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767章 明明是个色中饿胚

时间:2018-06-06作者:风吹小白菜

    其他贵女面面相觑。

    凤妃夕都拒绝侍寝了,皇上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居然还在笑!

    她们全然无法揣测,为何皇上会独独对凤妃夕这个丑女情有独钟。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儿,更是令众女惊掉了下颌。

    只见她们风姿卓绝的皇上,慢条斯理地走到床榻边,嗓音低沉而温柔:“可是嫌弃凤鸾车不好?那么朕亲自抱你去乾和宫,可好?”

    说罢,竟果真扛起那只软软的被团,无视众人异彩纷呈的脸色,抬步离开了乾和宫。

    掌事嬷嬷也急忙领着宫女,迅速退出这间寝殿。

    四周看热闹的秀女们宛如一锅煮沸的粥,纷纷惊讶地议论出声,由凤妃夕为何能独得圣宠,一直讨论到君天澜的眼光有问题。

    她们渐渐散开后,顾湘湘冷眼睨向凤琼枝,嘲讽道:“琼枝,你也有被丑八怪妹妹夺走宠爱的时候……”

    凤家的女孩儿中,只有凤琼枝最为出众,才貌双全,在镐京城中颇负盛名。

    万鸟朝凰,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上苍是想要凤琼枝做皇后的意思。

    可如今……

    随着君天澜对凤妃夕表现出兴趣,前朝中已有人零星提起,鸾凤入世,其实是冲着凤妃夕而来。

    后位,该赐给凤妃夕。

    凤琼枝自然也听说过这些。

    她攥紧双手,低垂眼帘,“湘湘,咱们可是交好的姐妹,连你也要跟着幸灾乐祸吗?”

    “哪里,我不过是说实话而已。琼枝,从前咱们都没觉得你这位二妹妹有什么过人之处,可今日看来,过去是咱们低估她了。”

    “那么依湘湘的意思,是打算如何?”

    顾湘湘慢慢在她旁边的大椅上落座,低声道:“既然留着是个祸害,不如趁她羽翼未丰时……”

    她望向凤琼枝,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凤琼枝犹豫地皱眉,“会不会被人察觉?”

    “咱们出身世家,在宫中亦有银钱和人脉,只要做得小心周密些,哪里会被人察觉?更何况,如今所有人都认为凤家必出一位皇后,她死了,无论表哥会不会查到真凶是你,你都能安然无恙地做皇后,因为这是上苍的意思!”

    凤琼枝听着她的话,有些心动。

    顾湘湘捻了捻袖角,又道:“琼枝,你可还记得沈妙言?”

    这个名字,是两人之间的禁忌。

    数月以前焚城地底的事儿,她们历历在目不敢忘却,却也不敢提起。

    那个女人,是她们的禁忌。

    顾湘湘咬牙切齿:“数年前,她刚来镐京城时,我还不过是个小姑娘,只知仰慕表哥,并不知与她争宠。没想到不过数年时间,她在镐京城的势力就已然令人忌惮,甚至还被封为郡主!

    “若我早知如此,在她刚追来镐京还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时,我就该利用顾家势力把她斩草除根!她死了,就没有后面那许多事儿了!表哥一定会迎娶我,而不是迷恋她!”

    她说着,一把攥住凤琼枝的手,满脸真切道:“琼枝,咱们不能让凤妃夕成为下一个沈妙言!”

    <b

    r />

    凤琼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说得有理……但我也曾试过利用冯表哥害她,可我的冯表哥被人打成残废,她却毫发无损,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对付她才好……”

    “你就是太善良了!”顾湘湘冷声。

    “湘湘可有什么好主意?”

    “你凑过来,我与你细说。”

    ……

    另一边,乾和宫。

    宫中有座水华殿,里面辟有专供人沐浴的白玉圆池,两只金兽头雕琢精致,正慢悠悠地朝白玉池里喷水。

    殿中雾气蒸腾,无数嫣红的玫瑰花瓣漂浮其上,氤氲出独有的甘甜幽香。

    沈妙言泡在里面,茫然地由着宫女们仔细为她搓洗。

    一名宫女叹息道:“姑娘这身肌肤瞧着比这白玉池还要细腻白嫩,若是脸上没有这块黑斑,容貌定然令人倾倒!”

    沈妙言这副身子比不得前世泡过百媚香的身子窈窕妩媚,举止之间透着诱人,然而却巧妙在这身子纤秾合度,骨肉匀亭,看着纤细,可摸上去软软的全是嫩肉,令人爱不释手。

    沈妙言听着那宫女的评论,忍不住面颊发烫,没说话。

    她趁着宫女伺候她沐身的功夫,眼珠滴溜溜朝四处观望,只见水华殿槅扇紧闭,殿中又站着好些垂首静立的宫女,显然没有逃跑的机会。

    她抿了抿小嘴,只得惆怅地泡在池子里。

    过了不久,宫女们总算伺候好她沐完浴,为她穿了一袭藕粉色薄纱宫装,恭敬道:“皇上正在寝殿中等姑娘,姑娘这边请。”

    沈妙言被她们领出屏风,才发现原来这座水华殿与君天澜的寝殿竟是相通的。

    守在雕花月门前的宫女撩开珠帘,恭声道:“皇上,凤二姑娘沐过身了。”

    沈妙言抬眸看去,但见这座寝殿布置端雅清肃,同她离开时一模一样。

    那个男人坐在琉璃灯下,正拿着厚厚的书卷查阅翻看。

    宫女们垂首,恭敬地退了出去,还不忘为两人掩上殿门。

    沈妙言赤脚踩在金丝绒毯上,因为刚刚香汤沐身的缘故,此刻浑身轻松舒畅,连带着看君天澜似乎也顺眼了两分。

    她慢条斯理地走上前,在他对面的大椅上盘膝坐了,双手托腮,认真盯着他打量。

    男人纹丝不动,只偶尔翻动书页,仿佛并没有察觉到她过来。

    小姑娘撇了撇嘴。

    这人可真会装,明明是个色中饿胚,如今美色当前,却还非要扮出这么一副巍然不动的君子模样。

    也不知是为了图啥……

    她想着,端起一侧花几上的糕团,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能出现在君天澜寝殿里的糕团,自然是御膳房精心烹调而成的。

    她蜷着双腿吃得兴起,逐渐忘了维持世家贵女的仪容,魏北皇族狼吞虎咽犹如饿狼出山的形象霎时间暴露无遗。

    君天澜听着那咀嚼的声音,眉尖越发皱得厉害,连翻书的动作也不觉重了几分。

    半晌后,他终于忍无可忍,抬头望向对面的小姑娘。
小说推荐