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82章 前世今生,为什么偏偏都是她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回答他的,是小姑娘痛苦的啜泣声。

    这夜,君天澜不过草草来了两回就结束了,却仍旧不肯走,抱着沈妙言去屏风后沐过身,才入帐休息。

    小丫头的身子明明看起来纤瘦得紧,可是抱着却觉软绵绵的,令他压根儿不想放手。

    他把她放在自己怀里,轻抚着她光滑白腻的细背,凝着她带泪的眼睫,听着她在昏睡中无意识地唤着君舒影,终是无奈轻叹。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温声道:“无论如何,回来就好……”

    翌日。

    沈妙言醒来时已是晌午。

    太阳越过雕花窗槅洒落在帐中,她伸出一只手,光柱的尘埃立即被搅散。

    掌心白嫩如玉,在光中仿佛通透,能清楚地看见上面的淡青色血管。

    她慢慢垂下手,艰难地坐起身,身下的撕裂感传来,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这两日的荒唐。

    她暗暗攥紧褥子,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看着人模狗样、衣冠楚楚,却分明是个禽兽!

    她都说不愿意了,他却还……

    明明宫中有那么多姑娘想要爬上他的床,可他不要她们,就只缠着她沈妙言!

    前世今生,为什么偏偏都是她?!

    她想着,眼眶微红。

    麦若从外面进来,见她醒了,忙上前用铜钩勾起帐幔,“小姐,奴婢伺候您梳洗?”

    沈妙言点点头,心中仍泛着酸涩的委屈。

    用午膳时,她打定了主意,再也不去招惹那个男人,只专心对付顾家与凤家。

    用罢膳食,她正要午歇,拂衣与添香一同过来了。

    两人把这几日后宫的情况汇报给了她,说是除了少数人仍旧不满,其他后妃宫女等人,大都接受了这场节省开支款项的革变。

    小姑娘放下木箸,淡然地在木盆中净手,随口问道:“都有哪些人不满?”

    添香道:“乾和宫里以玉蓉为首,那丫头连我与拂衣都不放在眼里的,最近成日里往后宫跑,似乎是在散布凤二姑娘的坏话。”

    “坏话?”沈妙言拿帕子细细擦拭过双手,“她说我什么了?”

    “说凤二姑娘是……”添香难得犹豫了下,“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等皇后入主正阳宫,这后宫里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沈妙言想着玉蓉,那个宫女生得美貌婀娜,心气儿高也是有的。

    她笑了笑,到底是多活一世的人,大度地没跟玉蓉计较。

    ……

    可她不与人计较,人家却未必会因此而感恩。

    玉蓉此时已经到了盛晴宫里,求见于她。

    宫女领着她踏进寝殿,盛晴正坐在窗下的贵妃榻上翻看书卷,语气里透着漫不经心:“今儿吹得是什么风,乾和宫的大宫女,竟也肯赏脸到我这偏宫后院里来玩……”

    玉蓉为人高傲,从前曾嘲讽过盛晴不得圣宠。

    如今,盛晴自然是看不上她的。

    玉蓉笑了笑,朝她福了一福,“奴婢自是来与婕妤问安的。如今后宫之中不成体统,大小事宜,竟然由凤妃夕做主。可凤妃夕并非皇后或者四妃,她凭什么主持后宫?!如今凤家大姑娘尚未正式封后,后宫事宜,该由盛婕妤做主才对。”

    盛晴合上书卷,唇角笑容嘲讽,“我不过小小一个婕妤,哪里能打理后宫?玉蓉姑娘高看我了。”

    玉蓉不肯罢休,又道:“凤妃夕乱改宫规,宫中姐妹们怨声载道。想来盛婕妤定然也受到了影响,一日三餐、胭脂水粉之类的份例,定然都比从前要拮据许多吧?”

    盛晴直视玉蓉,笑容晏晏,“不牢玉蓉姑娘挂心,于我而言,一日三餐能够果腹即可,我既无心争宠,胭脂水粉亦不过是虚妄之物。有没有的,都无所谓。”

    玉蓉见她油盐不进,暗暗捏了把气,只得寒着小脸告辞退下。

    她走后,盛晴身畔有侍女细声问道:“婕妤,其实玉蓉说得不错,婕妤若想上位,现今可是个好机会……若是等到凤琼枝和顾湘湘她们进宫,婕妤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盛晴捻着垂落在胸前的发辫,脑海中浮现出沈妙言之前的话:

    ——你若本分,自然能谋得一个善终。可若是企图谋求不适合自己的东西,那么下场,与后宫中其他姑娘,大约也没什么不同。

    她垂眸,淡淡道:“她说得不错,人心不足蛇吞象,我若争宠,等待我的,还不知是怎样的下场。我若安然度日,说不准也能谋个一世太平。”

    侍女微微颔首,她知晓这么些年,自家主子都是这般过来的。

    盛晴靠坐在引枕上,有些疲惫地闭上眼,“这后宫是吃人的地方,一世太平,真是最奢侈不过的愿望……”

    窗外起了风。

    侍女起身,轻手轻脚地合上窗。

    盛晴一手托腮,睫毛微颤,显然还在思考事情,并没有睡过去。

    半晌后,伺候她的侍女正欲退下,她轻声道:“去我库房中寻那柄云纹并蒂莲玉钗,偷偷送去给凤二姑娘,她自会明白我的意思。”

    “是……”

    盛晴的侍女把盛在锦盒里的玉钗送到沈妙言手中,沈妙言自然也就从她嘴里知晓了玉蓉去找过盛晴的事儿。

    而盛晴送钗子,是在投诚。

    沈妙言慵懒坐在窗台上,悠闲地晃悠着脚丫子,侧目望向雕窗外的夏日池塘,唇角噙起淡漠的轻笑。

    玉蓉该庆幸她对君天澜的后位没兴趣,对治理后宫也没兴趣,否则的话,她会是她第一个拿来杀鸡儆猴的人!

    至于盛晴……

    她掂了掂手里的玉钗,半透明的白玉钗头被雕刻成并蒂莲花的造型,质地润腻,一看便知是上等好玉。

    “这女人真有意思,明明知晓我与凤琼枝不和,明明知晓会被立为皇后的人是凤琼枝,却还是主动对我投诚……她觉得,我与凤琼枝之间的争斗,最终获胜的会是我吗?”

    少女眸中冷光流转,须臾仍旧化作了纯澈无辜。

    ……

    此时,乾和宫内。

    君天澜从议事房回来,正要处理奏章,却不见沈妙言在殿中伺候。

    他在书案后正襟危坐,面无表情地执起朱砂笔,淡淡道:“去把她找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