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81章 你为我而生,为我而死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天澜又道:“传朕旨意,凤家有女,温婉恭顺,德才兼备,容得可佳,特封为皇后。”

    话音落地,满殿俱静。

    凤琼枝狂喜不已,忙跪下磕头谢恩。

    君天澜又瞥向顾湘湘,敕封她为妃。

    顾湘湘谢过恩,才同凤琼枝一同离开乾和宫。

    其他秀女不过匆匆走了个过场,也就各自散了。

    鳐鳐呆呆坐在君天澜怀中,全然弄不懂为何自己父皇为何要封凤琼枝为后。

    念念的神情也很难看,上前行了个退礼,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冷着小脸转身离去。

    小包子们走后,君天澜抬手,李福立即会意,带着宫中其他伺候的宫女内侍退了出去,并为他掩上殿门。

    沈妙言扶着椅背,苍白的面色尚未恢复完全,只垂眸盯着自己的绣花鞋。

    君天澜起身,挑起她的下颌,“如此,可满意?”

    冰凉凉的嗓音,叫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喜是怒。

    沈妙言心中弥漫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滋味儿,然而却仍旧不动声色,只淡漠地朝他福了福身子,“恭喜皇上立后,想来过不了多久,这后宫中就能热闹起来了。”

    说罢,倔强地一瘸一拐往殿后走。

    君天澜盯着她的背影,捻了捻墨玉扳指,呢喃出声:“朕倒要瞧瞧,你究竟打算撑多久……”

    她离开后,韩棠之过来禀报朝中政事,顺道恭喜他立后与纳妃。

    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君臣,因着多年的同甘共苦,更有一层兄弟情谊在里面。

    韩棠之因此问道:“皇上,臣已经细细查过凤国公府里的事,春夜花神祭时,凤琼枝曾伙同她表哥,想要谋害其同父异母的妹妹。此等德行,实在不堪为后,皇上为何要……”

    君天澜四平八稳地端坐着,正好看见沈妙言沏茶过来。

    小姑娘大约是在生闷气,放下两盏茶就跑了。

    他端起她送来的热茶,用茶盖轻抚过茶面,淡淡道:“朕只说立凤家女为后,可并未明说究竟是哪一个女儿。”

    韩棠之怔愣了下,立即恍然。

    君天澜慢条斯理地呷了口茶,忽然手一抖。

    “皇上?”韩棠之疑惑。

    君天澜嘴里含着一口咸到姥姥家的茶,因为要在臣子与兄弟面前维持脸面的缘故,硬着头皮咽了下去,努力扮出风轻云淡的态度,“无妨……”

    他在心里记了沈妙言一笔,放下茶盏后,又道:“棠之如今,年岁已有二十九了吧?”

    韩棠之微微颔首,“是,臣已有二十九岁了。”

    “正所谓三十而立,你早该成家了。听闻张晚梨已经在楚南与魏思城成亲,你也该另觅良人。总拖着,如何是好?”

    韩棠之笑了笑,眼中极快划过一抹黯淡,“皇上放心,若有合适的,臣定然启奏于您,请您赐婚与我们。”

    他把话说到这份上,君天澜也不好再逼他,于是点了点头。

    韩棠之离开后,沈妙言从屏风后探出脑袋,眉眼弯弯的模样甚是狡黠,“奴婢泡的茶,可好喝?”

    君天澜冷眼睨着她,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叫人畏惧。

    沈妙言勉强压下对他的害怕,慢吞吞挪到韩棠之坐过的地方,收了他没用的那杯茶,“我听说,江太师家的小姐江梅枝,十分欢喜韩大人,至今还为了他不曾嫁人……”

    君天澜自然也知道这件事。

    他也曾试过撮合,可惜妾有意郎无情,棠之他几次三番避而不见,弄得江梅枝很没有面子。

    而江义海更是生气,他认为他的女儿生得貌美可爱,出身又好,京中求娶之人无数,哪里就非要稀罕韩棠之一个?

    于是他果决地断了与韩棠之的门生师徒关系,叫韩棠之再不要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

    这么一来,江家与韩家也算是交恶,两家逐渐没了往来。

    他思虑着,捻了捻墨玉扳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种事情,终究是不能勉强的。”

    沈妙言唏嘘不已。

    入夜。

    沈妙言在自个儿的寝殿中沐过浴,刚爬到床上,就听见外头风声四起,吹开了窗户。

    她赤着脚走到窗边,刚把窗户拴好,却被身后的人抱住!

    她骇了一跳,在闻到男人身上冷甜的龙涎香时,立即愠怒:“君天澜,你还要不要脸了?!”

    说着,抬脚就要踩他的脚背。

    君天澜直接把她打横抱起,大步朝床榻而去。

    沈妙言又急又恼:“君天澜,你放开我!你昨晚还没闹够吗?!我又不是你的皇后妃子,你若想要,只管去找凤琼枝和顾湘湘,你找我作甚?!”

    “朕倒是忘了告诉你,乾和宫的女官,不止要掌管宫事,还得为朕暖床……”

    君天澜把她放在锦被上,欺身覆在她身上,长腿压住她乱蹬的腿儿,一手钳制住她的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另一手慢条斯理地挑开她的中衣。

    沈妙言急得胸口剧烈起伏,“你无耻!什么暖床,我怎么不知道宫规里有这一条?!”

    “从前没有,现在有了。”

    “你——”

    沈妙言同他争辩的功夫,男人宛如恶狼出牢,已然扯下她的中裤!

    帐幔摇曳,床笫作响。

    莲心蛊再度开始啃噬起女孩儿的心脏,一牵一扯,疼痛得厉害。

    她难受地紧紧抓住身下的褥子,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渗进绣着宝相花纹的软枕中,宛若晕染开的重重花瓣。

    “疼……”

    “疼……”

    细碎的呻吟声从唇齿间弥漫而出,她哭得小脸酡红,湿润的睫毛黏在一处,连鬓发也湿了些许。

    君天澜细细吻过她的唇瓣,沉沦在她的美好之中,无论如何也不愿放手。

    疾风骤雨般过了小半个时辰,沈妙言的心口实在疼得吃不消,神思模糊地哭出声:“呜呜呜……五哥哥,五哥哥……”

    君天澜的动作微微一滞。

    他抬起幽深的瞳眸,只见小姑娘流着眼泪,略微红肿的唇瓣轻轻张开,可以隐约听见她呼唤君舒影的细弱啜泣声。

    他垂眸吻去她脸上的泪花,惩罚般咬了咬她的唇瓣,“他究竟给了你什么,叫你这般惦念他?你为我而生,为我而死,如今怎的重来一回,却不肯再多看我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