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91章 这一刻,她是大魏女帝,魏天诀

时间:2018-06-09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她的眼睛里盛满了期望。

    沈妙言拢了拢宽袖,安慰她道:“你放心,我对付的只是觉海,与主持无关。”

    “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

    凤樱樱将信将疑,见沈妙言脸上的笑容不似作假,于是上前蹭了蹭她,“那我相信姐姐好了……觉海师傅平日里好严肃,虽然对我没有好脸色,不过在寺里的风评也算是很好的,姐姐为什么要对付他?他从前得罪过姐姐吗?”

    沈妙言颔首,小脸上难得认真,“他曾加害于我,最终还得手了。”

    凤樱樱严肃地点点头,“如此说来,觉海师傅便算是姐姐的仇人了!那姐姐尽管去报仇就是,樱樱定然全力支持姐姐!”

    沈妙言含笑捏了捏她的脸蛋。

    她的余光扫视过庭院,微微一怔。

    只见枇杷抱着扫帚,正欲言又止地望着她。

    似是察觉到她也在看她,小姑娘连忙掉转头,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打扫庭院。

    沈妙言挑了挑眉,心中有了些许计较。

    入夜。

    灵安寺建在深山之中,山风过境,初夏的夜晚很有些凉意。

    沈妙言独自坐在檐下,正无聊地仰头观望星辰时,一个娇小人影扭扭捏捏地过来了。

    沈妙言未曾回头,唇角噙起浅浅的弧度,“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

    枇杷怯生生在她身后站定。

    廊下坠着绉纱明灯,灯影落在她的脸上,使她的面容看起来清晰而哀伤。

    她攥着帕子,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沈妙言身后。

    沈妙言垂眸,“动不动就行大礼,这是要做什么?”

    枇杷抬袖擦去眼角的湿润,低声道:“奴婢白日里看见二小姐和小姐说话,说是要对付觉海?”

    沈妙言转身,仍旧坐在扶栏上,面容淡漠地盯着她。

    枇杷咬了咬牙,又道:“二小姐曾问过奴婢,爹娘去了哪里,奴婢那时不曾提起,不知现在提起,可算晚?”

    沈妙言莞尔,“你说就是,我听着。”

    “奴婢一家,原本是灵安寺附近的农人。爹娘皆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租赁了灵安寺的几亩田地,原以为是按照每亩二两银子的官价租赁的,谁知道年末结算时,觉海却问我们索要每亩五两!奴婢家贫,爹娘根本凑不出那么多银钱……”

    她说着,低声啜泣起来,“当时快要过年了,爹娘求觉海宽限个把月,好歹等过完年再说,过完年也才好问亲戚借钱,可觉海根本就不肯松口,放话说若是七日之内拿不出来,就要把奴婢一家赶出去……”

    枇杷的眼泪簌簌落下,如何努力用手背擦拭,也无法擦拭干净。

    她仰起头,眼圈通红地望向沈妙言,“小姐,那年年末大雪封山,我爹爹为了给觉海凑齐银两,孤身去山里打猎,想要猎些野味儿卖给贵人,谁知半夜也没能回来。我娘担忧得一宿没睡,第二日天还未亮就寻了出去,但也没能回来……”

    她低下头,眼泪一颗颗砸落在地。

    “后来村人们帮着找,终于在悬崖底下找到了我爹娘……他们皆都是失足跌落,惨死在那里的……我变卖所有家产,连屋舍也卖出去了,才堪堪凑齐还给觉海的赁银……我葬了爹娘,无处可去,亲戚见我是个女孩儿,也不愿收留我,任由我自生自灭……”

    她哭得伤心极了,纤细的双肩不停耸动,令人闻之欲泣。

    末了,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儿,声音细弱却满含恨意,“小姐,你出身锦绣,定然不曾体会过,为了十几两银子就失去血亲的感受……可这天底下,多得是百姓为了一点点银钱而送命……”

    月光如水。

    沈妙言慢慢俯下身,亲自拿绣帕给枇杷擦去面颊上的泪水。

    她的神情很冷静。

    此刻,她并非沈妙言,亦非凤妃夕。

    她的表情,是从前立誓要废除魏北奴隶制的表情。

    这一刻,她是心系苍生的大魏女帝,魏天诀。

    她把枇杷扶起来,正色道:“一个国家的强大,需要所有人的努力。在大周出现繁华盛世的今日,灵安寺的人却如此枉顾人伦,着实不堪为护国之寺。你的祈求我已经听见,我发誓,尽我所有的力量,为我,为你,为所有被护国寺逼得家破人亡的百姓,向他们讨一个公道!”

    掷地有声的话语,充满了一位女帝该有的坚韧。

    枇杷如同找到了主心骨,扑进沈妙言的怀中,终于嚎啕大哭。

    槅扇后,凤樱樱赤脚而立。

    她的细背抵着门扉,小脸隐在黑暗中,令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她的头慢慢垂下,拢在袖中的双手忍不住收紧。

    沈妙言让枇杷回耳房睡觉后,自己也回了禅房。

    她推开门,却看见凤樱樱披着件衣裳坐在圆桌旁,小脸上满是拧巴。

    她踏进来,合上门扉:“怎的还不睡?”

    小姑娘抬起头,咬了咬唇瓣,低声道:“姐姐和枇杷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姐姐你,果然要对付灵安寺吗?”

    沈妙言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抱歉。”

    凤樱樱垂眸,细声道:“主持爷爷救过很多人,可他救的人再多,大约也没有被觉海师傅逼死的人多……姐姐要对付灵安寺,我没有意见。”

    沈妙言一愣,没料到这小丫头倒是看得很开。

    凤樱樱慢慢皱起眉,鼻尖略有些发酸,“可是,可是……”

    她突然抱住沈妙言的腰身,哽咽道:“可是姐姐对付了灵安寺,小和尚就更加不会欢喜我了……呜呜呜……”

    从小到大,她始终注视着那个少年的背影。

    从她被带回灵安寺的那天起,她就整日里躲在大树后面,偷看小和尚打拳,提水,做饭,坐禅,念经……

    从小豆丁长成少女,她亦看着他从呆萌小包子长成清秀忧郁的少年。

    他是她这些年的全部。

    更何况那小和尚可记仇了,他若是知晓对付灵安寺的人是自己的姐姐,定然不会再欢喜自己……

    虽然,他从一开始或许就从没有欢喜过自己。

    沈妙言轻抚着她的小脑袋,“你也知道他是出家人,出家人是不能成亲的。而樱樱,你已经十三岁了,已经可以开始议亲了。你不能欢喜他,否则最后痛苦的一定是你,明不明白?”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