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76章 臣女愿意被皇上用金银侮辱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沈妙言回到偏殿,坐在书案后,盯着那堆积如山的账本,一手托腮,满脸都是苦大仇深。

    她大约是疯了,才会莫名其妙主动替君天澜打理后宫……

    然而既然已经夸出了海口,未免叫那厮看轻,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照做。

    她命麦若把拂衣和添香都唤到殿中,有这两人打下手,处理起后宫事宜倒是变得飞快。

    三人把后宫中不需要的开支全部归到一类,粗粗算来,一年竟然能节省出十万两白银。

    再加上裁减宫女内侍、减轻逢年过节的封赏、减少铺张浪费置办各种不必要的宫宴,所节省的种种开支加起来,竟然共有四五十万两雪花纹银!

    沈妙言盯着白纸上的账目,颇有些震惊。

    她珠算不好,扳着手指头,喃喃道:“这一年省个四十多万两银子,十年就是四百多万两……差不多是一个大郡十年所纳的赋税了。”

    添香有些犹豫,“可若是果真裁减两千宫人,那逢年过节,宫中岂不是少了许多热闹与体面?”

    沈妙言笑了笑,“不必担心,那人是不会在乎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的。”

    添香怔怔望向她,只见她眉眼弯弯,语气透着笃定,就仿佛她曾与皇上认识十余年。

    这样的表情与口吻,真是像极了……

    她们小姐。

    她望向拂衣,拂衣也在发怔,显然与她想的一样。

    然而眼前这人分明是凤国公府的二姑娘,又怎么可能是她们家小姐?

    添香凝着她眼中噙着神采的模样,突然好想念她家小姐。

    她鼻尖发酸,转过身抬袖捂住嘴巴,忍不住哽咽出声。

    沈妙言听见她隐约的啜泣,不觉愣住。

    再看拂衣,拂衣同样眼圈发红湿润,却还勉强挤出笑容,对她福了福身子,道:“事情既已决定好,便请姑娘禀报给皇上,我与添香先告退了。”

    说罢,拉着添香迅速离开了这里。

    沈妙言沉默着垂下眼帘,放在桌上的双手忍不住微微收紧。

    她们念着她,她又何尝忘过她们?

    更何况……

    她目送她们的背影,这两人都梳着已婚妇人的发髻,可见早已与夜凛和夜寒成亲了。

    然而她们成亲时,她却不能在她们身边陪着,更不曾给她们添妆,为她们准备嫁妆……

    果然人之一生,便是活得再如何传奇,也仍旧会有遗憾。

    ……

    傍晚时分,殿衔落日,暮色四合,星垂苍穹。

    沈妙言来到御书房面见君天澜,把她们下午商量的事儿说了一遍。

    君天澜翻开她拟好的条目,一笔笔一条条,全是宫中可以节省下来的开支。

    一项项加起来,数额巨大,着实令人心惊。

    他抿了抿削薄的唇瓣,这些年他光顾着前朝,倒是忘了后宫经营。

    再加上后宫并无女主人打理,所以乱七八糟的支出越来越冗杂,一直累积到今日。

    若非小丫头及时清算,怕是迟早有一天要爆发出问题来。

    他合上卷册,淡淡道:“你做得很好。”

    沈妙言一惊,这厮竟然表扬她了!

    君天澜看见她小脸上的震惊,不悦地压了压唇角,朝她伸出手,“过来。”

    沈妙言不仅不过去,还往后退了半步,“皇上若是想嘉赏,随意赏些金银就是,可别对臣女动手动脚。”

    “金银都是俗物,赏给你,朕认为是对你的侮辱。”

    “没事,臣女愿意被皇上用金银侮辱。”

    君天澜嘴角微抽,很快敛去多余表情,“朕今晚要在东宫用晚膳,你可要随行?”

    说着,余光仔细观察起沈妙言的表情来。

    果然,这丫头到底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一听他要去东宫,脸上的神情立马变得急切。

    他眼底掠过一抹腹黑,改口道:“罢了,你就留在乾和宫好了。又不是朕的皇后,哪里有跟着的必要?”

    说罢,起身朝殿外走去。

    沈妙言咬了咬牙,朝他的背影比了个中指,随即堆起一脸谄媚的笑容,提着裙摆追了出去:“天都要黑了,臣女怕皇上看不清路,不如臣女给你提灯?”

    “不必,朕的内侍会提灯。”

    “他们的灯没有我的亮!”

    “……”

    东宫。

    朱殿里摆放着鹤衔烛枝形灯盏,照耀得满殿灯火通明。

    殿中置着一张圆桌,宫女们在其上摆满了美酒佳肴,还有三个小孩儿爱吃的蔬果和小点心。

    早有宫女过来禀报,说是皇上今晚会过来与他们一道用膳。

    念念与佑姬俱都等在桌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佑姬不时朝屏风后瞄上一眼,灯影把绢纱屏风照成半透明的颜色,隐约映出鳐鳐抱着书卷翻看的身影。

    她唤道:“鳐鳐,你父皇都要到了,快出来吧。”

    “我,我再看看书……”

    屏风后传出的声音透着紧张。

    “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念念冷声,“还不如平日里多用点儿功。”

    面对兄长的训斥,鳐鳐不耐地合上书卷,凶巴巴瞪向屏风:“就你能耐,你会诸子百家、诗书礼易,那你可知道女子如何保养容颜?可知道怎样叫皮肤变得白嫩细滑?夫子都说了术业有专攻,我明明就不爱读书,偏你们非要逼着我读书!

    “你有读书的天赋,所以学习经史子集一点儿都不吃力。可我的天赋却是在制作养颜花膏、设计漂亮衣裙上面,难道我的天赋就不是天赋了吗?难道我的天赋,就注定要低你一等吗?!”

    念念一时哑然。

    却也暗暗觉得,自己这个妹妹,似乎言之有理……

    三个萌宝正说着话,外间传来内侍尖细的嗓音:“皇上驾到——!”

    守在檐下的宫女纷纷恭敬行礼。

    沈妙言跟着君天澜跨进门槛,一眼就看到了念念。

    小家伙长高了,容貌越来越像君天澜,实在俊俏得很。

    她的视线扫过殿中,却没见鳐鳐的身影。

    君天澜同样也在寻那个不听话的小女儿。

    过了会儿,他正要唤她,鳐鳐扶着屏风,探出半个小脑袋。

    她梳着元宝髻,穿淡粉色小襦裙,一双琥珀色圆眼睛静悄悄朝君天澜张望,湿润的眼眸中,明显透着害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