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77章 兔崽子!小小年纪就敢掀人裙子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君天澜在圆桌旁坐了,淡淡道:“躲在那儿作甚?过来用膳。”

    鳐鳐“哦”了声,装模作样地手持书卷,迈着嬷嬷教导的莲步,小心翼翼挪到桌边,十分淑女道:“人家在温习功课呢,人家一直都很用功。”

    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君天澜瞥了她一眼,到底没拆穿她。

    鳐鳐在佑姬身边坐下,目光一转,好奇地落在君天澜身后。

    那儿站着一位身穿宫裙的少女,身姿纤细,面庞上赫然一块大黑斑,看起来甚是吓人。

    她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暗道这位便宜爹爹的品味是越来越差了,不带拂衣姑姑和添香姑姑出来,却叫这般容貌的侍女贴身伺候……

    念念也下意识瞟了眼沈妙言。

    他比鳐鳐要成熟许多,可到底也只是个八岁小孩儿,并没能一眼认出脸上添了块大黑斑的娘亲。

    他只当是自己父皇看腻了美人,大约想换换口味,于是不甚在意,认真享用起晚膳。

    沈妙言把这两个小家伙古怪的目光尽收眼底,忍不住嘴角微抽。

    这两个小东西,居然敢嫌弃她丑!

    “布菜。”

    君天澜声音淡淡。

    沈妙言不情不愿地给他布菜,顺便趁着三个萌宝没注意,狠狠剜了眼君天澜。

    这个臭男人就只知道想方设法地支使她做事,前生如此,今生亦是如此。

    真不知道她究竟欠了他什么!

    ……

    从东宫回乾和宫时,君天澜没乘坐轿辇,遣散了跟着的内侍,只负手漫步于花间。

    沈妙言走在他侧后方,心中仍旧挂念着念念他们。

    暮春的夜色染上了花香,抄手游廊外的池塘泛着粼粼灯盏光芒,偶有鱼儿露头,像是呼吸,也像是在仰头张望苍穹上的明月。

    两人走了一段路,君天澜似是随口提起道:“这次选秀,朝中大臣皆都呼吁立后。凤二觉得,秀女之中,谁最适合做皇后?”

    “不知道。”

    沈妙言回答得干脆。

    男人唇角微不可察地勾起,语气散漫而不经意:“一旦立后,念念和鳐鳐就有母亲了。想来,他们应当会欢喜新母后的。”

    沈妙言一愣,她倒是没有想到这茬……

    若是立后,念念和鳐鳐,就得喊其他人做娘亲了……

    少女胸腔中逐渐蔓延开一股酸涩,低头紧攥住裙摆,竟不知如何是好。

    君天澜侧目瞥向她,“朕想,若是他们的生母还在,定然不肯叫他们唤其他人做娘亲。凤二,你说是也不是?”

    沈妙言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半晌,才淡淡应了声“嗯”。

    春风带着些许凉意穿廊而过,君天澜收回视线,眼底有冷意一闪而过。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可这个女人却丝毫服软也没有,更不曾提起要做他的皇后。

    她的心肠,怎么就这般冷硬?

    两人各怀心思回到乾和宫。

    这一夜,注定是辗转难眠的一夜。

    ……

    眼见着大选在即,储秀宫的所有秀女皆都蠢蠢欲

    动,尽心尽力收拾自己,想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君天澜面前。

    而被所有姑娘们惦记着的男人,却只忙于处理朝政,丝毫感受不到坐拥佳丽的美妙滋味儿。

    这日花容战送秀女名单与画像过来,坐在殿中,笑道:“臣看过了,留下来的二十余名秀女,皆是容貌出众之人。琴棋书画,各有才艺。明日大选,臣以为,这些秀女皆可留下以充实后宫。”

    沈妙言捧着托盘,从屏风后探出半张脸儿,忍不住狠狠剜了眼花容战。

    花狐狸喜好美人,听闻他自打来到镐京,就几乎逛遍了所有秦楼楚馆,京中漂亮的花魁娘子,就没有他不认识的。

    却偏要美其名曰,安慰失足少女。

    温姐姐可生气了,一有这厮出没在哪个青楼的消息,立即就带着侍女找过去,定要揪住他的耳朵,把他从大街上一路拖回府。

    可这厮到底是狗不改了吃屎,整日里厮混浪荡,却好在并未惹出什么麻烦来。

    如今他嫌弃他身边的美人儿不够,却来给君天澜寻美人!

    还一寻,就是二十多个!

    她低头望了眼托盘上的茶盏,似是想到什么,不觉瞳眸微动。

    没过半晌,她笑吟吟捧着托盘走出屏风,恭敬地把茶盏放到花容战手边的花几上,温声道:“花大人请用茶。”

    花容战听见这声音,觉得颇有几分熟悉,于是抬头瞥了眼,看见沈妙言脸上那块大黑斑时,立即道:“皇上,这不是凤二姑娘吗?她果真成了乾和宫的女官?”

    “嗯。”

    君天澜翻着奏章,随口应道。

    “这女官可是要随时伺候在身边的,皇上怎的也不挑个好看些的,偏要让凤二姑娘来做?”花容战懒懒靠坐在椅背上,“若是我来选,我觉得凤琼枝倒是不错。容貌称得上秀美,看着也舒服。”

    他说着,随手端起茶盏呷了一口。

    “噗!”

    他直接喷了出来!

    他黑着脸瞪向茶盏,这究竟是什么茶,竟然咸成这样?!

    沈妙言仍是眉眼弯弯的模样,“花大人,我成日在皇上身边晃悠,他都没有嫌弃我长得丑,你这操的又是什么心?”

    花容战挑眉,这凤二倒真是大胆,竟然敢跟他这般说话!

    他咂咂嘴,“我作为臣子,自当为皇上考虑……正所谓秀色可餐,这身边的人长得好看些,用膳时食欲也能好些不是?”

    “花大人有空议论凤二姑娘的美丑与否,不如赶紧回府瞧瞧你儿子。”一道慵懒的嗓音自殿外响起,连澈慢条斯理地踏进门槛,“听说你的好儿子与一帮纨绔在市集上晃悠,心血来潮掀了人家小姑娘的裙子,结果被人洒了秘药,如今浑身发痒,正在府中大闹呢。”

    花容战立即变了脸色,“兔崽子!小小年纪就敢掀人裙子,我得回去揍他!”

    他站起身急匆匆往外走了几步,忽然又多嘴问了一句:“他掀了谁的裙子?那姑娘家可要他负责?”

    连澈似笑非笑,“白太医家的宝贝千金。”

    花容战一张俊脸霎时扭曲。

    若是寻常姑娘,他拎着兔崽子登门赔礼道歉也就罢了,然而那位白小姑娘……

    ,

    花狐狸:皇上,我觉得凤琼枝不错。

    沈妙言:呵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