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803章 她用性命,叫他百口莫辩

时间:2018-06-14作者:风吹小白菜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慈悲为怀的僧人,他分明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皇上,只要您派人细细查问,租赁灵安寺田地的农人都能向您作证,灵安寺乱征高额地租,被活活逼死的百姓,并不止我一家!”

    如今天下一统,官员们上报的奏章里,处处高歌着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

    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在阴暗的角落里,甚至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看不见的恶鬼仍旧在行凶。

    他们披着光明正大、普度苍生的皮,扮出一副慈悲为怀的和蔼模样,可那背在身后的双手,却沾满了浓浓的血腥!

    文武百官,以及随行而来的家眷、禁卫军、宫女、内侍,皆都不约而同地转向觉海。

    这个小丫鬟的指控实在太过可怕,若调查属实,这所谓的护国圣寺,怕也将不存于世。

    而面对枇杷的控诉,觉海面皮发青,嘴唇毫无血色。

    他明明吩咐手下,明明吩咐手下把这个女孩儿远远地带走,打发她一笔银子,永远不许她出现在皇城里,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又回来了……

    枇杷站起身,含泪盯向他,“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她笑得嘲讽,“我被你手底下那几名和尚带去外郡,他们给了我一笔封口费,还威胁我,若敢不识相回到镐京,就要我好看。但我爹娘惨死,我哪里能甘心独自苟活?!就算死,我也想拉着你一起死啊!

    “我跋山涉水返回镐京,不料半路被强盗抢走了盘缠,可便是乞讨,我也要乞讨回镐京!”

    她转向沈妙言,恭敬地朝她跪下磕了个头,“我回到镐京以后,走投无路,幸得小姐收留,好生待我,我才能有今日诉说冤屈的机会。”

    沈妙言心中怜惜,正要上前扶起她,小姑娘却站起身,迅速跑到广场边缘的石柱旁。

    她指着觉海望向众人,笑中带泪:“这个大和尚心肠恶毒,逼死百姓,早已犯下戒律!而且,而且他还曾逼女干于我!我虽然出身贫寒,却也知道礼义廉耻!我忍辱负重这么久,终于向皇上诉说了冤屈!想来爹娘在天之灵,可以如愿了!”

    她说完,含着泪水,猛然撞上了石柱!

    全场哗然!

    凤樱樱大叫了声“枇杷”,奔过去把那小姑娘扶起来的时候,只见她的额头上晕染开大片血红,已没了呼吸。

    沈妙言摇着团扇的手,忍不住倏然收紧。

    她盯着枇杷,那个女孩儿并不像被破了身子的模样。

    唯一的解释,是她要用自己的清誉,栽赃陷害觉海。

    再用她最宝贵的性命,叫觉海百口莫辩。

    她,死也不要这个男人再做和尚,再侮辱佛道之名……

    沈妙言垂眸,心中五味杂陈,竟不知是何滋味儿。

    而觉海面色惨白,嘴唇发抖,连手脚都是冰冷的。

    面对所有人质疑的目光,他吼道:“贫僧从未犯过清规戒律,何来逼死百姓一说?!而且贫僧也从未碰过这位女施主,她一派胡言,不过是受妖女唆使,故意害我!”

    沈妙言自然不会叫枇杷白死。

    她摇着团扇,冷然一笑:“监院大师急什么?这一桩桩一件件,咱们慢慢查就是。首先,是灵安寺佃租的问题。既然大师坚持认为佃租不曾有错,不如把贵寺账本提供给皇上查阅,如何?”

    觉海攥紧一双铁拳,赤红的双目,盯紧了沈妙言。

    这个女人,分明是有备而来!

    老主持见他如此,便也知晓寺庙里的账本的确有问题。

    他望了眼沈妙言,又望了眼苍天,摇了摇头,叹息道:“月盈则亏,水满则溢,天理也,天理也……”

    他感慨完毕,慈眉善目地对君天澜道:“皇上若是愿意,可以搜寺。”

    总归,他们灵安寺今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君天澜面无表情地示意韩棠之搜寺。

    韩棠之带着两百名禁卫军,动作极快,不过两刻钟的功夫,就搜出了一大堆账本。

    他拎着单独从大雄宝殿内搜出的账簿,呈送到沈妙言面前,“凤二姑娘,这十本账簿,是从佛祖座下莲花里搜出来的。既是被单独放在一块儿,想来,定然与其他账本有些不同……”

    君天澜瞥了眼对自己女人献殷勤的臣下,倒也不恼。

    沈妙言接过,又对谢陶道:“谢夫人可否帮个忙?”

    谢陶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听见她的话,笑吟吟奔过来,朗声道:“凤二姑娘放心,我定然会仔细看账。”

    这十本账簿她原就翻看过,因此今日再看时,速度更快,迅速就把里面不对劲儿的地方,一笔一笔讲给众人听。

    文武百官们听着谢陶清脆甜糯的嗓音,神色各异的视线,皆都在老主持和觉海身上打转。

    灵安寺这些年靠欺骗百姓得来的高额佃租,加起来数额之庞大,着实令人心惊。

    觉海白胖的脸庞上沁出细密冷汗,一双眼只盯紧了老主持,嗫嚅道:“主持,这些佃租的额度,几十年前就是如此,不存在弟子一当上监院,就擅自更改的道理……”

    他其实知道这些佃租不合理。

    也知道这般佃租,曾逼死了多少人。

    可是……

    可是,灵安寺所有的光辉荣耀,都必须依靠他们自己来堆砌。

    而金银,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那大雄宝殿里的纯金佛祖塑像,那每间禅房里的古董字画,全寺上下数千名僧人的吃喝住行,外来僧人、贵客们的斋饭与精细款待,有哪样不需要使银子?

    旁人只看到灵安寺是护国圣寺,荣耀非常,却从不知道,他们为了维护这光鲜的门面,需要花多少雪花纹银!

    可每年香客们上供的香火钱根本不够他们维持这份体面,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压榨佃租,从百姓身上掏银子……

    他想着,抬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主持……”

    老主持抬手,笑容依然慈蔼,“不必多言。此事牵连整座寺庙,不会叫你一人承担。”

    “可是——”

    “那些人命换来的体面,是全寺上下所有人都享用了的。若论罪,人人皆有罪,不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