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89章 不知时辰与光阴的囚禁

时间:2018-06-09作者:风吹小白菜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她抖了抖,正要想办法安抚,可对方已经把文书扔到书案上。

    他状似随意地走到桌边,打开一道屉子,漫不经心道:“凤妃夕,你就这么喜欢朕的书房?”

    沈妙言摇头,下意识往后退。

    在看清楚男人从屉子里取出的东西时,裙下的双腿,甚至开始了颤抖。

    那是……

    锁链。

    君天澜把玩着玄铁铸就的锁链,唇角勾起一道讽刺的弧度,缓步朝她逼近,“既喜欢朕的书房,不如就一直留在这儿?”

    沈妙言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往后退。

    锁链撞击的哗啦声令她心惊胆颤,她不受控制地跌坐在地,呆呆仰起头,男人正手持铁链缓慢靠近。

    从前无数个黑暗的日夜,皆都一一浮现在眼前。

    那些封闭的,不见天日的,不知时辰与光阴的囚禁。

    所有的感官都被剥夺,唯独剩下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他的霸道,他的强势,他不顾一切地索求,都让她害怕!

    眼睛不觉开始湿润,她蜷在角落,脸上的惊恐一览无余。

    君天澜在她面前蹲下来,大掌握住少女纤细的脚踝,踌躇片刻,抬眸盯向她的双眸,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中,写满了乞求。

    她不愿意被关在这里。

    她怕他。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忽然慢慢松开她的脚踝。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可亲,“你心中,可是有了旁人?”

    沈妙言不知他问这个作甚,犹豫地摇摇头,继而又点了点头。

    自从离开北幕,她就总是想起五哥哥。

    大约这就是爱吧?

    她不再爱君天澜,而是爱上了五哥哥。

    君天澜面容平静,见她眼中仍有害怕,于是把锁链扔到远处,淡漠地在她身边坐了,似是谈心般随意提起:“那个人,是不是待你很好?”

    沈妙言点点头。

    寝殿中寂静良久,君天澜忽然伸手覆到她的脑袋上。

    男人侧首,暗红色狭长凤眸中满是霸道:“从今往后,朕会待你更好。所以,忘了他。”

    这是他的承诺。

    沈妙言的心跳,在这一瞬忽然失衡。

    她仰起头,清晰地看见了男人脸上的认真。

    君天澜扯唇,俯首吻住她的唇瓣。

    很轻柔的吻,带着些许安抚之意。

    沈妙言有些呆怔,待回过神时,有一刹那觉得这个吻很不错。

    然而就在她出现这样的念头时,莲心蛊拼命地咬噬起她的心脏,令她疼得四肢百骸都在颤抖,甚至忍不住蜷缩成一团。

    君天澜忙抱住她,“怎么了?”

    沈妙言脑袋空空,下意识地推开他,大步跑出书房。

    初夏的风带着灼热,从她的面庞拂拭而过。

    那双琥珀色的纯净水眸,正透出浓浓的畏惧。

    心中有个声音不停回响,告诫她不可以再接近君天澜,她爱的人是君舒影,这一生都是!

    那个声音吵嚷得厉害,在停了半瞬之后,竟然跑到了她的脑袋中继续吵吵,叫她全然不能思考。

    她跑到一处偏僻的宫巷里,痛苦难耐地捂住头,“别吵了!闭嘴,你闭嘴!”

    可那个蛊惑的声音始终发出嗡嗡嗡的响动,震得她头疼欲裂。

    鲜血从她的唇角淌落,她正欲抬袖擦拭,然而脑海之中猛然一震,像是有什么东西炸裂,疼得她翻滚在地,神智全失,不停地拿脑袋撞击宫墙。

    “不要说话……你不要说话!!”

    她哭着怒吼,可脑海中的声音偏偏如何也挥之不去,嗡嗡嗡地诉说着君天澜的种种恶行。

    ……

    与此同时,镐京城内的一座青楼妓馆。

    此处名为“楼外楼”,乃是新近兴起的一座有名雅院。

    雅院高阁之上,身着暗紫色绣曼珠沙华锦袍的贵公子,正慵懒歪躺在窗边软榻上,随手拨弄着一只精巧的娃娃。

    三千青丝松松垮垮地披散在榻间,越发衬得他肌肤白皙。

    漆墨凤眸斜挑入鬓,鼻若悬峰,弧度完美的唇瓣宛若涂过花汁般艳红,他看起来姿容光华,如日月般艳绝动人。

    正是君舒影了。

    他唇角噙着宠溺的微笑,目光散漫地落在手中的娃娃上,漫不经心地呢喃出声:“妙妙真是不乖,偷偷从北幕逃走也就罢了,如今竟然又开始对君天澜动情……君天澜,他就那么好吗?”

    他与沈妙言一同服食的莲心蛊,因此即便相隔很远,也能感受到对方的心思。

    沈妙言对君天澜暗中动情的事儿,压根儿瞒不过他。

    他拨弄着手中精致的娃娃,细看之下,那木偶娃娃的眉眼像极了沈妙言。

    正在这时,侍女进来,恭敬地屈膝道:“主子,凤公子到了。”

    “嗯。”

    凤北寻很快被请进来,抬眸瞥了眼君舒影,朝他拱了拱手,“北帝别来无恙。”

    “坐。”

    凤北寻撩袍落座,“再过三日,就是灵安寺祭天大典。届时的一切都已安排好,只等着他们先动手。”

    “北寻办事,朕自是放心不过。”

    当初大周先皇君烈,在镐京城中数十年经营,留下的势力当然不仅仅只是明面上那几个世家。

    还有很多效忠他的世家,皆都隐藏在水底。

    在他死后,这些世家表面向君天澜投诚,可暗地里,效忠的却是君舒影。

    只因君舒影才是先帝承认的继承人。

    凤北寻笑了笑,“八皇子年幼,扶持他上位,凤家轻而易举就能控制住朝堂。等到那个时候,再让八皇子禅位于北帝,天下可一统矣。”

    他说着,抬眸望向君舒影,只见对方始终在看那只娃娃,唇角噙着的笑容染着三分邪气,愈发衬得他姿容绝世,令人惊艳。

    他很快收回视线。

    君舒影捏着娃娃,笑得慵懒,“北寻,我从前对天下没什么野心。可她既然欢喜大周的皇帝,那我必定就要做大周的皇帝。她欢喜什么样的人,我就要做什么样的人。”

    凤北寻知晓他在说沈妙言。

    然而据他所知,沈妙言早已死在了焚城地底。

    皇上这般执着,真不知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君舒影又笑道:“北寻,你知道彻底掌控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