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73章 离开天牢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那你说如何是好?!”

    顾湘湘不耐烦。

    凤琼枝沉思半晌,轻声道:“我觉得,知晓她是如何得知焚城之事,比杀了她更重要。”

    顾湘湘手指关节轻轻敲击着花几桌面,嗓音冰冷而阴鸷:“好不容易把她弄进天牢,难道你想把她放出来?!琼枝,放虎归山这种事,可是做不得的。”

    “不把她放出来,她迟早要把焚城的事儿告诉大理寺卿。等到那个时候,皇上再派人细查,你觉得咱们干的那些好事儿,还能瞒得住吗?!湘湘,你可别忘了,真正把沈妙言推进岩浆里的人,是你!”

    顾湘湘的脸色,瞬间青白交加。

    她知晓沈妙言在表哥心中的分量,若是事情暴露,她怕是见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她不甘地撇了撇嘴,淡淡道:“那便依你所言好了……”

    ……

    眼见着已是赌约的第五日。

    君天澜在乾和宫,心神不宁地批了几本折子,沉声问道:“她可有求见朕?”

    问的乃是沈妙言。

    福公公捧着拂尘,垂着脑袋轻声回答:“尚还没有。”

    男人周身那股子不耐烦便越发浓厚。

    他扔下朱砂笔,靠坐在大椅上,盯着殿外的景致暗暗蹙眉。

    那个女人,难道果真藏着什么底牌?

    他沉吟半晌,又吩咐道:“取白绫、毒酒、匕首送进天牢,命她三选一。若是不肯选,朕替她选。”

    福公公诧异地抬眸望了眼君天澜,见他表情冷淡不容反驳,只得遵命去办。

    空旷的御书房中就只剩君天澜一人。

    他坐在书案后,暮春的阳光透过窗槅落在他身上,光影交错,令人看不大清他的容貌。

    只那唇角微勾的模样,颇为凛贵瘆人。

    暗红凤眸中流转着冷意,他沉声呢喃:“朕倒想看看,你要如何逃出朕的手掌心……”

    一个时辰后,福公公哭丧着脸回来了。

    他恭敬回禀:“皇上,凤二姑娘不肯选。”

    男人一言不发地起身,大步朝殿外走去。

    他摆驾来到天牢,只见那个小姑娘悠闲地盘膝坐在大椅上,正百无聊赖地翻看一本书卷。

    他命人送来的白绫、毒酒、匕首还好端端摆放在桌上,压根儿不曾动过。

    见他进来,女孩儿清脆甜糯的声音徐徐响起:

    “正所谓无毒不丈夫,皇上为了逼着我做你的皇后,当真是煞费苦心。”

    君天澜踏进牢房,撩起袍摆在她对面坐了,“做朕的皇后,岂不比死来得痛快?”

    他看向对面的女孩儿,只见她青丝披散,赤着的脚丫子好好藏在裙摆底下,闲散慵懒的模样,与记忆中的女子逐渐吻合。

    他捻了捻墨玉扳指,视线强势而霸道。

    他,要定她了。

    沈妙言抬眸,琥珀色纯净瞳孔中含着点点兴味儿,“这就是皇上追求女孩儿的手段?真叫我长见识。”

    她歪了歪脑袋,唇角笑意更盛,“君天澜,你若跪下对我磕个头,再献上你收藏的珍宝,说不准我心情一好,就答应做你的皇后了。世间追女孩儿的手段有千千万万种,你何必非要选择最鱼死网破的一种呢?”

    男人正襟危坐,狭长凤眸中满是霸道,“要么做朕的皇后,要么死。”

    沈妙言定定看着他。

    牢房中气氛逐渐升温,剑拔弩张的紧迫感,叫守在牢门外的福公公都暗暗替沈妙言捏了把汗。

    恰在这时,有侍卫匆匆跑进来禀报:

    “皇上,凤大姑娘说想要求见您,说有非见不可的理由。”

    “叫她滚。”

    那名侍卫正要遵命离开,沈妙言笑道:“还是请她进来呗?我倒想知道,我姐姐究竟有什么事要说。”

    侍卫犹豫地望向君天澜。

    君天澜似是想见识下沈妙言的目的与把戏,于是抬手允了。

    很快,凤琼枝被人领进了天牢。

    她柔柔弱弱地朝君天澜施了一礼,眼圈微红湿润,柔声道:“给皇上请安。”

    她站起身,轻声细语道:“臣女此次求见皇上,乃是因为二妹妹是被冤枉的。臣女婢女的死,与二妹妹没有丝毫关系,而是储秀宫一位老嬷嬷下的手。”

    君天澜摩挲扳指的动作微微一滞,抬眸盯向对面。

    只见小疯子正对他笑,小脸上甚是得意。

    他挑了挑眉。

    据他所知,凤琼枝应当与这小疯子是死敌,却如何会突然改口帮她说话?

    凤琼枝抬袖擦去眼泪,温声道:“皇上,臣女今儿才从旁人口中得知,原来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婢女,前几日得罪了储秀宫的嬷嬷,那嬷嬷怀恨在心,所以才给我的婢女下毒!

    “如今那老嬷嬷似乎是怕东窗事发,所以今儿早上服毒自尽了!所中之毒,与我婢女中的毒是同一种……可见,我二妹妹着实是被冤枉的,求皇上明察!”

    说罢,慢慢跪了下去,拿手帕捂着口鼻痛哭失声。

    君天澜面无表情,示意侍卫把她带下去。

    凤琼枝离开前,透过指间缝隙,望向沈妙言。

    沈妙言眉眼弯弯,朝她略点了点头。

    凤琼枝知晓她这是不会把焚城的事儿说出去,这才收回视线,不甘不愿地离开了牢房。

    沈妙言从大椅上跳下来,蹦跶到君天澜面前,伸手抬起他的下颌,笑容恣意,“我这张底牌,如何?”

    君天澜抬头,对上她灿烂明媚的笑容,苍白冷硬的心脏微微一软。

    女孩儿似是觉得这般捏他下巴的姿势太过轻佻,于是收回手,傲娇地别过脸,“五日期限已到,这场赌约,是你输了。所以你不能立我做皇后,你必须让我做乾和宫的女官,并且赋予我自由进出你书房的权力!”

    君天澜轻笑,嗓音低哑:“既你想要,又有何不可?”

    淡漠的语气中掺杂着难以察觉的宠溺,他起身朝天牢外而去。

    “等等我呀!”

    沈妙言一急,连忙随意套了鞋袜与外裳,边弄头发边追了出去。

    ……

    乾和宫很大,里面伺候的内侍、宫女、侍卫等人数众多,相当冗杂。

    沈妙言手里握了点儿小权利,屁颠屁颠地摆出大女官的架势,刚一踏进乾和宫,就让福公公吩咐下去,她要召集所有宫女训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