有君天澜从未赢过,坐在那里显得形单影只颇为可怜。

    又过了三轮,君天澜起身,淡淡道:“我去更衣。”

    沈妙言低垂着眉眼帮君舒影看牌,只当听不见看不见他。

    隔壁西房,君天澜方便过,刚走到外间,看见鬼帝堵在门口。

    他往后退了一步。

    “啧,我又没有断袖之癖,你这么怕做什么?”鬼帝含笑凑过去,“想不想赢一局挣回面子?”

    “与你何干?”

    “分明想赢得很,还嘴硬……”鬼帝拍了拍他的肩膀,“唤一声哥哥,我让你赢。”

    君天澜绕过他,面无表情地往禅房走。

    鬼帝注视着他的背影,薄唇噙着的笑容越发热烈,追去道:“我本你大,唤我一声哥哥,也不算辱没了你。”

    “离我远点。”

    “明明孤单得要死,好不容易得了我这么个说话的人,嘴却还要撵我走……君天澜,你怎么这么口不对心?”

    “……”

    “唤我哥哥。”

    “你走开。”

    “唤一声听听啊!”

    “走开!”

    “哈哈哈哈哈……小子,你是在害羞?”

    “并没有!”

    两人吵吵闹闹,回到禅房时,却极有默契地一致缄口。

    再玩牌时,君天澜莫名其妙赢了。

    他推倒面前的麻将,让众人看个清楚。

    余光却悄悄望向沈妙言,见她并不看自己,不觉又有些失望。

    第二局,鬼帝一手托腮,一手在自己面前的麻将里挑挑拣拣,出了几张后,旁边君天澜又赢了。

    他一连赢了五局,把输掉的银子差不多又给赢了回来。

    此时已是傍晚,鬼帝扫了他一眼,尽管他脸仍旧没有表情,可他是知道,这小子心情刚刚好了许多。

    他笑眯眯起身:“该用晚膳了,走吧!”

    君天澜望向沈妙言,却见她和魏长歌一道落在后面,正低声笑说着什么。

    心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涩,他收回视线,虽维持着冷峻,可拢在袖的双手早已青筋暴起。

    他真的……

    彻底失去她了吗?

    傍晚时分,众人用过晚膳,却见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沈妙言穿行过游廊,刚走到一半,廊外猛地响起一声惊雷,陡然间狂风大作,已是暴雨如注。

    黄豆大的雨点溅进来,把她的裙摆都给打湿了。

    她抖了抖裙子,正想着赶紧回去,却见前方隐约立着一个修长高大的黑影。

    身后的宫女提着灯笼往前走了几步,仔细看了那个黑影,继而回头道:“郡主,是大周皇帝。”

    沈妙言咬了咬牙,这条路是通往她禅房的必经之路,这个男人,却守在这里……

    她低下头,只当没看见他,快步往前走了过去。

    刚与他错身而过,君天澜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抵到廊柱,一双暗红色的狭长凤眸在昏暗闪烁着令人心惊的暗芒。

    几名宫女急忙道:“快放开我们郡主!”

    男人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沈妙言,话却是对着那些宫女们说的:“滚!”

    几名宫女哪敢走,还要再争辩,沈妙言淡淡道:“都退下。”

    这男人动不动发疯,谁知道他会不会出手打伤这些宫女。

    很快,长廊只剩下两人。

    君天澜一手扣着沈妙言的腰,一手攥住她的面颊:“为什么……为什么不肯看我一眼?!沈嘉,在你心里,咱们在一起的七年时光,究竟算什么?明明,明明一开始,那么好……”

    “那是从前。”沈妙言抬头直视他的双眼,语气平静的近乎冷漠,“我已经回到自己的家了,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牵扯。你若觉得我欠你太多,金银珠宝,只要你提的出来,我统统想办法弄来还你。”

    “金银……珠宝?”

    风雨声四起。

    男人在黑暗低笑出声,“沈嘉,在你眼里,我对你的七年,不过只值一些金银珠宝?”

    因为痛苦,他的声音喑哑而艰难。

    薄唇的弧度,更是透出浓浓的戾气与苦涩。

    暗红色的狭长凤眸在黑暗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像是一头濒临崩溃的野兽。

    ——

    ://..///43/4352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