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95章 策反与阴谋

时间:2018-06-09作者:风吹小白菜

    凤琼枝优雅地吃着梅子干儿,“听说,你打小就服侍凤妃夕?”

    “是,奴婢是从小就跟着小姐的。”

    “真是个忠心的好奴婢,可惜你家小姐注定没有好前程,跟着她,你终身也不过是个丫鬟罢了。”

    绿翘从她话里听出了一点儿名堂,宛如溺水之人抓到救命稻草,睁着一双大眼睛,试探着问道:“大小姐莫非是想提携奴婢?”

    凤琼枝扔掉梅子核儿,矜持地拿绣帕缓慢擦拭手指,淡淡道:“再过不久我就要进宫,可是身边却没有得力的侍女。我瞧着你甚是不错,只可惜你终究是二妹妹的人……唉,我原还想着找个漂亮侍女帮我固宠的。”

    绿翘的眼睛立即亮了,紧忙道:“奴婢愿意侍奉大小姐!”

    “你终究是我二妹妹的侍女,我哪里敢跟她抢人?”

    “奴婢,奴婢会主动跟二小姐请辞,想来她定会同意的!”

    凤琼枝含笑睨着她,“可就算二妹妹同意,这件事儿传到别人耳朵里,没得要以为是我这个当姐姐的欺负她,非要抢她的人……”

    绿翘有些失望,搓着双手,不知该如何是好。

    凤琼枝唇角笑意更浓,“罢了,你先回去吧,若是将来二妹妹不在了,兴许我会把你接到身边来。”

    “二小姐不在了?”绿翘茫然地抬起头,第一个念头是沈妙言死了,她才能去伺候大小姐。

    第二个年头,则是……

    小丫鬟咬了咬唇瓣,思量再三,终是鼓起勇气,认真道:“大小姐,奴婢有件事要说!”

    凤琼枝抬手揉了揉额头,状似漫不经心道:“都这么晚了,天大的事儿,都留到明日再说吧。我乏了,要休息了。”

    “此事非同小可,请大小姐一定要听奴婢细细说来!”

    凤琼枝眼底掠过得逞,语气却十分无奈:“既然如此,那你说吧。”

    绿翘毫不犹豫,为了自己的锦绣前程,直接把沈妙言出卖了。

    她把青泥庵的事儿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只刻意隐藏了是自己提议让沈妙言假扮成凤妃夕的。

    “……那女人虽是个走江湖卖艺的,可心机叵测!她身边那个叫麦若的侍女,功夫更是极好,大小姐一定要小心!”

    “走江湖卖艺?”凤琼枝垂眸,水杏眼中满含嘲讽,“她可不是什么走江湖卖艺的……”

    她的语气低沉清冷,令绿翘颇有些畏惧。

    过了片刻,凤琼枝抬眸,笑容温婉,“绿翘,你先回她身边伺候,切记千万不要露出马脚。”

    绿翘站起身,犹豫道:“那……那等揭穿她的身份之后,奴婢,奴婢真的能来伺候大小姐吗?”

    “你放心……”

    凤琼枝微笑,示意身边的丫鬟拿了个银锭子给她。

    绿翘喜不自禁,把银锭子揣进怀里,安安心心地离开了。

    她走后,觉海从屏风后出来,白胖的脸上满是冷意,“妖女当道,竟然还那般接近皇上!江山社稷堪忧矣!”

    他的语气透着居高临下的清高,指点江山之态,仿佛灵安寺已然凌驾于皇权至上。

    凤琼枝笑了笑,“还好咱们及时发现她的真面目,倒也不算晚。后日就是正式的祭天大典,觉海大师,我有一计,可顺利把她从人群中引出来。”

    “凤姑娘但说无妨。”

    “魏天诀是太子生母,若太子出事……”

    ……

    就在凤琼枝与觉海商议对付沈妙言之时,连澈趁夜进了沈妙言的禅房。

    他一身夜行衣,倚在窗畔的姿势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姐姐深夜唤我前来,倒是稀罕。”

    说着,随手掐了朵插在瓶中的晚樱花把玩。

    沈妙言坐在青竹大椅上,捧着杏仁茶,姿态随意,“你手底下,可有能避开众人耳目的暗卫?”

    “若是姐姐想要,暗卫的话我这里多得很。”

    “正好,你现在马上派人去青泥庵后山,找到山巅那棵榕树,把埋在树下的尸首挖出来,好生葬到风国公府后花园里。”

    她深知若是凤琼枝策反绿翘,绿翘能够提供的证据,唯有青泥庵外凤妃夕的尸体。

    相反,若尸体没有了,她不就能证明,绿翘是在撒谎吗?

    连澈却挑起桃花眼,“挖尸首?!姐姐倒是越发无聊了。”

    “我自有我的用意,你照办就是。”

    连澈便也不再多说什么,离开前,又道:“我把账本藏在了大雄宝殿佛祖座下,想来若是君天澜打算搜查佛寺,轻而易举就能搜到它们。”

    沈妙言颔首,目送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翌日。

    沈妙言醒来,梳洗过后,被凤樱樱拉着逛起了寺庙。

    凤樱樱在这儿住了近十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她在前面蹦蹦跳跳,兴奋地告诉沈妙言,她从前最喜欢吃哪棵树结出的果子,哪座院落的野花开得最是漂亮。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偏僻荒凉的院落,凤樱樱指着石雕月门,“姐姐看。”

    沈妙言看过去,只见这道圆型月门饱经岁月沧桑,上面的浮雕字迹模模糊糊,隐约能分辨出“彩云归”三个魏碑大字。

    而月门上雕刻的莲花纹也已差不多被磨平,只能看出大概的花纹。

    凤樱樱拉住她的手,把她拖到月门前,“姐姐看花纹作甚,你看上面的这个刻痕啊!”

    沈妙言细细看去,果然瞧见月门上有不少小刀划拉出来的刻痕。

    那刻痕共有两列,右边那一列总是比左边这一列高上些许。

    凤樱樱的语气染上了羞涩,指着刻痕道:“左边是我的身高刻痕,右边是小和尚的。我们从六岁起,就每个月都要在这里刻上一道……他明明比我还要小两个月,却总是比我高一点,后来就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小姑娘说着,白嫩的面颊飞上两朵红云,羞涩的模样很是娇俏动人。

    沈妙言抬手触摸那些带着岁月印记的刻痕,脑海中浮现出两个稚嫩的小家伙努力在月门上镌刻刻痕的模样,亦觉十分有爱,唇角不觉噙起浅浅的笑容。

    凤樱樱又拉着沈妙言跑到庭院里。

    这座院落许久不曾有人居住,庭院里荒草丛生,一口枯井掩在草丛之中,角落里还有个两人合抱的大树桩。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