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68章 君天澜,你这个衣冠禽兽!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只见沈妙言一手搂着糕团碟子,一手抓着个吃了大半的云花糕,唇角沾着不少糕点碎屑,就连衣襟上也掉落许多。

    她三两口吃完云花糕,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拿起下一只糕团继续大快朵颐。

    君天澜“啪”一声合上书卷,冷声道:“凤妃夕。”

    “嗯?”

    小姑娘吃得开心,头也不抬一下。

    君天澜很想教训她女孩子该注意保持仪容,可话到嘴边,在看见小姑娘灿烂清澈的眼睛时,又不自觉地咽了下去。

    他沉默良久,把书卷放到身侧,起身朝龙床走去,淡淡道:“到就寝的时辰了,过来。”

    沈妙言望向他的背影,唇角微勾。

    果然这厮还是按捺不住,就想占她的便宜……

    可惜啊可惜,她如今心中早没了他,又哪里会叫他如愿以偿?

    她放下糕团碟子,坐在高高的大椅上,一边散漫地晃悠着脚丫子,一边漫不经心道:“真正的殿选秀女还没开始,皇上就这般急不可耐地要临幸人家,若是传到前朝百官耳中,怕是要笑话你急色了。”

    她们这些进宫的秀女,只是通过了第一关检验身子,能否真正留下,还要等到大选那日才能决定。

    君天澜自顾褪去长靴与罗袜,扯落腰带,解开明黄外裳挂到木施上,淡淡道:“妃夕放心,就算她们都不能留下,你也定能顺利留在宫中。这可是其他秀女盼都盼不来的荣幸,你可欢喜?”

    沈妙言跳下大椅,盘膝在地面绒毯上坐了,随手揪起一点儿绒毛,捏成团砸向龙床上的男人,“不欢喜。君天澜,我不欢喜你。”

    绒团儿在半路就掉到了地上。

    男人低笑,“呵,总归赌约还有四日,若你输了,你总要留下的。”

    说罢,整理了下宽松顺滑的明黄中衣,掀开被褥躺了进去。

    随即,他又伸出手解开垂纱帐幔,隔绝了沈妙言的视线。

    沈妙言忍不住再一挑眉。

    他,这就睡了?!

    就因为自己刚刚的拒绝,所以就不再强求她?

    打死她她都不相信君天澜会这样好说话!

    殿中灯盏朦胧。

    小姑娘漂亮的琥珀色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思虑半晌后,猛然面露惊诧,跳起来三两步奔到龙床边,一把撩开了帐幔。

    她盯着紧闭双目的俊美男人,咬牙切齿道:

    “我知道了!你之所以传召我侍寝,并非是因为你果真喜欢我,而是因为你想让其他秀女妒忌我!我与她们住在一座宫殿里,明日我回去之后,她们定然要为难我甚至陷害我!若我撑不下去,就会向你求助,五日赌约,便算是我输了!君天澜,你好狠毒!”

    清脆软糯的话语,叫君天澜微微有些晃神。

    那久远的记忆里,这个小姑娘,也曾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那年她刚到他身边,还很小。

    他在华容池沐浴过后,带着她回蘅芜苑,穿过梨花林时,她却不知怎的突然从背后向他扑过来。

    他下意识往旁边侧开身子,她就跌了个结实。

    那夜的明月圆润而明亮,梨花飞舞中,她仰起泪兮兮的小脸,语带幽怨:“国师,你不能接我一下吗?你好狠毒!”

    龙床上的男人回忆着,唇角逐渐噙起他自己都注意不到的温柔弧度。

    沈妙言看见他在笑,越发恼怒,直接掀开他的被子

    ,霸道地揪住他的衣襟,“君天澜,你的存在,是不是就是为了专门害我?!你怎么就那么恶毒?!你这个衣冠禽兽!”

    她是真的委屈。

    那么多年的欢喜,那么多年的深情,却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绝情。

    滚烫的岩浆啊,彻底吞没了她的骨血。

    那种疼痛,非亲身体味而不能了解。

    君天澜缓缓睁开眼,正对上她微红湿润的眼圈。

    男人瞳眸幽深。

    片刻后,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低头,鼻尖与她的相抵。

    说话之间的热气,更是弥漫到沈妙言的小脸上:“知道吗?男人在床上,不该被称为衣冠禽兽。”

    沈妙言皱紧眉头,双掌死死抵在他的胸膛上:“你不是衣冠禽兽,你是啥?!”

    君天澜微微侧首,叼住她柔嫩的耳垂,嗓音低哑:

    “是禽兽……”

    “……”

    冷甜的龙涎香化作枷锁,把身下的小姑娘整个禁锢。

    沈妙言嗅着萦绕在鼻尖的熟悉气息,不知怎的,胸腔中猛然一阵翻江倒海。

    下一瞬,她霍然把他推到旁边,翻身而起,冲进隔壁侧殿里的溷轩,忍不住干呕起来。

    君天澜慢慢坐起身。

    那干呕声在黑夜中分外响亮,如同一个个巴掌,毫不留情地拍打在他的面颊上。

    他盯着虚空,暗红狭长的凤眸情绪莫辩,深不可测。

    修长的手指,更是紧紧攥住了锦被。

    溷轩中,沈妙言干呕了会儿,那股子恶心感才慢慢消下去。

    她浑身脱力地跪坐在地,捂着心口,眼睛湿润一片。

    这里好疼……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无情地啃咬她的心脏,疼得她连说话都不能。

    脑海中,更是不停浮现出极北之地那个一身白衣的男人。

    君舒影,

    君舒影!

    她痛苦地抱住头,那个男人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无时无刻都在提醒她,他才是她今生所爱。

    可是……

    沈妙言茫然地抬起头,湿润的眼睛里写满了张惶与无措。

    可是,为什么当她面对君天澜时,心中也仍然会产生悸动呢?

    身后,君天澜推门而入。

    琉璃灯盏黯淡,他看见她微微弓着背,纤细的身影在地面拉出细长剪影,衬着婆娑花影,绝美宛如一幕皮影戏。

    他面无表情地上前,把她打横抱起,朝寝殿而去。

    穿过宫檐,沈妙言仰起头,就看见男人下颚线条清冷凛贵,紧抿的薄唇一如从前般不苟言笑,那双斜飞挑起的凤眸,更是阴鸷严肃。

    从幼时到及笄,她爱极了这个男人的模样。

    从孤女到大魏女帝,她从没有真正忘却过他。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爱他?

    是因为他没有在岩浆旁等他吗?

    还是因为她果真被五哥哥细水长流的爱所打动?

    她慢慢垂下蝶翼般的眼睫,这些问题,她竟然一个都回答不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