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78章 就只是,他心爱的小丫头!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那位白小姑娘,可是相当不好惹的。

    他家的兔崽子在人家手底下吃过多少亏,怎的还是学不乖?

    沈妙言望着花狐狸,只见对方正满脸无奈老父亲的模样,忧心忡忡地踏出了大殿。

    她忍不住轻笑。

    连澈望向她。

    她朝他眨了眨眼睛,捧着托盘回屏风后泡茶了。

    连澈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眼底俱是不舍。

    君天澜早把他的小眼神收归眼底,不动声色道:“沈卿进宫,可是为着商量政事?”

    连澈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在大椅上坐了,便果真同他商量起了政事。

    ……

    沈妙言在后殿里听了会儿他们说科举放榜之事,觉着甚是无趣,于是起身离开,只在抄手游廊处闲逛。

    没过多久,连澈寻了来。

    “姐姐。”

    他轻声。

    沈妙言正趴在扶栏上,回头看见他,又朝四周看了看,抬起食指抵在唇前,“宫中耳目众多,可不许乱喊。”

    连澈笑了笑,从袖袋里取出一包点心,“喏,姐姐素日里最爱的玫瑰牛乳酥,我特意从花好月圆楼买来的。”

    沈妙言接过,“你进宫,就是为了给我送这个?”

    连澈微微颔首,“不然还能为甚,为那劳什子的朝堂之事?我可没兴趣替他打理朝堂。”

    他顿了顿,凝着沈妙言的面庞,忽然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姐姐!”

    沈妙言惊了惊,下意识就要挣脱他的手,可这人力道极大,不容许她挣脱分毫。

    他把她抵在扶栏上,将娇小的她完全拢在他的阴影之中,桃花眼里满是霸道。

    “姐姐,既然你不参加选秀,不如答应我的求娶?我保证,今生一定会对你好!”

    “连澈!”沈妙言不悦,“我如今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别这样!”

    “你喜欢谁?君天澜?可你分明没有答应做他的皇后!”连澈说着,面色陡然一变,“难道姐姐又喜欢上了君舒影?!”

    沈妙言面颊上悄悄晕染开浅浅红晕,只偏头望向一侧,并不说话。

    可那双琥珀色圆眼睛里的湿润与闪躲,却全然暴露了她的心事。

    连澈不觉加重力道,“为什么?”

    沈妙言垂眸,“没有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

    “他也姓君,他也是大周皇族,大周皇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都想欺负姐姐!”

    “就算被欺负,那也是我的私事!”

    沈妙言微恼,挣扎开他的桎梏,寒着小脸跑远了。

    连澈目送她纤细的背影远去,桃花眼中满是落寞。

    而他们两人相处的情形,被躲在暗处的暗卫尽数回报给君天澜。

    男人正坐在案后焚香。

    闻言,唇角不觉轻勾。

    夜凛拱手道:“皇上,卑职多嘴,早前镐京城中就有传闻,说穆王曾向凤国公求娶凤二姑娘,若这两人果真有意,皇上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为他们赐婚,也能趁此机会拉拢穆王。”

    连澈的才华,在朝中是相当有名的。

    可这人亦正亦邪,连君天澜都无法将其完全掌控。

    君天澜听着夜凛的提议,唇角嘲讽更盛。

    &

    nbsp; 若他不知道凤二就是沈妙言,兴许他会愿意为他们赐婚。

    可惜……

    正想着,连澈踏进殿中。

    他朝君天澜抱拳,冷声道:“臣有一事,求皇上成全。”

    君天澜睨了他一眼,放下银叶夹,淡淡道:“爱卿但说无妨。”

    “臣想求娶风国公府二姑娘,凤妃夕,请皇上成全!”

    连澈朗声。

    此时,沈妙言已回到后殿,正百无聊赖地煮茶。

    她听见连澈的话,连耳朵都紧张地竖了起来。

    这厮果然不听她的话,竟然玩先斩后奏,想让君天澜下旨赐婚!

    也不知君天澜会怎么说……

    她凝神细听,很快听见君天澜淡漠的嗓音传了出来:

    “凤妃夕?此女容貌丑陋,性格顽劣,委实不堪为穆王妃。朕认为,沈卿还是另择贵女为好。”

    沈妙言暗暗咬牙,容貌丑陋,性格顽劣?!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君天澜这厮从来就不知道她的好处的!

    连澈又道:“臣仍旧欢喜她。这么多年,臣几乎没有看得上眼的女子,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皇上这般拦着是何意?”

    他得趁着君天澜还不知道凤妃夕就是姐姐之前,把姐姐娶到手。

    君天澜淡淡道:“凤家还有几个女儿,爱卿不妨去挑一挑,兴许有满意的。至于凤妃夕,不瞒爱卿,她这段时日在后宫中进行的革变深得朕心,今后朕要与她细细探讨节省开支之事,怕是无法与你谈婚论嫁。”

    连澈还要说话,君天澜已经示意福公公送客。

    他被迫离开乾和宫后,沈妙言从殿后窜出来,叉腰站到君天澜书案前,“你为何说我坏话?!”

    “怎么,你莫不是还想要嫁给沈连澈?”

    “当然不想!但你也不能那么直白地说我容貌丑陋、性格顽劣啊!”

    她也是女孩子,她不要脸面的吗?!

    君天澜只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白嫩的小脸上赫然一块大黑斑,就像是市集中被人丢弃的小花狗,气鼓鼓的模样,甚是可爱。

    此时殿中无人,沈妙言勇敢地同他对视,然而对视越久,就越觉得全身发毛。

    这个男人的眼神,

    好像慢慢变了……

    下一瞬,君天澜忽然把她拉到自己怀中。

    沈妙言跌坐在他身上,惊恐地抬起小脸,尚未来得及看清楚,男人已经含住她的唇瓣。

    突如其来的吻,让沈妙言措手不及,呆滞了半瞬,才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然而君天澜才不会松手。

    他闭着双眼,沉浸在她甘甜的滋味儿中,过去的日夜全部浮现在眼前,那一场场床笫间的贪欢,那一场场肝肠寸断的生离死别,尽数被唤醒。

    他是喜欢她的。

    他是很喜欢她的。

    喜欢到奋不顾身,喜欢到为了她不远千里出海,寻神问道,只为了让她重新活过来,只为了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她是他一生的妙不可言,他怎能失去她?!

    这一刻,眼前的女孩儿,褪去北魏女帝的身份,褪去太子生母的身份,就只是单纯的沈妙言。

    就只是,他心爱的小丫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