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802章 他的女孩儿,他要守护到底

时间:2018-06-14作者:风吹小白菜

    ,精彩小说免费!

    老主持双掌合十,“阿弥陀佛,今日之事,终究是觉海无礼在前,若皇上愿意,咱们可以各退一步。”

    “主持,妖女尚未除掉,咱们寺中弟子还被他人所杀,如此有辱颜面的大事,咱们岂能退步?!”

    觉海不甘心地上前。

    沈妙言看着这些和尚,示意连澈把她放下来。

    她捋了捋长发,走到君天澜身侧站定,含笑望向觉海,“监院师傅总说我是妖女,可我在皇上身侧待了一个多月,平日里所做的,不过是治理后宫,节省开支,减轻赋税。敢问监院师傅,在你眼里,妖女就是这样贤惠的吗?”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

    总觉得,“贤惠”二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有点儿往脸上贴金的意思。

    沈妙言注意到他嫌弃的目光,忍不住咬牙悄悄瞪了他一眼。

    觉海冷笑,“死而复生,有背天道,不是妖物,又是什么?!”

    “且不说你拿不出证据,证明我就是魏天诀。退一万步,便我就是魏天诀,可我从前作为大魏女帝,为维护国人而废除奴隶,为避免中原生灵涂炭而主动请四国会盟,这样的我,究竟哪一点担得起妖女之名?”

    沈妙言掷地有声。

    众人皆都专注地看着她。

    她穿一身胭脂红的大袖宫裙,腰身细细,稚嫩却不失气势。

    而他们的君王身着墨金龙袍,束金腰带越发衬得他身姿高大修长,端谨的帝冕下,是一张看起来不过二十余岁的俊美面庞。

    两人站在一块儿的模样,莫名的……

    登对。

    就好像,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

    觉海面对沈妙言的质问,沉默半晌,却仍旧不肯松口:“我灵安寺乃是护国圣寺,你的出现有违天道,贫僧就该把你斩杀!”

    “不问缘由,不问因果,这就是灵安寺处理事情的方法?”沈妙言嗤笑,“我今日,倒是涨了见识。”

    觉海冷笑,旋即抖落袈裟,只着僧衣,不由分说地袭向沈妙言!

    斩妖除魔,这是他的信仰!

    妖物就该待在地狱,而不该出现在人间!

    然而君天澜岂能叫他得手,身形一动,就挡在了沈妙言跟前。

    觉海投鼠忌器,皱眉道:“怎么,皇上果真要维护这个妖女?!”

    君天澜半步也不肯退,只冷冷盯着他,用威严的沉默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老主持及时呵止:“觉海!此事到此为止,向那位女施主赔不是。”

    觉海不甘,然而面对老主持的命令,他到底不敢违背,只得收手,黑着脸转身走回到他身后。

    半点儿道歉的意思也没有。

    老主持轻轻呼出一口气,朝君天澜行了一礼,“阿弥陀佛,皇上,寺院僧人无礼,还望见谅。贫僧在此,代他向这位女施主赔不是了。”

    沈妙言从君天澜背后绕出来,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柄紫竹骨丝面折扇,慵懒轻摇,哂笑道:“主持大师,你先别急着致歉。觉海他今日指控我是妖女,明明拿不出半点儿证据,却敢在此大呼小叫,打乱祭天大典……那么,我也想指控他。”

    觉海再度大怒:“你还想如何?!”

    沈妙言含笑踱步,清脆的嗓音回荡在广场之上:“你是灵安寺监院,手掌寺庙的财务大权。据我所知,在你打理灵安寺的这些年,灵安寺积累的金银财宝蒸蒸日上,数额十分庞大……”

    “你究竟想说什么?!”

    沈妙言驻足,“我要指控你,枉顾王法,乱征佃租,谋害人命!”

    话音落地,她唇角的笑容瞬时消失不见,只余下一回眸间的那抹摄人凌厉。

    满场寂静,所有人都呆滞地望着这边,全然不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觉海白胖的大脸逐渐扭曲,拂袖道:“妖女,果真是妖女!你怎敢利用此等无中生有之事,来毁谤贫僧?!”

    沈妙言散漫地走到君天澜刚刚坐过的太师椅上,舒服地歪坐下,一手托腮,懒懒道:“枇杷。”

    场中所有人,包括君天澜都是站着的,唯有她一人独坐。

    初夏的风带着一丝灼热,把她的墨青发丝与胭脂红大袖吹得飞扬。

    明明生了副丑陋的模样,可此时此刻,在所有人眼中,她周身的气场,竟丝毫不输他们的君王。

    就好像,

    就好像她从前也是帝王!

    当她不再收敛自己的气场时,仅仅一个眼神,就足以令人畏惧!

    她慵懒地独坐在那里,并没有与四周格格不入。

    相反,太合适了,她独坐的姿势,着实太合适了。

    仿佛,她天生就该坐在那个位置上!

    然而却也有人是不服气的。

    凤琼枝与顾湘湘等人,紧紧皱着眉头,期待地转向君天澜。

    这个女人烤了他的鱼他不介意。

    这个女人拒绝侍寝,他也不介意。

    可是,她都坐到他的龙椅上去了,难道他还能不介意吗?!

    然而君天澜的反应,注定要令她们失望。

    只见他负着手,凝向那个女孩儿时,精致淡红的唇角不觉噙起浅浅的弧度。

    他缓步上前,在她身后站定。

    他用这种清冷凛贵的守护姿态,清清楚楚地告诉所有人,

    他的女孩儿,他要守护到底。

    哪怕要为此担受朝中老臣的指责也没有关系,哪怕要为她对上护国圣寺也没有关系……

    只要她回来,只要她活着回来,谁他妈还在乎那群乱七八糟毫不相干的人?!

    寂静中,凤樱樱领着一名小姑娘出来了。

    小姑娘梳着齐整的双丫髻,收拾得干干净净。

    她低着头走到沈妙言前方空地上,偏头望了眼觉海,立即哭着朝君天澜与沈妙言跪下,哽咽道:

    “就是他!他诱惑我爹娘签下租地的合约,合约上明明写着每亩田地每年二两银子,但到了年末时,他非说是每亩五两,逼着我爹娘拿银子出来!

    “我家境贫寒,爹娘手中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银子。无奈之下,我爹在除夕夜里,冒着大风雪去山中狩猎,想着弄些野味去京城里卖给贵人,也好补贴佃租,可是……可是……”

    她痛不欲生地哭了出来:

    “可是我爹爹在除夕夜摔下了悬崖,我娘亲第二日去寻他,也因为路滑失足,跌落崖底粉身碎骨!我家破人亡,都是觉海一手造成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