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80章 父皇,她好坏,她竟然推我……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接下来的三名姑娘,乃是赵地的贵女。

    其中一人生得甚是美貌,说话时落落大方,嗓音格外娇媚动人。

    据她自己介绍,她乃是赵妩的表妹,唤作赵媚。

    沈妙言起了点儿兴致,仔细打量她,但见她身姿高挑,穿正红襦裙,襦裙包覆下的身材着实窈窕,胸大得惊人,一半雪嫩饱满从襦裙中透出,清晰可见深深的沟壑。

    行走之间,那两团雪嫩颤巍巍地晃荡,叫满殿男人的目光都黏在了上面。

    可她的腰肢却又很是纤细,翘臀则又大又圆,大约宫里的嬷嬷们都会觉得她好生养,一看就知是个生男孩儿的命。

    这女孩儿约莫只比君天澜矮半个头,若是撩起裙摆,定然有一双格外修长白嫩的大双腿。

    可真是天赐的好身段!

    沈妙言想着,低头望了眼自己。

    君天澜余光也在瞄沈妙言。

    这小丫头若是跟那赵媚一比,简直……

    沈妙言注意到一道异样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立即抬起头,正对上君天澜意味深长的目光。

    “……”

    她沉默片刻,伸手从背后狠狠拧了把男人的后背。

    然而君天澜后背的肌肉坚硬如铁,她拧了也是白拧。

    殿侧,几位须发皆白的老臣皆都暗暗点头,觉得赵媚甚是不错。

    她是君无极王妃的表妹,再加上出身赵国贵族,若是纳她为妃,定然对拉拢赵地贵族极有帮助。

    更何况她生了副天生的妖精模样,床笫间还不知是何等撩人,就算他们皇上清心寡欲,也该动心了!

    可惜君天澜注定要叫他们失望。

    男人大手一挥,毫不在意道:“赏。”

    三位秀女谢了恩,一同退了下去。

    老臣们坐不住了,纷纷道:“皇上,那赵姑娘甚是不错,您如何也看不上?”

    “是啊,再这么挑下去,秀女之中还有几人能留下?”

    君天澜尚未说话,对面的君念语已然冷冰冰出声:“究竟是我父皇选妃,还是你们这些人选?”

    几名老臣老脸一红,知晓自己干涉太多,只得闭嘴。

    接下来的三位,乃是凤琼枝、顾湘湘及镐京城中另一位贵女。

    三人袅袅娜娜地走到殿中,恭敬行大礼。

    沈妙言悄悄望向君天澜,却觉掌心一热。

    她怔了怔,低下头,正好看见君天澜紧握住她的手。

    因为龙案的遮挡,所以下方无一人发现他们两人的小动作。

    她咬牙,使劲儿想要抽出手,可是男人攥得极紧,她根本抽不出来。

    男人大约用了内劲传话,声音低得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做朕的皇后,朕一个秀女都不会纳。”

    “不!”

    沈妙言想也不想地拒绝。

    “你若不肯,我便叫凤琼枝做皇后,顾湘湘做贵妃。”

    沈妙言如今被莲心蛊控制,只一心向着君舒影,冷声道:“随你的便。”

    君天澜的手渐渐松开。

    这个女人回来了,却是带了副好冷的心肠回来的。

    莫不是她为他舍命跳下岩浆,都是假的不成?

    或者说,她爱上了君舒影?

    男人胸腔中逐渐弥漫开一阵酸意和妒忌,强压下这股情绪才没有在脸上显露出来。

    而殿中几位老臣纷纷含笑颔首,望向凤琼枝的目光充满了崇敬。

    人老了,总是更加相信怪力乱神。

    在他们看来,凤家万鸟朝凰,乃是为了凤琼枝而来。

    所以这皇后之位,凤琼枝不坐,世上又有哪个女人够资格坐?

    君天澜面无表情,又问了一遍:“你果真不肯做朕的皇后?”

    沈妙言直言:“我不愿意。”

    男人捻着指间的墨玉扳指,眼底神色莫测。

    恰在这时,鳐鳐从大椅上跳下来,屁颠屁颠儿地跑到凤琼枝身边,背对着君天澜扯住她的裙摆,仰起头娇声道:“你长得真好看……”

    凤琼枝愣了愣,旋即心中窃喜。

    连小公主都喜欢她,看来皇后之位,果真要被她收归囊中了!

    她笑容淑雅,伸手摸向鳐鳐的脸蛋,“多谢公主殿下夸奖,公主殿下也很可爱呢!”

    谁知道她的指尖刚刚触及鳐鳐的肌肤,小姑娘猛然跌坐在地,圆润润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恐,旋即化为满目委屈,“哇”一声就哭了!

    她一边哭,一边爬起来往君天澜身边跑,哽咽道:“父皇,她推我!这个人推我!”

    凤琼枝的手呆呆滞在空中,不可置信地望向鳐鳐。

    小姑娘扑到君天澜怀中,哽咽不能自语:“父皇,她好坏,她竟然推我呜呜呜……”

    “臣女没有!”凤琼枝急忙辩解,“臣女的手都还没有碰到公主殿下,她就自己坐到了地上!”

    念念站起身,正色道:“父皇,刚刚儿臣也看见了,就是凤大姑娘推的妹妹。”

    佑姬小脸清寒,“皇叔叔,臣女也看见了。”

    三个小包子一唱一和,却叫凤琼枝通体冰凉,身形摇摇欲坠,几乎快要晕厥过去!

    她拢在宽袖中的双手狠狠攥紧,指甲几乎快要把掌心刺破。

    这三个小东西,是把她往绝路上逼吗?!

    须知,她如今还不是皇后,若是被扣上了虐待公主的帽子,她的皇后之位不仅会鸡飞蛋打,更严重的还会被动用宫规!

    她“噗通”跪倒在地,梨花带泪地仰起小脸,“皇上,臣女没有!臣女真的没有推公主殿下!对了,湘湘,湘湘可以为臣女作证!”

    顾湘湘跪倒在她身侧,柔声道:“臣女什么也没有看见……”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自然不会为凤琼枝出面作证。

    没得要引来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的嫉恨!

    她又不傻!

    凤琼枝满脸不可置信,没想到连顾湘湘都不帮她!

    而君天澜抱着哭得惨兮兮的鳐鳐,大掌安抚般轻轻摩挲过她的细背,狭长凤眸扫视过殿中,早就把这三人的小动作看穿了。

    几个小家伙,是不想要凤琼枝做他们的母后呢。

    他们大约还在念着他们的娘亲。

    君天澜余光扫了眼沈妙言,淡淡道:“想来你也不是有意的,起来罢。”

    凤琼枝愣了愣,心中骤然涌出浓浓的欢喜。

    果然,果然皇上还是在乎她的,否则怎么会连叱骂都不曾叱骂半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