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94章 想要证明凤妃夕就是沈妙言

时间:2018-06-09作者:风吹小白菜

    彩绘精雕的木偶娃娃,穿着精细丝绸裁制而成的胭脂红宫裙,妆容精致,云鬓齐整,珠钗繁琐,如同打扮好即将赴一场盛世华宴的皇后。

    而她的眉眼温顺灵动,唇角噙着甜兮兮的笑容,乖巧可爱的模样,宛如是在讨好她的主人。

    君舒影凝着她看了会儿,微微垂眸,轻轻在她的唇瓣前印下一吻。

    这是北狄皇族的巫咒之术。

    北灵歌是最后的北狄皇族,也是唯一知晓巫咒之术的人。

    她原本打算把这害人的东西一同带到棺材里,可君舒影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种控制人的法子,于是千方百计从她嘴里把秘法挖了出来,一股脑用在了沈妙言的身上。

    他要她。

    不惜一切,也要得到她!

    ……

    另一边。

    觉海径直来到凤琼枝的禅院,请侍女通报,想要见她。

    凤琼枝原本已打算睡了,听见是觉海求见,于是示意侍女把他请进来。

    她重新换了衣裳,端坐在屏风后,淡淡道:“大师这么晚过来,不知所谓何事?”

    觉海念了声“阿弥陀佛”,在侍女搬来的绣墩上坐了,正色道:“贫道怀疑,西郡焚城,那位妖女并没有死。”

    凤琼枝暗暗一惊,“大师何出此言?”

    觉海把今晚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贫僧眼力还是可以的,绝不会存在看走眼的情况。那个女人的脸,看起来比妖女要幼小一些,贫僧怀疑,她是用了某种阴阳秘法,重新夺舍而生。”

    凤琼枝深深呼吸着,强烈按捺住心底的恐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温婉,“那依大师看,咱们该当如何?”

    觉海陷入沉默。

    半晌后,他一字一顿:“此女绝不能留。”

    凤琼枝抿唇,慢慢端起茶盏,想要喝一口温茶,却因为太过震撼与惊恐,指尖竟忍不住地发抖。

    她终是没喝,又把茶盏放回原处,“咱们并不知道她藏身何处,又怎能把她揪出来?”

    觉海垂眸,亦是想不出法子。

    山风呼啸,把房中的烛火吹得明明灭灭。

    凤琼枝皱着眉尖,思虑良久后,轻声道:“此事还需再议,夜已深,还请大师先回禅房。”

    觉海起身,双掌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转身离开。

    凤琼枝也站起来,不安地踱步到窗边。

    她推开窗槅,只见远处墨青的山脉在天际绵延不断,黑黢黢的深山里,也不知藏着什么鬼魅,于这深夜中眺望,莫名叫人不安。

    山风隐隐送来大雄宝殿内僧侣们诵经的梵音,原本该抚慰人心的经文,在此时此刻却越发诡异起来。

    她抬手捂住脸,眉间仍是不展。

    就在这时,一名大丫鬟抱怨着进来:“小姐,二小姐真是没规矩!奴婢听说夫人唤她去跟前伺候,想叫她知晓厉害,将来也好在宫中听小姐您的话,却被她的侍女替她一口拒绝!”

    凤琼枝慢慢挪开手,不知想到了什么,连语气也低沉了几分:“你在府中伺候了多久?”

    “奴婢小时候就在夫人身边伺候,统共约莫二十多年了。”

    “二十多年……那你可知晓,凤妃夕从前,是什么样的性子?”

    “唔,”那大丫鬟边整理床铺,边回忆着,“从前的二小姐生性怯懦上不得台面,很听夫人的话,从来不会顶撞夫人!”

    “是了,”凤琼枝忽然狞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唯一的解释……”

    唯一的解释,是凤妃夕压根儿就不是凤妃夕!

    她,是沈妙言!

    她回来了,她在与鬼神做过交易后,重新返回了人世!

    怪不得她知晓焚城地底的秘密,怪不得皇上会对她青眼有加,她分明就是沈妙言!

    凤琼枝的内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握着窗棂的手倏然收紧,手背上的青筋条条可见。

    她再度抬眸凝向远处的黑暗,于灯影昏惑之中,慢慢笑出了声。

    回来了又如何,她既然能弄死她一次,就能再弄死她第二次!

    灯火阑珊,少女表情发狠,如同十殿阎罗里的狰狞小鬼。

    铺好床榻的侍女转过身,就看见自家小姐侧脸狰狞可怖。

    她骇了一跳,“小,小姐?”

    凤琼枝低笑,“差个人偷偷去请觉海大师过来,再想办法把绿翘带来。”

    想要证明凤妃夕就是沈妙言,绿翘是其中关键。

    ……

    此时,沈妙言的禅房内。

    她已经悠悠转醒。

    周身的痛楚不复存在,好似刚刚那深入骨髓的疼痛,只是一场错觉。

    她抬手揉了揉脑袋,麦若捧着一盏温茶过来,轻声道:“小姐,喝口茶缓缓。刚刚是皇上送您回来的,他走之后,夫人遣了侍女过来,说要你到她房中伺候,奴婢直接回绝了。”

    沈妙言呷了一口杏仁茶,突然想起自己的脸。

    她忙转向镜子,只见镜中人肌肤白腻,脸上并没有大黑斑。

    她皱了皱眉,也不知君天澜可曾看见她的真容没有?

    应当是没有的吧,否则按照他的脾气,定然要等到她醒来,问清楚了事情缘由才会离开。

    她想着,把茶盏递还给麦若,“樱樱呢?”

    “五小姐还睡着。”

    沈妙言颔首,起身打算沐浴,又随口问了一句:“绿翘呢?可也睡下了?你把她唤过来,我有事叮嘱她。”

    今夜她打草惊蛇,觉海定然会把她的事儿告诉凤琼枝她们。

    说不准,他们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到时候,自己这个身份就危险了。

    而其中关键,是绿翘的证词。

    麦若很快去隔壁耳房找人,绿翘的床榻上还带着余温,可人却不见了。

    沈妙言听她说绿翘不见了,心中立即咯噔一下。

    凤琼枝的动作,倒是比她想象得还要快……

    “小姐?咱们该怎么办?”麦若着急。

    沈妙言沉吟片刻,淡淡道:“去请穆王。”

    麦若点点头,立即去办。

    ……

    凤琼枝的禅房内。

    绿翘战战兢兢跪在地上,惊恐地仰望坐在绣墩上的少女,磕磕巴巴道:“这么晚了,大小姐,大小姐找奴婢做什么?”

    ,

    祝愿高考的宝宝们能取得好成绩,考上心仪的大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