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93章 太羞耻了!

时间:2018-06-09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垂眸,想着焚城地底的伤心事,嘲讽一笑,“他曾害我险些丢了性命……什么高僧,他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她这样的表情,叫君天澜莫名心疼。

    于是他亲了亲她的额头,“以后行事,都需与朕商量,记住了?”

    沈妙言推开他,却是答非所问:“我想回去睡觉了。”

    君天澜搂着她的腰身,此时四野茫茫,山中夜雾弥漫,远处隐隐传来野兽的嚎叫,越发显得深山里寂静空旷。

    这样好的环境,若是就这么回去,似乎有点可惜。

    男人想着,心中的野兽蠢蠢欲动。

    沈妙言自然察觉到他的不正常,挪了挪屁股,忍不住道:“这里是佛寺后山,你可别乱来!你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

    “长夜漫漫,枕凉衾寒,回去做什么?”君天澜低头咬住她的耳垂,连嗓音也变得含混低哑,“乖,在这儿陪陪朕。”

    他如今刚过而立之年,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后宫中的女人他一个都不感兴趣,他就只想把怀中这个软软的小姑娘剥皮拆骨、吞吃入腹。

    沈妙言急得不行,刚推开他摩挲她腰肢的手,对方另一只手就已经毫不客气地探进她的裙子里。

    如此反复,她自个儿急出了一身香汗,对方却平白占了她许多便宜。

    “君天澜……”她焦急地死死推拒着男人,“你别这样……你放开,放开我!”

    说话之间,身上那件素白细棉薄袍子已经被男人随手剥落,直接给扔到了地上。

    这棵树很高,两人坐着的枝桠,距离地面约莫十尺,沈妙言是不敢随意跳下去的。

    她的中衣被剥落,仅仅穿着主腰与亵裤,在君天澜怀中蜷成一团,紧紧抱着自己,羞恼地压根儿不敢抬头。

    这样的地方,又不是室内,实在是……

    太羞耻了!

    可君天澜兴致来了,才不会顾忌这许多。

    他的大掌轻而易举就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迫着她跨坐在树杈上,后背紧贴着粗糙的大树枝干。

    他埋首于她颈间,在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穿穿淡粉色的草莓印记。

    星辰的光芒十分微弱,沈妙言难受得高高仰起头,那纤细的锁骨处,草莓印记上赫然还有点点水渍。

    君天澜垂眸,含着她娇嫩的唇瓣,含混道:“花容战曾送了不少有趣的册子给朕,朕虽看了,却不曾好好亲身实践过……今夜,妃夕倒是能陪朕试试……”

    大掌带着灼热的温度,带着刻意的安抚,缓慢地拂拭过少女的每一寸玉白肌肤。

    他学着册子里所教授的姿势,一点一滴,在沈妙言身上模拟,调动她的欢喜,调动她的情绪,直到她受不了,主动缠着他索要。

    暗红色的狭长凤眸始终注视着跟前的小人儿,他观察着她的情绪,不肯放过她任何一个微弱的眼神。

    沈妙言被他弄得娇喘连连,纤细的藕臂忍不住勾上男人的脖颈,牡丹花似的唇瓣微微启开,主动贴上男人的薄唇……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的脑海深处反复出现的都是这个男人……

    她是喜欢他的吧,明明是喜欢他的……

    这个念头刚从心头涌出,她就觉心口处猛然一疼!

    她捂住骤然乱跳的心脏,这里疼得厉害,似是有什么虫子,在狠狠啃噬她的心!

    琥珀色的双瞳流露出茫然之色,她费劲儿地喘息着,似乎要喘不过气来。

    君天澜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儿,随手脱下外裳裹到她身上,边为她扣上盘扣,边蹙眉道:“可是哪里不舒服?”

    沈妙言呆呆目视虚空,直到刚刚的动情逐渐平息,那钻心的疼痛才终于减轻下来。

    山风送来凉意,她慢慢裹紧宽大的锦袍,吐字模糊:“君天澜,我好像,不能再喜欢你了……”

    君天澜眯了眯眼。

    就在这时,眼前的小姑娘忽然惨叫一声,抱着脑袋,径直从十尺高的树杈上跌落下去!

    君天澜眼疾手快,迅速跟着坠落,在半空中把她抱紧,才没叫她摔成重伤。

    沈妙言头疼欲裂,骤然挣出他的怀抱,在地上拼命打滚!

    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就在她疼得无法自抑时,不知怎的,那痛楚又莫名其妙消失无踪。

    她喘着气,脸色惨白,正要从地上爬起来,忽然四肢百骸都传来被灼烧的痛楚!

    就像是被人架在火上炙烤,无边的痛楚把她整个人彻底淹没。

    她发疯般尖叫起来,那刺耳的尖叫声穿透山林,惊飞了远处的鸟群。

    她不停地在地面打滚,石子磨伤了她的肌肤,她也浑然不觉!

    “好疼……好疼……呜呜呜……”

    她的眼泪簌簌落下,豆大的汗珠从肌肤中渗出,把君天澜的锦袍都染成了深色。

    君天澜眉尖皱成了“川”字,妙妙这怪病,又开始发作了……

    难道,是重生之后的后遗症吗?

    他上前,果决地以手作刀,砍在了她的侧颈上。

    小姑娘身子一软,立即晕厥了过去。

    君天澜把她打横抱起,低头凝着她惨白而遍布泪水与汗水的小脸,在这一刻心疼得无以复加。

    他没再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抱着她迅速返回了灵安寺。

    ……

    此时,灵安寺某座偏僻的院落里。

    雕宝瓶如意纹的槅扇在月下大敞着,铺着紫竹席的房廊地面擦拭十分干净。

    眉目艳绝的贵公子,松松垮垮披着件暗紫色大氅,正慵懒歪坐在紫竹席上饮酒作乐。

    他身边簇拥着几位美人,正恭敬地为他捶腿捏肩。

    而另一位美人跪坐在灯盏前,灯盏的琉璃罩子被取了下来,她手持一只精致的娃娃,正慢条斯理地在火上细烤。

    君舒影睁开漆黑邪魅的丹凤眼,唇角噙起浅浅的弧度,“拿过来。”

    他感应到小妙妙已经晕厥过去,对方既然失去了感觉,再惩罚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侍女恭敬地捧来娃娃。

    君舒影把玩着娃娃,眼中俱是深沉而邪肆的笑意。

    “我的小妙妙,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学乖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