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85章 竟然把陶陶捉来了!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到了前院,凤北寻果然在。

    沈妙言踏进门槛,余光细细扫向他,只见男人正襟危坐,生得宽肩窄腰,穿一袭暗红色织金束腰锦袍。

    墨青长发尽数被发冠拢起,剑眉修长入鬓,一双漆眸深邃暗沉,唇角却噙着些许弧度。

    他生得俊美,却偏是一副亦正亦邪的模样,便是沈妙言,也摸不清这人心底的想法。

    她收回视线,朝上座的凤国公福了福身,嗓音听起来甜腻腻的:“爹。”

    凤国公微微颔首,抬手道:“那是你兄长。”

    沈妙言便转向凤北寻,朝他屈膝行礼,“兄长。”

    凤北寻眼中划过一抹玩味,起身虚扶了一把,示意小厮递上礼物,“此次回京,路途匆忙,因此不曾细心备下礼物。小小心意,还请妹妹们笑纳。”

    他送沈妙言的是一件珍珠手钏,送给凤樱樱的也是珍珠手钏。

    两姐妹谢过他,就各自落座了。

    中午是在前院用的家宴。

    宴席上,冯氏笑得合不拢嘴,始终拿凤琼枝打趣儿:“再过一个月,我的枝儿就要入宫为后了,真是有福气啊!”

    凤琼枝羞红了脸儿,娇嗔道:“娘……”

    冯氏瞥了眼沈妙言,故意道:“有什么好害羞的,皇上喜欢你,这是好事啊!有的人天天黏在皇上身边,皇上也未必肯多看她一眼呢!”

    “娘,你这么说,妹妹该伤心了。”凤琼枝含笑拍了拍沈妙言的手背,“二妹妹,你脸上这块斑终究是个问题,将来我做了皇后,定然请世间最好的神医,替你把这块斑除了。否则,将来怕是嫁不到好人家的。”

    “瞧瞧,她自个儿快要成亲了,这就开始迫不及待地操心妹妹们的婚事!”冯氏一张脸笑成了花儿。

    凤琼枝越发羞恼,脸皮红透,然而唇角却是止不住地扬起。

    沈妙言把这母女二人的神态尽收眼底,不在意地微微一笑,淡然地继续用膳。

    回小院时,凤樱樱缠着她,好奇道:“姐姐,皇上不是欢喜你吗?如何会立凤琼枝当皇后?”

    “他爱立谁就立谁呗,我才不管呢。”

    她满脸不在乎,伸手往廊外摘花。

    小姑娘鼓起腮帮子,嘟囔道:“我觉得姐姐分明还是在乎皇上的……皇上心里,一定也有姐姐。”

    沈妙言屈起手指,给了她一个爆栗子,“小小年纪就知道这些情呀爱呀的,凤樱樱,你果真是在佛门清净地长大的吗?”

    小姑娘抱住脑袋,朝她吐了吐舌头,“我可是很聪明的!我与你们不一样,我若是欢喜一个人,定然要把那个人时常挂在嘴边,定然要想尽办法同他在一起!”

    “啧啧,怪不得你总是秀缘长秀缘短的,原来是欢喜人家!”

    凤樱樱难得红了脸,双手叉腰,十分霸气地表白心迹,“小和尚长得好看,我与他又是一块儿长大的,我欢喜他怎么了!将来长大,我可是要嫁给他做妻子的!”

    清甜软糯的声音,在初夏的风中,弥散得很远。

    那声音里藏满了倔强,坚持,与希望。

    &n

    bsp; 沈妙言望着这样的凤樱樱,不知怎的忽然想起自己十二岁的时候。

    曾经年幼,她也是这般豪气万丈地告诉君天澜,她长大了定要嫁给他。

    可是随着岁月流逝,那腔子豪迈与自信被时光磨平,空余下两手抓不住的落寞光年。

    她莞尔,抬手摸了摸凤樱樱的小脑袋,鼓励道:“既是欢喜,那就一定要好好把握他……我的妹妹冰雪聪明,又生得可爱,秀缘哪里有不欢喜的道理?”

    ……

    眼见着过了两日,连澈遣了暗卫悄悄过来,约沈妙言明日一早去花好月圆楼。

    沈妙言知晓连澈那里定是得手了,于是早早上床养精蓄锐,只等着明日一早去见他。

    第二日,天色刚刚放亮,沈妙言就神清气爽地起床,带着麦若扮成少年模样,趁着绿翘不注意,翻墙离开了国公府。

    两人在街上雇了辆马车,行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来到花好月圆楼。

    连澈在楼上要了个雅座,边吃着茶,边等沈妙言过来。

    很快,有侍女推开雅座的雕花门。

    他抬眸望去,只见一位面容稚嫩的俏公子,正摇着折扇款步而来。

    他放下茶盏,仍旧是慵懒歪坐的模样,“姐姐这身打扮,倒是好看得紧。”

    话中,轻薄之意尽显。

    沈妙言懒得搭理他,目光落在了圆桌上。

    只见上面摆满了账本,一大摞一大摞的,加起来约莫有上百本。

    她撩袍落座,随手翻开一本,里面密密麻麻全是灵安寺的佃租收入。

    连澈在窗边软榻上盘膝坐了,随手斟了杯酒,“姐姐看得懂吗?”

    “我正专心看呢,你莫要吵我。”沈妙言皱着双眉,翻了一页账本。

    连澈嗤笑,“看不懂就别在这儿硬撑着了,我给你抓了个人,保准一会儿就能把这些账本都看完。”

    沈妙言狐疑地望向他,只见他打了个响指,两名暗卫立即从屏风后绕出来,还抓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那孕妇双手被绑缚,嘴里塞着布巾,穿素白罗裙、云碧色半臂,可不就是谢陶!

    连澈这小子,竟然把陶陶捉来了!

    她骇了一跳,忙道:“这是做什么?!还不快松绑!”

    两名暗卫望向连澈,见他点头,这才给谢陶松绑。

    小姑娘早吓得脸色惨白,惊恐地望着他们,双手护在肚子上,颤巍巍道:“你们,你们想做什么?”

    连澈指了指桌上的账本,口吻特大爷:“喏,给你一个时辰,把这些账本全部看完,否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得完蛋。”

    沈妙言上前给了这混小子一个爆栗子,随即亲自扶着谢陶走到圆桌旁坐了,给她斟了一杯热茶,温声道:“我只是想请你帮个忙,你别害怕。”

    谢陶哆哆嗦嗦接过热茶,对上沈妙言的眼睛,只觉这双眼像极了妙妙。

    她心中的不安与害怕稍稍消散,磕磕巴巴道:“我,我帮你看……看账本,事成之后,你,你就能放……放我走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